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宏基觀點》內訌、變韓黑… 鋼鐵韓粉「鏽」了

新頭殼newtalk 文/楊宏基
1970-01-01T00:00:00Z
韓粉自製印有韓國瑜照片和「人民有錢、台灣安全」看板,揮舞吶喊。   圖:張良一 / 攝(資料照片)
韓粉自製印有韓國瑜照片和「人民有錢、台灣安全」看板,揮舞吶喊。   圖:張良一 / 攝(資料照片)

高雄市長韓國瑜去年三山造勢人山人海、掃街拜票人龍相隨,最終以89萬2545票翻轉綠地現藍天;到今年6月1日的凱道大造勢,韓國瑜的媒體部在下午五點表示已集結40萬餘人次(警方清點後估計約7.5萬人次),照片視覺效果上真的非常驚人。說起來都是「鋼鐵韓粉」強悍的動員能力。

「鋼鐵韓粉」在國民黨總統初選民調展現了龐大的力量,守著電話、高喊「非韓不投」,最終以44.805%的懸殊比例數字,將韓拱上競逐大位之路。在這條路上,除了反對黨人士拿著放大鏡檢視市政、財務、私德、能力等種種之外;側翼的「韓黑」更是積極「監督」,能「酸」的、可以「吐槽」的無一錯過,這些都是「常態」,不足為奇。但問題來了,除了本來就反韓的這些人之外,「鋼鐵韓粉」似乎也出現鏽蝕、崩壞的狀況,這恐怕是韓問鼎大位最必須憂心、恐懼的一件事。

之前有媒體人批評韓國瑜違背承諾,才選上市長就覬覦總統大位,臉書被「韓粉」灌爆,甚或不利家人的不理性恐嚇言詞「屢見不鮮」。韓國瑜當時的說法,把這些人界定成「假韓粉」,還用了「屁眼看待」的粗話,痛斥假韓粉們躲在鍵盤後面,攻擊李艷秋、唐湘龍、黃光芹、羅智強、趙少康等名嘴,強調這不是在幫韓國瑜,而是在害韓國瑜;還用「愛與包容」包裝韓國瑜的個人形象。

這些「躲在鍵盤後面」的韓粉,是真?是假?完全沒有界定標準,韓國瑜陣營也提不出方法讓人知道誰是誰非,於是就只能推給報警,然後繞一大圈說是境外IP,找不到人,然後…不了了之,問題依然存在。

只是,近日「叫得出名字」的韓粉,有內訌互槓的,例如「麻花哥」告「杏仁哥」,又是擺攤遭欺壓、又是臉書公審、連產品標示不清也要拿出來互相攻訐;有變身韓黑的,像是「北漂媽媽」潘金英上政論節目,狠戳「我們北漂的小孩子回來了嗎?有嗎?然後我們北漂的小孩子沒回來,結果總統參選人他要北漂了。」韓國瑜的「鋼鐵韓粉」是「鏽」了嗎?

韓粉的組成,本來就是一種鬆散、個別的組合;再說得「功利」些,所謂「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有覬覦商業利益的、有徐圖政治好處的,於是「樹大必有枯枝」。說穿了,就是一群「烏合之眾」。

請別誤會!說韓粉是烏合之眾絕無貶抑之意。而是韓粉必須認清「自己」,才能挽救韓國瑜日趨低迷的民調數字。法國社會心理學家、群體心理學創始人古斯塔夫.勒龐(Gustave Le Bon)的著作《烏合之眾:為什麼「我們」會變得瘋狂、盲目、衝動?讓你看透群眾心理的第一書》,明確地指出這種無組織的「烏合之眾」的5大特徵:
1.衝動的奴隸;
2.永遠徘徊在無意識邊緣;
3.只會被極端感情所打動;
4.偏執和專橫的代名詞;
5.矛盾共同體。
韓粉們先別急著用負面的語辭解讀這5大特徵,平心而論自己是不是曾經或正符合某項特徵的敘述。譬如說第4點,書裡的解釋是「群體只知道簡單而極端的情感。他們對待各種意見、思想和信念,要不是全盤接受,就是一概否決;要不是視其為絕對真理,就是視其為絕對謬誤。」第5點的敘述:「群體為了自己了解甚少的信仰、思想和隻字片語,便敢於直面死亡,這樣的事例數不勝數。」

韓國瑜用一句接地氣的「高雄發大財」贏得了高雄市長寶座,用了「台灣安全、人民有錢」拿到競逐2020的門票,接下來呢?韓粉的內訌、各自山頭、不聽號令、盲目攻擊與生鏽崩解是極大的警訊,表示韓國瑜連「自己人」都無力處理、說服,甚至沒有建立溝通、協調的管道,更遑論能煽動人心的論述、口號,這如何能成大事?「鋼鐵韓粉」鏽了,那韓國瑜就岌岌可危了。

「鋼鐵韓粉」似乎出現鏽蝕、崩壞的狀況,這恐怕是韓問鼎大位最必須憂心、恐懼的一件事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