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觀點》殷鑑不遠!時力正陷落在「柯P黨」的衝擊中?

新頭殼newtalk 文/陳昭南
1970-01-01T00:00:00Z
柯文哲籌組「台灣民眾黨」,給政壇投下震撼彈。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柯文哲籌組「台灣民眾黨」,給政壇投下震撼彈。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柯文哲悄悄製造的原子彈提前被曝光了:「台灣民眾黨」!也有戲稱為「台銘黨」的。初步看來,這顆原子彈震撼威力確實遠比喜樂島、阿扁、蘇煥智說要組黨的訊息來得更具爆破性,因為此舉絕對會牽動總統大選的藍綠得票的版塊大挪移。

我嘗說:「觀政於其所用之人」。人用對了,施政目標和績效大概就已先成功了一半。而觀之於柯P主政台北市4年多以來的用人實境,其實是很令人大皺眉頭的。這次既然決意要組黨,也照樣要從其所能吸納進去的黨員群眾和可能引領政治風潮的幹部名單去觀察,並用以預測其未來的發展前景與在台灣所可能激盪起的政治影響力。

「台民黨」先天注定是「白皮藍骨」的集合體

台灣政黨登記有案的大約有346個,甚麼鳳凰黨、蕃薯黨、股票黨等等族繁難以備載。現在再增加柯P的這個蓄勢待發的的新政黨,可謂是錦上添花罷了。只因發起組黨人物是不世出的柯P,所以會轟動武林、驚動萬教。

柯P要組黨,有人酸說連黨名都要抄襲前人,毫無創意,也引來蔣渭水家人的憤怒斥責與抗議!但是先拋開黨名這樣的爭論,其組合元素的最大關鍵理應是對待「中國」的態度:兩岸一家親。可以想見,台派將會敬而遠之,則柯P的「台民黨」其所可能招降納叛的對象,幾乎可以預判會成為偏藍的「台灣國民黨」,說白了,將會很宿命地成為「白皮藍骨」的集合體。

於是問題就來了,抵死不肯當小綠的黃國昌能被吸納進去而蛻變為小藍嗎?他敢毫不掩飾地大辣辣走進去成為柯P黨的檯面人物嗎?或是乾脆任性地衝進去,再揮舞其擅長的關刀大砍特砍?然後像「終結者」那樣悲壯地帶著微笑跟著一起覆滅?

新黨、親民黨與台聯黨的潮起潮落

1993年8月,自國民黨出走的外省菁英所組立的「新黨」曾經風光一時,並且在1995年立委選舉中斬獲122萬票和21位立委席次,成為當時具有關鍵影響力的第三大黨。可是自1997年起即開始陷入嚴重內鬥,而終於土崩瓦解。等到2000年時,新黨公職人員紛紛退黨支持宋楚瑜競選總統,新黨自此急速退潮為尾巴政黨,一蹶不振迄今。

宋楚瑜在2000年3月18日總統敗選後即於3月間成立親民黨。隨即又在2001年立委選舉中拿下46席,一舉成為國會第三大黨,並得以成立立院黨團。當時選擇投靠親民黨的公職成員是基於宋楚瑜的個人政治聲望與所累積的政治資源而紛紛轉換旗幟,卻終究無法擺脫「一人黨」的組織型態,捱到2012年宋楚瑜競選總統再敗選,區域立委則全軍覆沒。斯時親民黨即開始走向沒落之途而淪為邊緣政黨。

另一個泡沫化政黨乃是2001年8月成立的台聯黨(台灣團結聯盟),其成員係以原國民黨內本土派的黨員及民進黨內獨立派的黨員所串聯組成。創黨宗旨高舉四大目標:「穩定政局、振興經濟、鞏固民主、壯大台灣」。並公推李登輝為該黨之精神領袖,因此一般認定李登輝即是台聯黨的影武者。

