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多巴胺》工作的意義

新頭殼newtalk | 文/洪梅禎
1970-01-01T00:00:00Z
職場多巴胺。   圖:新頭殼製作
職場多巴胺。   圖:新頭殼製作
資訊爆炸時代,社會亂象也多,如何處理複雜的人際關係,成為現代人每天必修的課題,新頭殼特別與台北市臨床心理師公會合作,推出三個專欄,由臨床心理師們執筆,為讀者們提供一塊心靈沉澱的園地,三個專欄刊出的時間分別為: 《愛情紅綠燈》: 每月 3, 13, 23 日刊出 《親情芬多精》: 每月 6, 16, 26 日刊出 《職場多巴胺》: 每月 9, 19, 29 日刊出

近期剛好有機會重看了2016年紅極一時的日劇「月薪嬌妻」,當中有一個片段,女主角的阿姨土屋百合在工作上被誣陷對下屬性騷擾、被嫌囉嗦等等,與男主角同事沼田賴綱在酒吧裡聊及工作上的遭遇,沼田說:「工作,有一半是無可奈何/不情願,剩下的另一半是想回家的心情」。相信沼田的這一番話打中了不少人的心,有時候還真的是上班的前一晚覺得不想上班,才剛上班就想下班的心情。

下班後和同事聚餐或是三五好友小聚,抱怨公司新制度新政策不合理、達到績效了卻被減發獎金、辛勤工作的成果不被上司看見或總被認為是應該的、被獎勵的總是圍繞在長官身邊的那些人,數不清、道不盡的職場苦水,抱怨完了明天繼續上班。身邊不乏一些人,他們沒那麼喜歡這份工作、對工作的熱情也不高,短期內也找不到更好的工作,只好繼續做著這份工,也許現在的經歷可以替未來的履歷加分,反正還沒那麼糟,那就繼續做吧!

心理學家Dan Ariely等人在一個樂高積木的實驗中,認為是因為從事這份工作所帶來的意義促使人們得以繼續,這當中還包含了努力與動機,如果這個意義是不重要的,那麼人們就不會那麼關心與投入這個工作。存在工作與目的之間的意義性是重要的,當意義性越高,生產力也相對較高,當這一層意義被破壞消滅,人們失去了工作的目的,這麼一來,工作本身就可能讓人覺得可笑、降低身價。

那麼,到底是什麼支持我們可以繼續在現在的這份工作上?薪水嗎?這就很難解釋為什麼有一些人雖然有能力獲得更好的工作,卻仍願意領著不太多的薪水但不離職。意義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決定了個人願意投入多少時間、注意力與努力在工作中,換句話說,個人如何看待自己的工作也會影響意義感,除此之外,工作所帶來的榮耀、成就感、身份地位等也影響了我們願意投入工作多少程度。若從這樣的角度來看,我們才是決定自己與工作間是何種關係的決定者,而非被工作決定。

農曆年前後有一波離職潮,不論是否考慮轉換工作,不妨感謝自己,對自己說聲「這一年來辛苦了」。或許有時候我們會羨慕他人總是對工作充滿熱情、保持活力,期待每天叫醒自己的是夢想而不是鬧鐘,但這不表示我們一定要像這些人一樣才是成功的、有用的或是令人欣賞的,即使如沼田所說的那樣也沒關係,總是有原因支持著自己繼續這份工作,並為自己帶來意義,這樣也很好。

作者:洪梅禎/臺北市立聯合醫院中興院區臨床心理師

(本專欄由新頭殼與台北市臨床心理師公會共同合作)

臨床心理師洪梅禎。   圖 : 洪梅禎/提供
臨床心理師洪梅禎。   圖 : 洪梅禎/提供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