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建忠觀點》天堂與地獄!沒比較沒傷害  台南月津港燈節對高雄的啟發…

新頭殼newtalk 文/吳建忠
1970-01-01T00:00:00Z
2020月津港燈節在台南鹽水登場,璀璨奪目的燈景作品相當豐富,吸引許多民眾沈浸在視覺的饗宴之中。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2020月津港燈節在台南鹽水登場,璀璨奪目的燈景作品相當豐富,吸引許多民眾沈浸在視覺的饗宴之中。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政府的責任是減少武漢肺炎疫情擴散的可能性,各地燈會是疫情拉警報後,全台最大的戶外活動。在疫情和觀光產值上,地方政府面臨選擇,觀光人潮的聚集勢必是防疫的最大挑戰。

然而,今年燈會對於敗選的韓國瑜壓力大,沒比較沒傷害,左台南右屏東做對照。再加上去年屏東燈會大獲好評,被比較的壓力就更大了。高雄燈會美學相比「月津港燈節」,簡直是天堂與地獄之差。

直言之,台灣各個縣市都有舉辦燈會,燈會今年都大同小異,各縣市如何自我超越才是關鍵。元宵過完了,各地燈會陸續結束,2月23日台灣燈會是最後閉幕,有些事還是要思考一下,疫情當然會影響到國人出遊的意願,但今年各地燈會,還是有不少的檢討空間。

眾所周知,燈會就跟跨年一樣,縣市長喜歡自己搞自己的。各縣市都把預算消耗在這上面了,所以國人有很多不同的場子可以去,不會跟20年前一樣,所有人都在擠自由廣場的主燈。

事實上,早年的燈會,主要的花燈,都是各單位、企業提供,也有些是社會人士、各級學校的參與作品,這些花燈的美醜及創意,本來就不一。以高雄與台南燈會來說,台南是由在地藝術家創作,搭配文創及國際團隊的激盪,當然可以做得漂亮,品質一致。反觀高雄市政府,區域開放給佛光山自己佈置的,國人觀感如何,都是佛光山的事,不關高雄市政府的事。

關鍵在於,燈會規模不是因為武漢肺炎而縮水,燈會招標決標日期都是在2019年年底前的事,市政府廠商用同樣的預算做出縮水的燈會,這個議員就得開議時,好好追究監督了。

另一方面,台北市燈區規模也縮小了很多,展出的花燈也稀稀落落,完全沒有以前從西門商圈一路連到臺北車站周邊的規模。就只有貓隨著爵士樂在那邊變顏色,變了三分鐘之後,觀眾原本以為還在醞釀什麼彩蛋,結果主持人就出來說請掌聲鼓勵了,看完感覺許多問號,這樣就結束了啊?去年的百變豬寶有看頭多了,可能自從換了觀傳局局長,整個開始走下坡。也不跟前幾年比,今年明明是鼠年,為什麼主燈是一隻貓阿?

有段時間,國人覺得各地方政府辦燈會,既燒錢又容易交通打結、不環保,也有不要亂花預算的檢討。舉辦大型活動,難免有外人看不到的辛苦,包括缺錢、缺專業人才、設計者和廠商不想和政府打交道、府內各單位本位主義、底下的人抱怨首長好大喜功操死人、在首長面前爭功諉過、酸民媒體將缺失無限放大,這些都考驗行政團隊的功力。

相較於其他縣市,「月津港燈節」以藝術獨特性做出口碑,舉辦近10年,為地方帶來觀光人潮。這次台南市政府辦活動應用的科技、交管的細膩、吸引人潮的宣傳,仍值得其他縣市借鑑。「月津港燈節」人聲鼎沸,燈重水複,置身其中,悠哉享受年節的氛圍,燈光美氣氛佳,倒影輝映美到不行,小成本卻能有大收益。

許多人走入鹽水小鎮時,就會驚訝的問,「除了元宵蜂炮外,怎麼會有一個這麼具規模的燈節,竟然在這個鄉下地方舉辦。」在年節氣氛逐漸淡薄的今天,大型燈會做為一個一年一次的嘉年華會,其實還不錯。除了主燈之外,十年磨一劍,也培養了一批在地職人。

乍看之下,「月津港燈節」活動,並沒有受到疫情影響。其實,這是有設計巧思的,今年有新增月之美術館等活動,白天戶外就吸引人潮,不像往年晚上人潮才聚集,今年參觀人潮再破紀錄,比往年都多,甚至要吃上一碗鹽水意麵小吃都要排隊許久。

深入觀察,在武漢肺炎腹背受敵之下,能化解諸多問題,將活動辦好,獲得民眾的正面評價,甚至國際肯定,這個台南市行政團隊克服許多困難。畢竟,大家看到的燈、享受到的各項便捷服務,都只是最末端。有許多的問題,是在你我看不到的時間、花費很大的力氣,被這個團隊默默處理掉。

具體來說,舉辦燈會,絕不是單純的財政、交通、環保問題。藉由這個過程,還可以比較出各縣市的用心程度,以及檢視首長的行政能力。而活動帶來的遊客幸福感、在地居民的參與感及光榮感,是難以量化的效益。

今年燈會對於敗選的韓國瑜壓力大,沒比較沒傷害

高雄燈會美學相比「月津港燈節」,簡直是天堂與地獄之差

法國大白熊夜光踩街秀在高雄燈會藝術節演出。   圖:高雄市政府(資料照片)
法國大白熊夜光踩街秀在高雄燈會藝術節演出。   圖:高雄市政府(資料照片)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