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林保華觀點》是有多不爽?中國是「武漢」 不是「病夫」

新頭殼newtalk 文/林保華
1970-01-01T00:00:00Z
《華爾街日報》因為一篇指中國是「亞洲病夫」的文章引發中國趁機宣洩武漢肺炎以來所謂的被歧視的不爽情緒而大做文章,紅衛兵外交部更是在第一線領隊衝鋒。圖為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   圖 : 中國外交部(資料照片)
《華爾街日報》因為一篇指中國是「亞洲病夫」的文章引發中國趁機宣洩武漢肺炎以來所謂的被歧視的不爽情緒而大做文章,紅衛兵外交部更是在第一線領隊衝鋒。圖為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   圖 : 中國外交部(資料照片)

《華爾街日報》因為一篇指中國是「亞洲病夫」的文章引發中國趁機宣洩武漢肺炎以來所謂的被歧視的不爽情緒而大做文章,紅衛兵外交部更是在第一線領隊衝鋒。

「亞洲病夫」源於「東亞病夫」,對「東亞病夫」維基百科做了如下的解釋:

「最初出自英國人之手,乃是化用英語中的常見表達,用於批評清政府的腐敗與無能。後在清末民初的救亡運動之中,經梁啓超等人的宣傳與曲解,加入『進化論』與民族主義的因素,並往往虛構出於外國人之口,用於指代中國人身體素質低下,以鼓舞同胞,成為激發中國民族主義情緒的典型用詞。事實上該詞彙主要存在於中文之中,在英文世界缺乏影響力。」

這與「華人與狗不准入內」有些類似。1980年代中國開始改革開放的時候,也有人指出這是杜撰出來的,只是為了激發中國人的民族主義情緒而已。而這都是中共煽動民粹所必須的。

以「病夫」形容中共政權的貪污與無能,何錯之有?不但平時如此,大災大難也是如此。這次武漢肺炎對外播毒禍害全球,稱呼中國是「亞洲病夫」還是輕微的指責,應該是「亞洲毒夫」或「世界毒夫」才是。中國成語中的「無毒不丈夫」並非貶詞。如今習近平把世界搞得人仰馬翻,心裡應該還有一絲得意:看看中國的影響力有多大!

不過這場災難的最大受害者目前是中國人民,伊朗與韓國會不會後來居上還得看後續發展。但中國從伊朗撤僑,不給伊朗顏面,與隔離韓國人,也不會改善中國的「毒夫」形象,大外宣牛皮吹得再大,也不會擺脫「元兇」的責任。

中國擴大這一事態,目的非常明確,就是藉機驅逐外國記者,達到殺一儆百的目的,然後就可以一統言論,隨便捏造中國的疫情,來維護中共的權貴統治,哪怕犧牲掉千萬個自己老百姓的性命。毛澤東以前做過,習近平為什麼不能做?不過毛澤東在1950年好歹說過「健康第一」,習近平何時關心過民眾的健康?他關心的只是紅色江山如何維持,他們的利益如何延續。

中共還很在意「武漢肺炎」這個名詞,因為從此歷史就記住武漢這個禍源與習近平這個禍首。聯合國的世衛組織「從習如流」,取了一個我們難以記住的名字,但是民眾與媒體仍以「武漢肺炎」稱之,從習不如從俗。日本議員山田宏就公開表示他不甩世衛組織與中國,就是用「武漢肺炎」,得到日本網友的熱烈支持,與中國五毛展開論戰。

其實稱呼「武漢肺炎」並無對中國尤其對習近平共產黨的不敬。習近平嘲笑蘇聯垮台時竟無一個是男兒出來挽救共產黨的統治。習近平需要怎樣的男兒,不就是「武漢」嗎?共產黨打江山、保江山,哪一次不是靠武力?軍隊、公安不夠,還需要武警。習近平對付武漢肺炎缺乏專業技能,只能出動軍隊,然後搬出毛澤東的「人民戰爭」。什麼叫做人民戰爭,不就是全民皆兵,全民做「武漢」嗎?暴力救市,暴力救疫,哪個離得開「武漢」?

稱呼中國是「病夫」,反而可能引發人們的同情心,尤其是左膠們的濫情。例如韓國總統文在寅,結果自己中招,不但得不到同情,還引發民眾的彈劾。稱呼中國是「武漢」,人們就不會忘記中國對暴力的崇拜,中國的窮兵黷武;即使在疫疾大流行的危難時刻,甚至軍人中鏢,習近平也不忘記派軍機軍艦環繞台灣進行武力威脅,哪裡有「病夫」的樣子。只有馬英九這種中國代理人,還在講人道,要捐助中國口罩,要讓中國「毒飛機」來台灣。馬英九不是傻乎乎的東郭先生,而是清楚認識中國的「武漢」本質,卻要把台灣送進武漢口中的內奸。台灣人要永遠記住「武漢」這兩個字,不但記住台灣人民團結一心對抗中國病毒的重大成就,也不會放鬆自己的捍衛主權的警覺而成為「武漢」與馬嘴裡的點心。

《華爾街日報》因為一篇指中國是「亞洲病夫」的文章引發中國趁機宣洩武漢肺炎以來所謂的被歧視的不爽情緒而大做文章

中共還很在意「武漢肺炎」這個名詞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