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永華觀點》【内幕追踪】扼殺桃園埤塘綠電的黑手

新頭殼newtalk 文/陳永華
1970-01-01T00:00:00Z
桃園市長鄭文燦。   圖:林昀真/攝(資料照片)
桃園市長鄭文燦。   圖:林昀真/攝(資料照片)

(本文獲《六都春秋》同意轉載)

太陽能光電(綠色能源)在台灣搞了數十年了,之前總是價格太高、產能太少、規模太小,無法有效成為大型有效的常備替代性能源。一直到日本311大地震引發海嘯,摧毁了東京電力和世界上擁核人士的堅持,綠色能源又開始站上主要舞台,非核家園也成了世界普遍的共識。

擁綠能發電莫大優勢 鄭文燦政策急轉彎為生態?

2017年鄭文燦主政的桃園市,相準了綠能發電的莫大潛力,因為桃園擁有大量閒置埤塘的優勢,在行政院「前瞻基礎建設計畫」中提出「千塘之鄉埤塘光電綠能計畫」,並於新屋「桃園農業博覽會」的會場,建置埤塘太陽光電示範點,隨著農博的試營運,埤塘發電成為全場的亮點,打響桃園綠能科技的第一砲。

原本桃園的「埤塘光電綠能計畫」,規劃在三年內選擇約300口、占地1650公頃的無重點灌溉埤塘來建構太陽能發電系統,目標660百萬瓦(MW)。桃園市府也請內政部針對「非都市土地使用管制規則」、「桃園埤圳重要濕地保育利用計畫」等相關法規進行修正。但是詭異的是半年不到,鄭文燦卻突然宣布,在中央法規未全部完備前,桃園市暫停發放光電埤塘許可證,所有箭在弦上的地主、業者、台電全都傻眼。

經濟部表示,埤塘之功能在於提供灌溉用水,因此水利會在非灌溉期間安排所屬埤塘進行檢修,以利明年春季可充分供應農業灌溉用水。 圖 : 桃園大圳12-14號池光電埤塘之空拍圖(翻攝自農委會)
經濟部表示,埤塘之功能在於提供灌溉用水,因此水利會在非灌溉期間安排所屬埤塘進行檢修,以利明年春季可充分供應農業灌溉用水。 圖 : 桃園大圳12-14號池光電埤塘之空拍圖(翻攝自農委會)

鄭文燦的光電綠能政策急轉彎,坊間三流政治評論者都說,他是因為埤塘發電會破壞原有的埤塘生態、影響鳥類等野生動物,進而引發野鳥協會、保育團體的抗爭;同時更破壞原有地方文化特色,損及原來埤塘調節氣候的功能。所以他考慮地方反對聲浪大,才基於個人未來政治發展的考量,不得不終止這項政策。這種說法只是外行人表象的人云亦云,内幕絕對不只如此。

事實上,桃園埤塘發電是台灣所有綠能光電最大的角力場,幾乎所有叫得出名號的公司都在此地奔走活動。鄭文燦如何能放過這個老天爺掉下來的大餅和好機會?他當然先釣出各方勢力,丢了幾根骨頭稍放甜頭後,立即大手一抓、全部緊縮。瞬間把自己化身成地方的諸侯王、大藩鎮,讓要來桃園討這行生活的人,都要看鄭文燦的臉色。

熱門儲君人選 鄭文燦違意擋下埤塘發電

30年前那個常遭同儕訕笑的「哈巴小燦子公公」,不只變身成了大督都「胖周瑜」,更晉陞成為擁兵數百萬,居專城、坐高位的「桃園大名」。隨後透過各個嫡系人馬進行整合併吞,逐步發展能為自己所用的金脈與人脈,先行備足各項兵馬糧草,以做為2024年以「權大訥言、上樣」之姿,進京「上洛」競逐總統寶座初選的家底。

要知道,台灣的太陽能光電政策是蔡小英2025非核家園政策的主要供電來源。鄭文燦身為2024可能接班的儲君熱門人選,為何敢甘冒大不諱挑戰主上,硬是擋下桃園全境的埤塘發電,拒絕「依法」核發太陽能設置容許?難道他敢對小英的既定政策打折扣、甚至陽奉陰違?或是這其中有著不可告人的超級利益?

