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重返韋昌嶺 老兵黃進山想看親種樹苗長怎樣?

新頭殼newtalk | 張良一 馬祖北竿報導
1970-01-01T00:00:00Z
今年63歲,陸軍1096梯次的黃進山,沒想到睽違40年後,她還能回到昔日當兵的海防班哨。他很想再看看當年他在哨所旁種的樹苗,無奈漫草遮擋了去路。   圖:張良一/攝
今年63歲,陸軍1096梯次的黃進山,沒想到睽違40年後,她還能回到昔日當兵的海防班哨。他很想再看看當年他在哨所旁種的樹苗,無奈漫草遮擋了去路。   圖:張良一/攝
民國68年在北竿芹壁村外的海防班哨服役的黃進山,日前參加基隆市文化局的『重返韋昌嶺 老兵回防馬祖』活動重返舊地,他說,退伍40年,一直想找以前當兵的換帖兄弟重遊馬祖,看看以前當兵的地方,無奈,時間一直喬不攏。這次活動讓他了卻一樁放在心裏許久的心願。63歲的黃進山很驚訝主辦單位真的找到他以前服役的哨所,他很想看看,40年前他在哨所外親種的樹苗現在長成什麼樣子?無奈,漫草阻擋了去路,不過,他站在哨所上方的公路上,還是激動的對旁人訴說昔日哨所站哨以及生活的種種。
黃進山的兒子黃湞鈺陪他重返馬祖,黃湞鈺也在外島服役,但他服役的地方是更邊陲的烏坵。  圖:張良一/攝
黃進山的兒子黃湞鈺陪他重返馬祖,黃湞鈺也在外島服役,但他服役的地方是更邊陲的烏坵。  圖:張良一/攝

黃進山在北竿芹壁村服役時,那時兩岸之間,還延續著八二三炮戰以來的『單打雙不打』的炮火攻防,他被訓練的一聽到砲彈飛過來的聲音,就可判斷砲彈著地的遠近,不過,他透露,他再怎麼厲害,都不如哨所養的狗狗,每逢單打的日子,天一亮狗狗就不見了,只有雙不打的日子,狗狗才現身,活蹦練跳的!

黃進山(左)、黃湞鈺父子在芹壁村外眺望昔日當兵時的海防班哨。  圖:張良一/攝
黃進山(左)、黃湞鈺父子在芹壁村外眺望昔日當兵時的海防班哨。  圖:張良一/攝

黃進山面對著大海,海風呼呼,神情若有所思,彷彿回味著他自己的年輕阿兵哥時光。他記起了沒有執勤站哨時,幫忙連上阿兵哥剃頭的往事,他因此頗得人緣,常常被推舉為好人好事代表,而接受表揚!也憶起寒風刺骨的冬夜,起床站哨前,先吃一碗泡麵,泡麵的熱湯溫暖他的胃,也是寒夜的慰藉!

黃進山在馬祖北竿芹壁村外的海防哨所服役,這是他退伍40年,首度回到芹壁村,他對著村子裡的「消滅朱毛漢奸」標語,沈思良久。  圖:張良一/攝
黃進山在馬祖北竿芹壁村外的海防哨所服役,這是他退伍40年,首度回到芹壁村,他對著村子裡的「消滅朱毛漢奸」標語,沈思良久。  圖:張良一/攝

『不要在此逗留!趕快離開!』他突然用洪亮的聲音對著大海大喊著!原來,40年前他在此當兵時,長官下令,而必須對著在海邊岩石挖海瓜子抓螃蟹的芹壁村民大喊著!不過,他說,他們也常常跟村民們買螃蟹、買魚,他說,村民賣他螃蟹一隻5元,50元10隻,村民再送他10隻!他說,這些現撈的海鮮,讓他感受到村民的溫情,也補充了當年不好的部隊伙食。40年前的記憶歷歷在目,『那親像昨天ㄟ代誌啊!』他說。

民國68年在北竿服役的黃進山,日前參加基隆市文化局的『重返韋昌嶺 老兵回防馬祖』

那時兩岸之間,還延續著八二三炮戰以來的『單打雙不打』的炮火攻防,他被訓練的一聽到砲彈飛過來

「七月半鴨仔不知死活」,黃進山說,他就是農曆七月半那天從基隆搭船到馬祖。他說搭船那天風浪大,大家吐得亂七八糟,但船底的柴油味道重很不舒服,大家又上來,一路搖晃到馬祖,很痛苦。   圖:張良一/攝
「七月半鴨仔不知死活」,黃進山說,他就是農曆七月半那天從基隆搭船到馬祖。他說搭船那天風浪大,大家吐得亂七八糟,但船底的柴油味道重很不舒服,大家又上來,一路搖晃到馬祖,很痛苦。   圖:張良一/攝
黃進山(左)、黃湞鈺父子分享他們在外島服役的故事。   圖:張良一/攝
黃進山(左)、黃湞鈺父子分享他們在外島服役的故事。   圖:張良一/攝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