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觀點》媽寶媽一場鬧劇 「知識分子」竟被代表

新頭殼newtalk 文/林保華
1970-01-01T00:00:00Z
台北市長柯文哲。   圖:新頭殼資料照
台北市長柯文哲。   圖:新頭殼資料照

9月17日是受理申請為總統、副總統選舉被連署人參選登記截至登記截至日,最後的分秒必爭上演了柯文哲幾乎“被登記”的鬧劇。最後以柯文哲到中選會接兩老回家作為結束。

從柯文哲炮轟韓國瑜落跑到盡其所能推郭台銘參選來看,柯文哲不會參加明年的總統選舉已經基本定調。尤其在成立民眾黨之後,想藉郭台銘的人氣與錢財壯大自己力量的手法更明顯了。

此舉是從共產黨哪裡學來的,就是中共初創時期,奉赤色國際之命,跨黨加入國民黨,藉孫中山國民黨的人氣與組織結構來壯大自己,再伺機併吞國民黨,此舉後來被蔣介石「清共」清共與汪精衛「分共」而破局,釀成流血衝突。郭台銘當然也不是省油的燈,然而也不便拉破面紗,但是在決定不選以後沒有立即告訴柯文哲。柯文哲與其他人享有同樣的資訊待遇,顯然讓他非常失望。然而由於郭柯王桃園三結義未成事,因此郭台銘不必背上“背叛”關公義薄雲天的罪名。

柯文哲的鬧劇為何會上演,開始人言人殊,後來比較明確的答案是柯媽何瑞英自己透露:請城隍爺給我指示,擲下去三個聖筊啦,他就是我很相信城隍爺,他就答應我。也就是說,柯文哲參選總統是上蒼指示的天意。根據這個天意,柯媽媽帶了乾女兒與柯團隊一干人匆匆忙忙趕到中選會,然而又似乎天意不就而沒有趕上,中選會已下班未得到優待而引發爭議。

台北市長柯文哲(右)與柯媽何瑞英(中)、柯爸柯承發(左)。
台北市長柯文哲(右)與柯媽何瑞英(中)、柯爸柯承發(左)。

柯文哲自己在中選會樓下徘徊,可見他自己也無意遵天意來登記。然而熱衷於在鏡頭面前表演的他,又捨不得丟下這個機會而以接爸媽回家為理由趕到中選會前亮相。「接爸媽回家」雖是媽寶的責任,然而爸媽不是他帶去的,那夥人也非土匪強盜,帶了媽寶爸媽出來,自然有責任帶他們回家,何勞公務繁忙的市長大人親自出馬?如果媽寶爸媽每天出門、回來都要市長送接,市長豈不淪為家長?

根據柯文哲平時的言行,他是不贊成怪力亂神的。如果此時鬧劇就此平息,倒也罷了,可是他偏偏要美化媽寶媽的作為是“知識分子的焦慮”,這讓台灣的知識分子情何以堪?

知識分子有宗教信仰是平常的事情,但還不至於執迷到要靠求神問卜而不是對主客觀條件的判斷來決定是否選總統。如果到了這種程度,我真的懷疑其“知識”水準。

郭台銘說他出來選總統是媽祖與關公託夢,後來被曝露那個媽祖與關公是馬英九冒充的。不過郭台銘是商人,沒有自稱是知識分子,為了生意的需要說些離譜的話大概也習慣了。國民黨吳敦義掛念大位,也會去算命,甚至不惜跑到香港去請教。他雖是歷史系畢業,但是沒有自稱知識分子,人們也把他當政客看待而非知識分子。

現在柯文哲嘴巴裡冒出他媽媽此舉是知識分子的焦慮,顯然他媽不但是知識分子,而且堪稱是台灣知識分子的代表。綜觀柯媽媽自從柯文哲從政以來的言行,不知道「被代表」的台灣知識分子是不是五味雜陳?

就算不去討論柯媽媽是否是台灣知識分子的代表,就算柯文哲選總統的問題,是否引發知識分子的焦慮?以柯文哲粉絲數量的急劇下降,民調也掉至兩成多,到底是感到焦慮者多,還是覺得輕鬆了的人多是不言而喻了。

柯文哲媽媽何瑞英。
柯文哲媽媽何瑞英。

柯文哲講這些話目的是要為他媽製造的鬧劇解套,以盡一位媽寶的責任,然而也不應把知識分子全拖去陪葬。這是不夠道德的。然而情急智生,他的「智」也不過如此而已,難免令「知識分子」們對他失望。建議他要做一位媽寶,也得掌握分寸;對自己的智商也不應太過迷信,更不應把民眾看成蠢蛋,否則你的民眾黨豈非變成蠢蛋黨?而媽寶媽也應謹言慎行,別壞了媽寶走上大位之路。

最後,台灣的確有知識分子在參選時勤走各個信仰場所。作為與民眾溝通的渠道我不反對,但是如果真的是不問蒼生問鬼神,那恐非黎民之福了。

媽寶媽一場鬧劇

知識分子竟被代表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