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專家深入中國京廣探疫情:目前隔離是最好的藥

新頭殼newtalk | 洪翠蓮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專家指對抗武漢肺炎疫情目前沒有特效藥,「隔離」+量體溫是最好的方法,圖為示意圖。   圖:翻攝自美國哥倫比亞大學
專家指對抗武漢肺炎疫情目前沒有特效藥,「隔離」+量體溫是最好的方法,圖為示意圖。   圖:翻攝自美國哥倫比亞大學

中國爆發2019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感染武漢肺炎疫情,才從中國回到美國的哥倫比亞大學梅爾曼公共衛生學院流行病學教授利普金(Ian Lipkin)仍在自我隔離中,他透過電話受訪表示,目前沒有疫苗、沒有特效藥,「隔離」是對抗此波疫情的最好方法。

「美國之音」報導,利普金與雪梨大學專家霍姆斯(Edward Holmes)、斯克利普研究所專家安德森等人對2019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加以研究,表示大量的證據推論出SARS-CoV-2不會是實驗室製造而洩露的病毒,極可能是病毒自基因突變。目前專家仍在研究病毒的來源,但越來越多證據顯示,可以排除是人工合成。

和早前,就有中國專家提出,距離武漢市海鮮市場不到300公尺的武漢疾病控制中心的實驗室,可能是病毒源頭;蝙蝠曾攻擊1名研究人員,蝙蝠的血液濺到該研究人員的皮膚上,他自我隔離了14天;沒想到,在另外一次事故中,蝙蝠的尿液又噴到到他身上,他二度自我隔離。

至於剛回到美國的利普金,則是在2003年曾赴中國研究當時SARS疫情的專家,他表示沒有進去武漢,他告訴《科學美國人》(Scientific American)雜誌,他在北京與廣州訪問期間,除了戴N95口罩外,還戴了很多層手套,不只薄的外科手套,還有厚的皮手套,以策安全,而且每天量2次體溫。

這位專業的病毒獵人也向《時代》雜誌表示,他在2003年SARS爆發期間,在中國做了研究工作,而此次又應中國衛生部門的邀請,幫助評估COVID-19帶來的風險。

利普金指出,「隔離」是目前最好的防治方法,人口眾多的印度,衛生當局已建議回國旅客進行28天家庭隔離,比其他國家規定長得多;而在印度最南端的喀拉拉邦,出現3例確診的COVID-19病例後,多達2300多人在家中隔離,他們被告知要戴醫療用口罩入睡,如果感到發燒,要撥打服務熱線。

這位專家也舉台灣為例,表示當局已經針對違反隔離規定的人處以罰款。利普金表示為美國擔憂,因為但到目前為止,美國官員仍然依賴人民的責任感,還沒有祭出強制隔離令。

利普金回到美國後,在自家地下室進行隔離,3餐由妻子送到地下室門口,他還自我解嘲說,這是幾十年來,第一次不用聽到老婆嘮叼。

這位專業的病毒獵人也向《時代》雜誌表示,他在2003年SARS爆發期間,在中國做了研究工作,而此次又應中國衛生部門的邀請,幫助評估COVID-19帶來的風險。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病毒獵人」利普金,曾在2003年赴中國研究SARS,此番再受邀去中國研究武漢肺炎病毒。   圖:翻攝自美國哥倫比亞大學/CNN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病毒獵人」利普金,曾在2003年赴中國研究SARS,此番再受邀去中國研究武漢肺炎病毒。   圖:翻攝自美國哥倫比亞大學/CNN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