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促黨辦中共國慶快結束才遭驅離 呱吉怒到鼻腔要爆了

新頭殼newtalk | 周煊惠 台北市報導
1970-01-01T00:00:00Z
統促黨總裁「白狼」張安樂。   圖:張良一 / 攝
統促黨總裁「白狼」張安樂。   圖:張良一 / 攝

中共今(1日)大規模舉行建政70週年慶典及大閱兵,統派團體「中華統一促進黨」雖日前向台北市警局申請於台北車站廣場舉辦「慶祝光輝十月」活動,遭警方駁回,但統促黨總裁「白狼」張安樂下午仍率領成員在北車搭建舞台、慶祝中共國慶,警方舉牌警告四次才驅離,活動都快辦完了。無黨籍台北市議員邱威傑(呱吉)氣到在臉書抨擊,舞台搭建絕非一時半刻,這過程中有太多更加合適的取締時機,他剛在台大做完鼻腔手術,被交代不能情緒激動,但他看見統促黨囂張景象,「我覺得我的鼻腔要爆了」。

邱威傑指出,今天下午去台大做鼻腔手術,術後醫生交代不可以情緒激動、導致血管破裂。「我一邊聽著醫囑,一邊想著手術前在北車附近看到的瘋狂景象,那一瞬間,我有種要爆的感覺」。

邱威傑強調,台北市集會遊行需要的路權申請通常得要7個工作天,昨天晚上市警局才發出新聞稿,指出統促黨並沒有合法取得路權。但沒想到今天下午,台北車站南側大門前就看到拔地而起的舞台與紅色人潮。北車過去由於是交通樞紐,所以幾乎沒有什麼集會遊行可以在合法申請進行,更何況市警局早已說明統促黨沒有合法申請。

邱威傑質疑,但統促黨他們就是出現了,「還用魔法搭建了舞台,舞龍舞獅慶賀中國10月1日的國慶。市警局今日稍晚補充說統促黨主席張安樂有申請到路權,聲稱是文化廟會活動。究竟是昨天的新聞稿還是今天的說明有錯誤呢?」

邱威傑表示,「統促黨和一般政黨不同,到處設有近似黑幫的堂口組織。許多組織成員曾有犯罪紀錄,包括販毒」,昨天對香港歌手何韻詩偷襲潑漆的也是統促黨黨部主委,當場逮捕。

邱威傑說,過去他們辦理各項集會活動,一向遵守法治,「連非常靜態的台大連儂牆,我們都開了協調會再三確認台北市相關局處是否認可、合法性是否有問題。但是幾乎可以說是犯罪組織的統促黨卻可以大開方便之門,不用一天的申請時間就可以違規使用台北車站前人潮來往的廣場。」

邱威傑提到,他看到許多警員為了維持秩序,不得不集結到現場。舉牌四次,才驅離現場民眾。「但是舉牌四次的過程,舞龍舞獅舞完了,感覺十分消費原民文化的原住民舞蹈跳完了,連張安樂的演說都講完,才最後一次舉牌、正式驅離。」「我就問一句,如果是台北市普通良民,有這樣的自由嗎?」

邱威傑抨擊,「我完全支持台灣人民有表達各種政治意見的自由,但無視統促黨犯罪事實,無視今日集會遊行種種違法違規事實,是我不能接受的。」他也直言,基層警員是這過程中最受折磨的一群人。舞台的搭建絕非一時半刻,這過程中有太多更加合適的取締時機。等到人潮聚集,活動開始,驅離與維安才需要更多的人力與更高的風險。

邱威傑表示,「手術後我看著紅色人潮在警力驅逐後,開心地在廣場合照、魚貫走上遊覽車。那一刻我覺得我的鼻腔要爆了。」

「中華統一促進黨」雖日前向台北市警局申請於台北車站廣場舉辦「慶祝光輝十月」活動,遭警方駁回,但統促黨總裁「白狼」張安樂下午仍率領成員在北車搭建舞台、慶祝中共國慶

邱威傑指出,今天下午去台大做鼻腔手術,術後醫生交代不可以情緒激動、導致血管破裂。「我一邊聽著醫囑,一邊想著手術前在北車附近看到的瘋狂景象,那一瞬間,我有種要爆的感覺」

社民黨議員苗博雅(左)與無黨議員邱威傑(右)質詢組。   圖:新頭殼資料照
社民黨議員苗博雅(左)與無黨議員邱威傑(右)質詢組。   圖:新頭殼資料照
統促黨今日未申請集會遊行就在北車大肆舉行中共國慶。   圖:張良一 / 攝
統促黨今日未申請集會遊行就在北車大肆舉行中共國慶。   圖:張良一 / 攝
對於大批統派聚集在北車,警方嚴正以待。   圖:張良一 / 攝
對於大批統派聚集在北車,警方嚴正以待。   圖:張良一 / 攝
統促黨與現場警力。   圖:張良一 / 攝
統促黨與現場警力。   圖:張良一 / 攝
統促黨在台北車站慶祝中共國慶。   圖:張良一 / 攝
統促黨在台北車站慶祝中共國慶。   圖:張良一 / 攝
統促黨在台北車站慶祝中共國慶。   圖:張良一 / 攝
統促黨在台北車站慶祝中共國慶。   圖:張良一 / 攝
警方舉牌警告。   圖:張良一 / 攝
警方舉牌警告。   圖:張良一 / 攝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