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迫害基督教的中國官員會有報應嗎?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武漢市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正局級官員王獻良因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去世   圖:翻攝濱水新城生態徑河微信公眾號
武漢市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正局級官員王獻良因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去世   圖:翻攝濱水新城生態徑河微信公眾號

「親愛的弟兄,不要自己申冤,寧可讓步,聽憑主怒;因為經上記著:『主說:申冤在我,我必報應』。所以,『你的仇敵若餓了,就給他吃;若渴了,就給他喝。因為你這樣行,就是把炭火堆在他的頭上』。」

這是《聖經、羅馬書》裡,保羅勸勉基督徒對待仇敵的方式。當然,這樣對待迫害自己的仇敵,不要說是對基督徒而言,已經是個難以承受的教訓。對非基督徒來說,更覺得會這樣做的人一定是傻子吧?

等天上的神來實行報應,那到底要等都久?我不是神,當然不知道。但若是快起來,也許會快到讓人難以置信吧?

2020年1月27日《新頭殼》報導〈首例官員死亡!武漢民族宗教事務官因武漢肺炎亡〉:

「中國《財新網》報導,武漢市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正局級官員王獻良因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去世,成為中國第一位因感染武漢肺炎去世的官員。另外,湖北省商務廳副廳長黃謀宏,不久前也證實感染武漢肺炎,正在進行治療中。

《財新網》指出,62歲的武漢市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前主任、正局級領導王獻良因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去世,地點為武漢市中心醫院北區,他是中國首位因感染該病而去世的官員。

消息一出,中國政壇不少官員在哀悼之際,也擔心自己會成為下一個感染者。」

第一位因「武漢肺炎」而死的官員

王獻良是中國第一位因染上「武漢肺炎」而死的官員。據資料顯示,王獻良今年62歲(1957年5月出生),湖北監利人,曾任武漢市民政局副局長。

2012年2月29日,武漢市第13屆人大常委會一次會議,表決通過新一輪人事任免,王獻良被任命為武漢市宗教事務委員會主任。

從此之後的五年,王獻良一直擔任該職,2017年4月之後,王獻良開始以武漢市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正局級領導身份,經常在媒體上曝光。

根據美國對中維權組織「對華援助協會」(China Aid)這兩年報導,武漢發生多起打壓宗教自由案件。包括在2018年10月28日,湖北武漢江夏區民宗局,在10月26日這一日內,就取締區內兩間基督教家庭教會(House Church)。

另外該區的民宗局,也曾聯合多個政府部門採取行動,要求兩間家庭教會自行勸散或就近轉移信徒。並威脅如不停止宗教活動,將對負責人依法處理。

武漢市對基督教家庭教會的打壓

2018年11月2日《China Aid》報導〈武漢要求教會簽承諾書定期彙報宗教活動〉:

「(對華援助協會駐華特約記者喬治報導)湖北省武漢市近期展開宗教場所專項治理行動,加強對基督教家庭教會的打壓。

當局要求武漢市的家庭教會簽署承諾書,配合政府部門的專項治理,詳細填寫教會資料,並要定期彙報教會的宗教活動,不得接受境外人員來教會講道,境外人員參加宗教活動要及時向當局報告。

據當地基督教會人士表示,有關簽署行動遭到教會抵制,但也有家庭教會選擇妥協。

根據承諾書內容,當局要求教會的負責人配合政府對基督教私設聚會點的專項治理工作,加強對基督教家庭教會的管理,必須承諾要服從所在街道辦事處、鄉、鎮和社區、村委會等的管理。

承諾書要求武漢當地家庭教會,定期彙報宗教場所情況,重要宗教活動及時報告;還要建立和健全宗教場所的管理組織,財務等管理制度,遵守法律法規,不得從事借傳教斂財、異端邪說、未經有關部門批准的聚會等違法活動;不接受境外人員來點講道,境外人員參加宗教活動,要及時向街道辦事處(鄉鎮)報告。

承諾書還附有一份『基督教私設聚會點一點一策方案表』,教會負責人要詳細填寫教會的名稱,負責人姓名,聚會地址,面積,時間和聚會的原因等資料。另外還要填寫講道活動情況,包括講道人資料和活動情況等。

據資深教會人員表示,政府所謂對基督教私設聚會點的『一點一策』方案,就是根據各家庭教會的不同情況做不同處理,具體表現是『登記一批、合併一批、過渡一批、取締一批』。

對於武漢市民宗部門要求家庭教會簽署承諾書,當地基督徒葛先生表示,『雖然大家都不願意簽,因為簽了就一定要遵從當局的所有的規定,那就是把脖子主動送到了劊子手的刀下,他們隨時都可以以你違反承諾來作出處罰。』……」

報應不用等到八國聯軍吧?

2019年12月27日,台北市長柯文哲被記者問到,為何他會認為「中國官員素質比台灣好?」柯文哲回應,理由在於台灣官員為了爭取選票花太多時間,不像中國官員按部就班受訓。

一個月後若有記者能再去追問,既然中國官員的素質比台灣官員高,為何還會重蹈17年前處理SARS時的覆轍,一路欺上瞞下,到現在不可收拾的地步?

因為中國官員的升貶賞罰,根本不用考量民意,只要俯仰上意,對於瘟疫,當然報喜不報憂。對於宗教,中國官員當然也必須俯仰上意。

如今中美關係不睦,某些中國官員就打著「基督教是美國來的」,要是兩國交戰,信耶穌的人那麼多,一定會跟「境外勢力」裡應外合,對國家不利,所以整治宗教就必須抓得更緊。

難怪這幾年來,中國官員大量查封或強拆教堂,或以強制捐贈、合併教堂的手段,壓迫縮減基督徒的聚會場所數量,致使大批信徒無處聚會。

2019年4月19日《時代論壇》報導〈復活節前後 中國拆教堂拆十字架〉:

「過去兩星期,再有中國教會傳出被拆教堂、十字架、家庭教會聚會遭到暫停、教會被監視,以及神職人員被帶走的消息。

4月10日,湖北武漢光谷教會被洪山區民族宗教外事僑務辦公室指其聚會為『非法宗教活動』,發通知給房東,要求停止教會的房屋租賃。

光谷教會表示『終於,輪到我們了』,4月21日的復活節崇拜,是他們在該處的最後一次崇拜,當天下午的會友大會,有10名新會友加入。……

《時代論壇》報導,山東、湖北及內蒙亦傳出教堂建築及十字架被拆消息。4月12日凌晨,湖北武漢仙桃許灣天主教堂被強拆;4月16日,湖北武漢新洲區陽邏天主堂祈禱所被強拆十字架;……」

這幾年中國各省市民宗部門官員對基督教的迫害,已到了清朝末年義和團的地步。但從武漢掌控民宗的官員王獻良,竟因武漢肺炎成為第一位暴斃的首長來看,或許不用等到八國聯軍,報應就會先到吧?

武漢市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正局級官員王獻良因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去世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