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增芝觀點》楊蕙如案/藍喜滋滋撿到槍 樂極生悲慘遭膛炸

新頭殼newtalk 文/陳增芝
1970-01-01T00:00:00Z
曾經召開記者會抨擊大阪辦事處的國民黨立委,今年10月卻召開記者會,指控民進黨養網軍害死大阪辦事處蘇處長。   圖:立法院國民黨團/提供
曾經召開記者會抨擊大阪辦事處的國民黨立委,今年10月卻召開記者會,指控民進黨養網軍害死大阪辦事處蘇處長。   圖:立法院國民黨團/提供
從檢察官起訴「侮辱公署」,到國民黨自認撿到槍,卻因「卡門事件」膛炸的發展,屬於政治的,自有明年投票見真章;屬於司法的,基於憲法保障的司法人權,楊蕙如有權前往監察院,就公司業務與金流,遭到「國家機器」不當清查部份,檢舉檢察官「違憲濫權」。

台北地檢署檢察官范孟珊,依據刑法「侮辱公署」 罪名起訴「卡神」楊蕙如以來,今(9)日屆滿一週。短短7天,國民黨陣營砲火四起,包括親藍政論節目舖天蓋地的抨擊;國民黨陣營頻繁記者會與激烈抗議行動,包括遠征東京,抗議駐日代表處。

國民黨陣營高調指控,「民進黨養網軍」害死大阪辦事處蘇處長,但是,這個指控邏輯讓許多人腦筯打結,無法理解。例如,執政的民進黨,為什麼要養網軍辱罵自已的駐大阪辦事處怠忽職守?

許多人更無法理解,為什麼檢察官會覺得,去年9月國民黨立委頻開記者會,排山倒海的辱罵;親藍名嘴在政論節目,舖天蓋地的辱罵,都不足以對蘇處長造成壓力,反而是躲在封閉社群PTT裡辱罵的楊蕙如,成為導致這場不幸的關鍵,所以應該被起訴究責?

占用台大急診室卡門挨轟

整體來說,遭指控的民進黨目前普遍不做過多回應,頂多就是「尊重司法,勿枉勿縱」,可謂堅壁清野,事不關已的立場;反之,包括親藍媒體在內的國民黨陣營,則猶如撿到槍、搶到砲的態度,窮追猛打,焦土抗議。遺憾的是,截至目前,網路負評如潮。

上週五,國民黨立委二度大陣仗齊赴外交部抗議,衍生所謂佔用台大醫院急診室資源的「卡門事件」,引發整個台灣媒體與網路社群的噓爆。網友們狂轟國民黨立委對執法的女警粗暴以對,以及「手指夾門」卻佔用台大醫院急症救治資源的「卡門事件」。

更讓國民黨陣營氣餒的是,很多網友嚴厲譴責國民黨陣營的訴求邏輯荒謬。包括民進黨怎麼可能笨到養網軍,來辱罵自已的大阪辦事處?去年嚴重辱罵大阪辦事處的國民黨陣營,為什麼還有臉要為「外交官之死」討公道?

話說回來,即使檢視檢察官起訴的「侮辱公署罪」,近日也有多位法界人士分析,本案被判有罪的機率微乎其微。「侮辱公署罪」的法條與罰責如下;

「刑法第140條:於公務員依法執行職務時,當場侮辱,或對於其依法執行之職務公然侮辱者,處六月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百元以下罰金。對於公署公然侮辱者亦同。」

姑且不論這個法條的罰責並不重,仔細看法條的文義裡,其實也看不到起訴楊蕙如的正當性。然而,國民黨陣營藉口楊蕙如遭起訴,浩浩盪盪前往外交部、駐日代表處的幾波抗議衝突,反而完全符合這個法條的違法要件。