在2001年立委選舉中,台聯一舉斬獲十三席立委取代新黨成為台灣第四大黨。但好景不長,2008年立委選舉,台聯未能在單一選區兩票制下跨過5%門檻無法取得立委席次。2010年11月的五都選舉結果,台聯大敗。2012年立委選舉,台聯推出十位不分區立法委員,因為有部分獨派與本土派的支持,讓台聯得到超過7.5%奪得三席而能夠在立院成立黨團。可是到2016年,有時代力量的崛起挑戰,台聯的政黨票僅得30餘萬、得票率2.51%,未能突破5%門檻,區域立委也全軍覆沒,黃昆輝正式請辭黨主席。台聯宣布是年1月31日資遣所有員工。至此,台聯黨已默默從台灣政壇上遁入暗黑角落中。

新黨已日漸沒落。  圖:聶良恩/攝(資料照片)
新黨已日漸沒落。  圖:聶良恩/攝(資料照片)

大浪滔滔,數不盡多少風雲人物!

元曲《桃花扇》有段唱詞:「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風流覺,將五十年興亡看飽。」台灣這幾個政黨的此起彼落,說來也真是心酸!曾經多少風流人物,都是這樣在政治舞台上匆匆走過,正所謂大江東去浪淘盡,寧不令人唏噓!

現在則輪到曾經給予最大祝福的「時代力量」,將如何面對同屬白色圖騰的柯P黨所將激起的千堆雪了。

首當其衝當然是黃國昌,這位神勇戰神猶仍站上在第一線意氣風發盡性揭弊私菸之際,後院卻已經發大火了!是他早已知情?或他會蠢到錯估形勢?

8月1日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於當日下午1點在立法院發表重大聲明,宣布退出時代力量,並決定以無黨籍參選台北市中正萬華區立委。這算不算得上是柯P製造原子彈的威力所引爆的骨牌之一嗎?同時,與林昶佐站在同一陣線的洪慈庸立委,雖然宣布暫不退黨,卻也信誓旦旦支持林昶佐的政治理念和路線,什麼時候會突然又在黨內出狀況都很難逆料。同時,高潞.以用如果按黨決策被正式除名,則時代力量的立院黨團隨時都處在風雨飄搖中,也隨時都可能因不滿三席立委而面臨遭到註銷的命運?

同樣的課題是:時代力量會因這次退黨事件而引發退黨或跳黨潮嗎?或者,更嚴重的,甚至是讓整個黨就這樣無端陷入「癱瘓」性的輪迴中?此刻,時力領導人們大約正集體抱著柯P的原子彈不敢闔眼吧!

台灣政黨先天不良,全都自帶畸形病毒而誕生

舉了這麼多政黨泡沫化的例子,總不外都同時指向一個共通點:政黨定位不清,功能不彰,人事不明。

已經殞落的那幾個政黨且都讓她丟進灰燼裡不必多所惋惜。但時代力量正發生在眼下,只要政黨領導群肯用心護持,也還是來得及處理改善的。

我個人長期都主張:民主政黨的首要功能就是充當選舉機器並善盡其勝選的最大職責。也就是如何讓政黨發揮最大效能,在每次選舉中運用任何合法戰術戰略等手段贏得勝選。然後,選舉一旦結束,政黨就隱身幕後專心籌備下一場選舉的勝選策略和整體部署。然而,台灣的現實政治環境下,政黨功能其實並不提供或具備如此的專業概念或條件。

時代力量黨主席邱顯智喊話林昶佐留下一起打拚。  圖:時代力量提供
時代力量黨主席邱顯智喊話林昶佐留下一起打拚。  圖:時代力量提供

國民黨的列寧式外造政黨就是先天上的錯誤模型

國民黨的政黨基因,在先天上就是個列寧式外造政黨,中央黨部的中常會乃是控制政府的最高權力機構。亦即,黨的威權位階永遠要高於政府的行政權力。其前提就是一黨專政下之永遠的執政黨。一旦政黨輪替,中常會失去了可控制的政府之權力,就成了唐吉軻德打風車的笑話。

