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高雄逃婚妹平常都用多少錢的肥皂?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台北市長柯文哲與民眾黨立委參選人蔡宜芳(戴帽者)。   圖:周煊惠 / 攝(資料照)
台北市長柯文哲與民眾黨立委參選人蔡宜芳(戴帽者)。   圖:周煊惠 / 攝(資料照)

TMD主席說的沒錯:「垃圾不分藍綠……老子全包了。」這次TMD的立委提名,還真是海納百川,什麼顏色的「遺珠」都回收殆盡,環保團體一定要頒個獎牌給這台灣政壇的拾荒老人,功在黨國啊!

2018年以無黨籍參選高雄市議會第6選區(鼓山、鹽埕、旗津)的蔡宜芳,穿著一身白色爆乳婚紗登上看板,自稱要「嫁給高雄」。10月10日又僅以青天白日紅旗蔽體,手舉「台灣國」牌子,兩度爆乳都吸引了鄉民的關注,可惜開票後仍是落選。原本宣稱要「嫁給高雄」的蔡宜芳,今年卻效法落跑市長,專程跑來台北第7選區(信義、松南)參選立委,還被檳榔黨提名。

2019年11月19日《新頭殼》報導〈蔡宜芳影射吳怡農賄選「15元肥皂敢用嗎?」 柯:當她咬到舌頭就好〉:

「民眾黨立委參選人蔡宜芳日前上中天政論節目《新聞龍捲風》,……更影射民進黨立委參選人吳怡農發肥皂作為競選文宣品涉賄選,『如果15元的肥皂你敢用嗎?』……

柯文哲上午赴台北市議會慰勞法規委員會,並接受媒體聯訪,對於蔡宜芳影射吳怡農用肥皂賄選,柯文哲表示『我不曉得』、『欸!現在肥皂一塊多少錢?我不曉得』。

對於有不少網友打臉蔡宜芳,指15元的肥皂就很好用,柯文哲直言『差不多啦!我以前都是一塊肥皂從洗頭、洗身體順便洗衣服,呵呵』。……」

柯文哲說的「用肥皂洗頭」

蔡宜芳影射吳怡農賄選,2塊肥皂的選舉文宣,已超過中選會規定30元的上限,還嗆說「15元的肥皂你敢用嗎?」但鄉民卻直接打臉「蔡宜芳不敢,我敢!」其實大賣場裡促銷的麗仕香皂,8元甚至更低價的本魯都見過。

高雄逃婚妹平常到底都用一塊幾百元的肥皂?本魯到這年紀只剩一張嘴了,無力也無心討論這話題。但柯文哲與本魯年紀差不多,他說的「一塊肥皂從洗頭、洗身體順便洗衣服」,這一點就是本魯的守備區了。

肥皂原本就是用來洗衣服,這點年輕鄉民會懂。近年來也開始流行不用含香精的香皂或沐浴乳,直接用肥皂洗澡,這點年輕鄉民應該也聽過。但是柯文哲說的用肥皂洗頭,這一點年輕鄉民可能就難以想像了。

我們現在用國語說的「洗髮精」,起初台語跟香港的粵語一樣,都稱為「洗頭水」,就是用在頭髮上的清潔劑。洗髮精是用來去除灰塵、油脂、頭皮屑等髒物,並對頭髮表面進行調理以改善外觀。其實人們用「皂莢」類的植物來洗頭髮,已經有幾千年的歷史了。當然其他像是草木灰和淘米水等,也都可以用來當天然洗潔劑。

本魯讀國中時,雖然洗衣服用肥皂,洗澡與洗頭已經用香皂或藥皂了。但有些窮人家裡,尤其是便宜一點的理髮店,還是用南僑水晶肥皂在洗頭。不過那時的小男生都剪三分頭,用南僑水晶肥皂洗了之後,也不用吹風機吹乾,而是自然風乾,現在本魯還很懷念那種被洗衣服肥皂洗過頭再自然風乾的滋味。

打開洗髮精就像拉開手榴彈

不過理髮店用南僑水晶肥皂給客人洗頭,這只限於男生。女生上美容院,店家若用洗衣服的肥皂來替顧客洗頭,這家美容店大概開不下去吧?