尤其是上周五(6日)在外交部的火爆衝突中,立委陳宜民施暴執勤女警;台北市議員徐弘庭恐嚇威脅執勤的員警;國民黨多位民代集體威嚇外交部職員與強搶相機。

楊蕙如與藍營往來勝綠營

其次,國民黨與親藍媒體超高分貝指控「養網軍」的部份,事實上,無論是政界抑或公關行銷界,組織系統性的網路宣傳,早就是極其普通的商業行為,本身並沒有違法的問題,問題在於操作了什麼樣的內容。例如,虛偽不實、譭謗、詐騙、妨礙名譽、侵犯隱私等等。

楊蕙如的「辱罵」指數與散播力,對蘇處長所造成的可能壓力,客觀上遠遠不如國民黨立委開記者會強力抨擊、親藍政論節目舖天蓋地的辱罵,為什麼檢察官放過了前二者,反而選擇起訴楊蕙如?說穿了,只不過是一句楊蕙如與駐日代表謝長廷「關係匪淺」。

但是,網友肉搜的結果證明,楊蕙如與藍營的淵源與往來關係,更遠甚於綠營,包括國民黨曾經有意網羅楊進青年軍;前台北縣長周錫瑋曾與楊合拍廣告;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的助選大將潘恆旭坦承與楊相識20年,兩人甚至以「師徒」相稱,潘還曾安排楊蕙如參與馬英九基金會。

甚至就在去年與今年,潘恆旭還曾引介台北市長候選人丁守中、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甚至今年韓國瑜總統候選人等陣營,與楊蕙如洽談網路行銷,儘管最後並未達成簽約合作。

楊蕙如是因為言論層次的「侮辱公署」被起訴,但是,楊蕙如經營的體育經紀與網路行銷公司,無論是業務還是金流往來,遭到檢察官巨細靡遺、地毯式的全面清查,並且讓國民黨陣營不斷召開記者會,陸續揭露楊蕙如公司的對外文書、信用卡帳單影本與銀行匯款資料。

檢察官手法涉及違憲濫權

檢察官的手法,明顯已違反刑事訟訴法的「正當程序」,亦即利用微罪的A案,過度偵查想像中的B案。這個B案,就目前國民黨議員爆料的諸多「證據」,合理懷疑根本是利用微罪的「侮辱公署」,藉地毯式清查金流,企圖找出任何足以牽扯民進黨政府涉嫌「官商勾結」的證據。

在此之所以強調「民進黨政府」,是因為國民黨市議員的記者會中,明顯不重視楊蕙如自民眾黨籍台北市政府所獲的補助案,並且用推論式的語言,影射楊蕙如「想必」曾獲前民進黨高雄市政府的補助。

但是,讓國民黨陣營感到非常遺憾的是,目前韓國瑜執政的高雄市政府,再怎麼翻箱倒櫃,就只找到前陳菊市政府曾經「婉拒補助」的公文。至於楊蕙如向中央體育相關部門申請的活動補助,截至目前為止,尚無足以證明「官商勾結」的申請案。

從檢察官起訴「侮辱公署」,到國民黨自認撿到槍,卻因「卡門事件」膛炸的發展,屬於政治的,自有明年1日11日投票見真章;屬於司法的,筆者認為,基於憲法保障的司法人權,楊蕙如有權前往監察院,就公司業務與金流,遭到「國家機器」不當清查部份,檢舉台北地檢署檢察官「違憲濫權」。

台北市議員徐巧芯(右二)等人10月初指控北高市府,曾補助楊蕙如的公關公司,   圖:翻攝自徐巧芯臉書
台北市議員徐巧芯(右二)等人10月初指控北高市府,曾補助楊蕙如的公關公司,   圖:翻攝自徐巧芯臉書
網友肉搜起底韓陣營大將潘恆旭與「卡神」過從甚密,潘恆旭10月6日在臉書公開坦承兩人相識20年。   圖:翻攝自潘恆旭臉書
網友肉搜起底韓陣營大將潘恆旭與「卡神」過從甚密,潘恆旭10月6日在臉書公開坦承兩人相識20年。   圖:翻攝自潘恆旭臉書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