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韓式幹話就是豬哥亮包牌法嗎?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   圖:孫家銘/攝(資料照)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   圖:孫家銘/攝(資料照)

「一縣一機場,一里一故宮。」請假參選後的韓國瑜,開始「每日一幹話」,不僅讓鄉民傻眼,媒體加班,各地55波的國民黨立委參選人,也都嚇得與這狂人開始保持距離。

在單一選區裡,立委提名人與總統提名人,絕不能公開決裂,因為死忠韓粉會大軍出征,藍營立委必然陣腳大亂。可是又絕不能黏韓國瑜太緊,否則失去中間選票與年輕選票,即使韓粉都投你,除非這選區藍到足以變紅,不然舔韓要舔到歌頌尿也甜,屎也香,上廁所真不平凡,也等於是政治自殺。

很多鄉民不解,民調落後的韓國瑜,10月16日宣布請假,從此不再進「困住他」的高雄市議會,在高歌〈我現在要出征〉從南台灣出發,全力投入總統選舉,照理說應該是要多推務實可行的政策,少講幹話才對。

但從請假參選以來,10月17日喊廢一例一休,10月18日改口重新調整。20日喊故宮一次展出,24日改口數位展出。10月23日喊高山建升旗台,24日改口現有的修復。10月25日喊海外遊學國家出錢,26日改口部分負擔。……

太多鄉民來問本魯,看不懂韓國瑜這種「今天開支票,明先又改口」的反覆言行,究竟所為何來?這一難題,應該也只有鍵盤小五郎這種「韓語翻譯官」能解吧?

「學豬打架」的韓式幹話

2014年8月27日《自由電子報》報導〈揚言幹爆學運女暴民 警察被判緩刑〉:

「318太陽花學運期間,台中市政府警察局霧峰分局警員蘇森暉停休北上支援,他上網在臉書留言嗆道:『停休!北上立法院抓女暴民…套子我帶了,準備被我幹暴吧!覺得帥氣』,法官依恐嚇公眾罪判3月徒刑,緩刑2年,應支應公庫2萬元。」

在台灣,一般人是不能隨便亂講幹話的。別說是對著媒體講,即使只在臉書上自言自語,都有很多不必要的麻煩。那麼鄉民或許就不解,選戰到了關頭,韓國瑜為何仍堅持要講這些對選情看似無益,甚至有害的「每日一幹話」?

因為這種媒體必然會刊登的韓式幹話,本來就不是講給你我這些平凡鄉民聽的,而是講給那些腦中只有18%要回復的鐵粉聽。因此其他正常人聽不懂或不屑聽,本來就在政治精算師韓國瑜的預估中。因此「每日一幹話,隔天就改口」,亂開芭樂票就成了韓國瑜一個人的特權。《蕪菁雜誌》就說:

「韓國瑜的戰術,就是『學豬打架』,在格局上把自己化身為一隻豬,一隻在泥巴裡打滾,把污言穢語當做無上美味的豬。他最感到快樂的事,就是人脫掉衣服,跑到泥巴裡面跟他摔角。但是,泥巴是豬的主場,不是人的主場。在泥巴裡和豬摔角,贏的一定是豬。」

韓國瑜這種「學豬打架」的韓式幹話,不只是他自己一個人用,上政論節目去為韓國瑜護航的名嘴,照樣也必須使用這套戰法。庶民代表要「學豬打架」,大學教授也一樣,都要「學豬打架」。

每一句韓式幹話都是經過精算的

2018年韓國瑜在選高雄市長時,用的也是相同模式。起初民調低,沒人沒錢,國民黨簡直就是「放生」。這時韓國瑜就是每日一幹話,太平島挖石油、愛情摩天輪、F1賽車……只要搶到新聞版面,根本不用考慮形象。只要能上新聞版面,一切就都是好消息。

可是到了11月,藍綠形勢已明顯翻轉,韓國瑜的民調佔上風以後,韓式幹話就必須改用穩紮穩打的戰術。吳敦義在高雄市雲林同鄉會拉票時,私下用台語說:「那個查某人真夭壽,我不要說是誰,肥滋滋那個,走路起來像豬母……」。