這三年來,太陽能光電業者依法向水利會承租埤塘設置太陽能發電設備,並先經過台電及能源局核准後,再依程序向地方政府申請「設置容許」。不過除了早先零星幾件過關外,後面申請的都被鄭文燦攔腰卡關、進退不得。到底其動機目的為何?坊間議論紛紛,直指其中根本就是涉及回饋金多寡的問題。甚至有傳聞是桌子底下的土地公吃不飽、紙錢燒不夠,也燒錯地方,所以才被故意搞得雞犬不寧。而身陷桃園巨大泥沼的光電業者只能敢怒不敢言,任由鄭文燦手上的最後生殺大刀漫天飛舞。

桃園埤塘太陽光電發電系統。 圖:桃園市政府/提供(資料照)
桃園埤塘太陽光電發電系統。 圖:桃園市政府/提供(資料照)

曾有多位業界人士在私下聚會時表示,鄭文燦的作為如果是對的,他應公開向各界明白指出蔡英文太陽能政策的錯誤在哪裡?而不是以地方政府的權限,既消極又故意的來干擾中央既定政策的執行。光電同業間也準備串連呼籲中央政府,應該正視此一嚴重問題;蔡英文、蘇貞昌和鄭文燦的老大姊陳菊,是時候出手解决「小燦子」的終極内心需求了。

擴張政治版圖 鄭文燦大刀闊斧一權在手?

桃園埤塘發電這塊大餅,這裡面當然有故事,而且故事知道的人著實不多,不過卻有脈絡方向可尋。關鍵幾個重要的人士與公司,剛好也都是新潮流或「新新潮流」,其中就從近年來在太陽能光電呼風喚雨的「雲豹公司」說起。雲豹去年二度處分電廠的發電利益,將其賣給美商貝萊德資產管理。甚至它的子公司「兆洋公司」,也把今年剛剛標到的兩個國產署太陽能電廠標案,轉手賣給英商公司。獲利操作的手法,比買賣股票更複雜,也就是類似期貨買賣、公司收購、擴張整併那套跨國基金的淘金術,交易獲利之豐引人咋舌。

雲豹能源科技公司有四個主要角色:

1.董事長賴勁麟,民進黨新潮流中生代要角,前立委、勞委會副主委,現任上市公司神腦的董事長,代表伍豐科技。
2.創辦人張建偉,新新潮流財金操作高手,典型新生代財政綠,代表亞洲電力股份有限公司。
3.零持股的董事譚宇軒,雲豹執行長,主要負責金融操作及財務。
4.湯孟翰張建偉、譚宇軒兩人都是永鑫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要股東,而永鑫董事長是湯孟翰,譚宇軒的高中同學,2012年兩人成立永鑫公司,專攻電站系統工程施作,為執行建置單位。

由上面的簡介可以看出,新新潮流這個世代己經在太陽能發電界上下整合、攻城掠地有成。這也是鄭文燦為什麼要暫時停止發放同意書,等待全部納編的最大可能,否則光憑環保這種表象理由,實在太過薄弱且單純。

外界或許有人質疑,目前最有可能接班的只有鄭文燦和賴清德兩人,而兩人都隸屬新潮流。目前著墨在光電的泛新潮流們,根本無需在這個時間點提早表態。以賴勁麟為首的所謂科技綠能新系財經新貴們,反正可以利用新系南流、北流的競爭,在台灣各地綻放出燦爛的光電之花,不必硬淌渾水。

桃園市素有「千塘之鄉」的美譽,而埤塘肩負重要灌溉及生態功能。監委重申,期待農委會能確實就違失具體檢討,以兼顧埤塘之合法使用。 圖:翻攝自桃園農田水利會網站
桃園市素有「千塘之鄉」的美譽,而埤塘肩負重要灌溉及生態功能。監委重申,期待農委會能確實就違失具體檢討,以兼顧埤塘之合法使用。 圖:翻攝自桃園農田水利會網站


以胖周瑜鄭文燦之聰明才智,當然深諳商人多方押寶的習性,所以他也以招降納叛的勢力擴張最高準則,積極加大自己的影響力度,意圖仿照唐朝末年的地方節度使,全力發展地方資本、經濟,提升人力物力的數量跟質量。等到初選前夕擺開陣勢,讓蔡英文總統、花媽菊姊、新潮流大老吳乃仁、邱義仁、總幹事利錦祥等有決定權的大老們全部力挺,不戰而屈人之兵,賴清德也只好摸摸鼻子、知難而退。

根據台灣政壇制式的官方說法,鄭文燦和上述相關人等一定全部否認以上所有說法,並指控這些是惡意的抹黑和臆測。我們基於新聞處理原則,當然也要平衡一下桃園市政府、鄭文燦、雲豹公司及其相關人士的否認和辯解。不過歷史持續往前走,將來可能會出現上面的推論和猜測,也可能等不到結果,事情就有了轉彎的變化,以至這些歷史的前傳故事淹沒於茫茫時間。不過政治可以不必太權謀,鄭文燦的桃園政壇前輩許信良說過「大位不以智取」。有時機關算盡,還不如天公伯仔的一撇,凡事正心盡力,總統是權位也是責任,「得之汝幸、失之汝命」,如此而已。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

扼殺桃園埤塘綠電的黑手

擁綠能發電莫大優勢 鄭文燦政策急轉彎為生態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