大部分女生在家裡洗頭時,用的是洗髮粉。電視廣告裡有在宣傳的洗髮粉,最常見的就是脫普、耐斯與花王這三家。

洗髮粉在使用前,要自己用剪刀剪成小斜角的缺口,先把粉末倒在掌心,再加一點水搓揉出泡沫,然後才能抹在頭上。男生都是三分頭,用洗髮粉太麻煩,所以大多只有女生在用。

不過洗髮粉放在手心時,有時水龍頭開得過大,粉末就會被沖走,往往一包打開就有大半包是被沖走的。

另外剪開用剩下的洗髮粉,放在水龍頭旁邊,即使沒直接沾到水,水氣也會讓粉末結成硬塊,下次稀釋使用時很麻煩。

還有就是洗髮粉強調潔淨,沒其他滋潤的成分,洗完就更乾澀,有些女生還要用新鮮蛋黃來潤絲,然後再洗掉蛋黃,很麻煩,所以後來幾乎被洗髮精完全取代了。

洗髮精真的是人類20世紀最偉大的發明,不然女生洗頭會很麻煩。現在的洗髮精還要分成什麼乾性的,油性的,受損的,拯救染燙髮質的,洗髮潤絲一次完成的,真的應有盡有。

但1960年代洗髮精在台灣剛出現時,因為沒有家用市場,所以通常只有美容院會去批貨。那些直接從工廠出貨的洗髮精,根本沒品牌,當然也不可能打廣告。那些美容院用的洗髮精,包裝不是瓶裝,而是各種顏色的塑膠小球,頂端還有個小拉環,好像手榴彈的引信。

使用這種球狀洗髮精之前,要先把小拉環拉開,然後用力擠出黏稠狀的洗髮精,每種顏色代表一種不同的氣味,但香甜的味道像是果醬,太濃郁了,洗完味道留在頭髮上,聞起來很不自然。而且基本上就是一頭一球,不能多也不能少。

直到開始出現國產的「脫普333」、「耐斯566」與「南僑洋洋洗髮精」陸續上市,電視廣告裡才開始出現洗髮精。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可麗柔綠野香波」這個國際性的品牌進入台灣,從此洗髮精才取代洗髮粉,而且連男生也都開始用洗髮精洗頭。

從女生用變成男生用

綠野香波是美商必治妥藥廠在1970年代引進台灣,算得上是台灣第一家有打廣告的洗髮精。必治妥是美國知名的藥品與營養品大廠,而台灣必治妥在1965年就成立了,但一開始只經營進口西藥,到1969年時才又成立進口營養品的事業單位,最後到了1973年才成立美化品事業單位。

綠野香波在台灣剛上市時,立刻造成轟動,因為當時會打電視廣告的洗髮商品,就是耐斯洗髮粉與脫普洗髮粉。但洗髮粉沒有香味,原裝進口的綠野香波,一瓶在市面上卻要賣到一百多元。在麵包一個才一元,陽春麵兩元的年代,真的是奢侈品。但也可見女生不分時代,只要為了漂亮,真的什麼錢都捨得花。

綠野香波顧名思義,用的就是青草香味,剛上市時確實造成轟動。然而1977年耐斯公司也推出566洗髮精,強調內含蛋黃素。黑髮的亞洲人用蛋黃潤髮,金髮的歐美人用青草潤髮,這是文化傳統。

耐斯566搶走了一部分綠野香波的顧客後,其他國產清潔用品大廠也急起直追,強調花香味的脫普333,強調去頭皮屑的南僑洋洋洗髮精,讓洗髮精進入戰國時代。高價的進口洗髮精綠野香波,草香味更顯得期怪,最後反而是男生用的比較多。

21世紀後,必治妥公司將企業核心轉移到利潤較高的醫藥生技,美髮品事業在2004年時就賣給了寶僑集團。但寶僑在台灣經營的洗髮乳就有海倫仙度絲、潘婷、飛柔、沙宣等等,也沒心力再來經營這個台灣人比較少用的綠野香波,所以綠野香波也就逐漸走入歷史了。

這就是本魯要跟鄉民分享的台灣肥皂史,至於高雄逃婚妹平常到底都用一塊幾百元的肥皂?可能還是要問提名她來選立委的柯文哲吧?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