吳敦義替韓國瑜助選時的私下談話,竟被同鄉會裡臥底的抓扒仔偷錄下來公布,由於輿論反應不佳,韓國瑜立即翻臉不認人,還大言不慚地說:「寧可乾淨的輸,不要骯髒的贏」,與為他募款幾千外的吳敦義「神切割」,逼得吳敦義兩次公開道歉,臉書還被韓粉大軍出征。

由此可見,政治精算師的韓國瑜,講的每一句韓式幹話,出口之前也是經過精算的,絕不是失言。民調高時,韓式幹話就變成「愛與包容」,或是「寧可乾淨的輸,不要骯髒的贏」。但民調低時,搶版面的幹話,就不用管什麼社會輿論,反正是「學豬打架」,怎樣說也不會輸,說穿了這也就是「豬哥亮包牌法」。

要陪他繼續這樣玩下去嗎?

只要一提到豬哥亮,台灣人立刻聯想到「賭」,因為豬哥亮一生都在賭。

本魯當兵時還是戒嚴時代,豬哥亮不能上電視,但1984年他就主演大家樂電影《他摃龜我發財》。在新聞局的電檢把關下,這種以大家樂為主題的電影,情節當然都是勸導大眾「歹路毋通行」,不要簽賭大家樂;甚至許多笑料橋段,也都以取笑豬哥亮的「摃龜」為樂。

可是眾所皆知,戒嚴時代豬哥亮已沉迷於大家樂。政府廢除愛國獎券後,豬哥亮繼續簽六合彩,他最高紀錄一次就贏過1.4億元。

但十賭九輸,最後豬哥亮積欠大筆賭債,1993年跑路。在老闆楊登魁力挺下,1997年復出。可惜復出後豬哥亮依然簽賭,1999年輸得更多,再度落跑後,又「出國深造」了十多年。

年輕的鄉民不解,豬哥亮這樣瘋狂簽賭,幾乎就是在包牌,但為何組頭會願意讓他簽?不怕他槓龜後扯爛汙?大家收不到錢也要跟著落跑?

尤其是1993年豬哥亮已經槓龜「落跑」過一次,欠下的天文數字尚未還清,4年後復出,組頭們為何仍願讓他簽?而且越簽越多,還越簽越大,以致兩年後豬哥亮又槓龜落跑,組頭也賠得「米米冒冒」?

其實關鍵是豬哥亮的老闆楊登魁,明知豬哥亮好賭成性,卻一時心軟,攬下他1993年槓龜落跑的債務,1997年讓他復出。但復出後的豬哥亮簽賭簽更兇,他相信只要好運中一支,什麼都不用愁了。但全都槓龜也無妨,有楊老闆撐著,最多就再落跑一次。

組頭這邊也是同樣想法,反正楊登魁會攬下豬哥亮的一切簽牌債務,於是放任豬哥亮大簽特簽。當然最後的結果,就是1999年豬哥亮再度「出國深造」十多年,楊登魁與組頭也荷包大傷。

韓國瑜現在為何天天說幹話?因為就像豬哥亮簽賭,近乎包牌的狂簽爛簽,反正中了一次就翻盤,沒中就明天換地方再換個明牌繼續簽,非「逼」出牌支不可。因為他也真中過一次1.4億元的大彩,也落跑過一次,但老闆楊登魁與各路組頭仍都接受他復出。

賭性成癮的豬哥亮,近乎包牌的狂簽爛簽,是他自己也攔不住的。但老闆與組頭要陪他繼續這樣玩下去嗎?看來還國民黨與藍營支持者,真的也就只能陪他繼續這樣玩下去吧?

「一縣一機場,一里一故宮。」請假參選後的韓國瑜,開始「每日一幹話」

韓國瑜這種「今天開支票,明先又改口」的反覆言行,究竟所為何來?

韓國瑜現在為何天天說幹話?因為就像豬哥亮簽賭,近乎包牌的狂簽爛簽,反正中了一次就翻盤,沒中就明天換地方再換個明牌繼續簽,非「逼」出牌支不可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