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投書 指勇武者遺書講最多的是「我 愛 手 足」

他們想報平安的其實是父母 可惜父母當他們是暴徒

新頭殼newtalk | 洪翠蓮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香港反送中運動升級,警民衝突不斷,許多原本是和理非的抗議民眾變成勇武者,直接面對港警武力。   圖:翻攝自香港中文大學《大學線》臉書
香港反送中運動升級,警民衝突不斷,許多原本是和理非的抗議民眾變成勇武者,直接面對港警武力。   圖:翻攝自香港中文大學《大學線》臉書

「他們想報平安的,其實是親生父母。只可惜,父母當他們暴徒。」香港反送中示威升級,包括中文大學、理工大學都淪為戰場,學生示威者以汽油彈、弓箭抵抗港警的裝甲車、水砲車,死守校園。不少勇武派在上前線時都留下了遺書,《立場新聞》18日刊出「Terry的媒體懶人堂」po文,作者表示在收到的遺書中,最多人講的一句,不是光復香港,也不是時代革命。

「Terry的媒體懶人堂」臉書版主表示,在收到的遺書中,最多的一句話是「我 愛 手 足」。遺書內容表示,在理大這場戰役中,「有人已準備,戰到生命盡頭」;在外界討論割不割,是否送頭之時,他們(指勇武者)早就像一家人,理大戰意高昂,留或走,只有在場的人可以決定,況且,「要走,也不一定走得到」。手足們已經做到最好,五個月了(反送中抗爭以來),經驗很夠,從來沒有送頭,有些孩子視死如歸,遺書的心跡,仍是對前線的表白。

Po文提到,支援的方法很多,但批評是最壞的一種。那些勇武者「想報平安的,其實是親生父母。只可惜,父母當他們暴徒」。版主附註,呼籲為人父母者「請放下政見,抱抱你的兒女」,用真實身分發言,找到了很多無血緣的家人,但那些勇武者

「親暱呼叫的爸爸,表面是我,實際上,是你。我不能取代你,他們也不需要我。

比起做藍絲,有些角色,應該更重要吧。

當我求求你」。

其實早在本月初,1封《一位前線勇武的遺書》被翻譯出來,據公布者表示,該封遺書在10月1日寄出,寫遺書的勇武者拜託他朋友,稱如果他失蹤超過1個月還找不到人,就幫他公布遺書;而他的朋友依約在11月1日,幫他公布遺書。

該遺書內容表示自己與其他的勇武原先也只是「和理非」,但被逼得變成「勇武」,比起「榮光歸香港」,他比教喜歡「不自由、無(毋)寧死」,因為要他們活得不自由,跟不讓鳥兒飛、不讓魚游一樣不可能!寫遺書者還要他的朋友答應他「不要出來」,因為「你跑得慢又那麼瘦小,你出來一定會被抓的」,希望他的朋友盡力「救自己救香港,救我們的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