民進黨創黨之初,也學得國民黨這一套政黨運作模型,照樣搞了個列寧式外造政黨,有樣學樣地設計一個「中常會」試圖要對台灣政治比手畫腳。當然,由於是長期在野,就只好日日夜夜打風車窮過癮,既指揮不了國會立委群的問政內容,也撼動不了國民黨專制政府我行我素的政策走向。

所幸的,台灣人民由於已經長期習慣了國民黨列寧式外造政黨的組織型態,對於民進黨亦步亦趨的抄襲與模仿也就想當然耳的全盤接受。在野的民進黨既無一個實體政府可資控制,就專心全意地轉化其政治力量為全民的動員機器,用以對抗長時間一黨專政下的「萬惡國民黨」之 諸多不公不義倒行逆施的群眾運動。比如,終結萬年老賊、廢除戒嚴、100%言論自由、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選等等。那段風起雲湧的政治運動狂飆年代,從黨外到民進黨確實發揮了極高度的動員能量,也因此才一關又一關地衝垮了威權體制而讓台灣走出一條民主大道。

既然成立政黨,其終極目標當然是取得執政權,因此民進黨才於1989年經由其智庫「台灣政治經濟研究室」提出一套完整的選舉總策略:《到執政之路 : 地方包圍中央的理論與實際》,其立論要旨就是設計要讓民進黨逐漸脫離「社運總路線」,由「運動政黨」轉往「專業選舉政黨」(electoral-professional party)邁進,以爭取多數選民支持並達到執政為其至高政治目標。歷經11年調整期,而終於在2000年贏得執政權。

列寧式外造政黨正是政黨惡鬥的遺傳基因

但執政權的取得卻也是讓列寧式外造政黨被拋進政治體制內去接受嚴酷考驗的開始。

政黨選舉路線的成功轉換並沒能同步促發政黨組織的再造與重建。執政後的民進黨之權力運作,依然還是從國民黨學來的那一套列寧式外造政黨模型去運作,還是很慣性地想要用中常會去控制政府權力。於是,府院黨之間必不可免地要經常出現嚴重扞格。依據台灣現行憲法所設計的「超級大總統制」,民選總統的施政意旨完全可以不甩政黨的想法(黨意)。易言之,政黨中常會根本無權干預到總統和行政院長的任何職能運作。政府和國會之間原本就設有各自政黨黨團的協調溝通機制,卡在權力之外緣的中常會完全沒有置喙的必要。可是,兼任黨主席的總統,為了照顧這盲腸單位(中常會)卻還得苦心積慮地召集府院黨三方人馬進行政策協商,結果不僅未能實際解決問題,還總是徒增更多的困擾與流言。

國民黨因為失去執政權,無論哪位黨主席就任,都照樣要去打風車,對於國會黨團的指揮權也成了黨意對抗民意所內置鬥爭病毒。試想:民選的立委們豈會在乎政黨中常會的任何決議嗎?只要讓國民黨長期在野,這套列寧式政黨組織和思維,就必定要在無止盡的內鬥中給搞垮了!現在,我們已看到他是如何被國瑜黨盤佔並借殼上市的現世報。

同樣的,民進黨也八九不離十,如果不儘快拋棄當下這套列寧式政黨運作組織系統,也早晚要步上國民黨的後塵,而招得病毒纏身之苦。

國民黨第二十屆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  圖:謝孟華/攝
國民黨第二十屆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  圖:謝孟華/攝

敵人都已兵入城內,時代力量還好意思鬧家變?

回頭來看時代力量當下的困境。憑心而論,他們對政黨的認知似乎仍然沒有擺脫國民兩黨的威權思維,依然想要用政黨的決議去牽制或指揮民選公職人員的問政方向。試想,黃國昌這麼強勢的問政態勢,他會是個可以被左右的國會議員嗎?結果就是黨被牽著鼻子走,卻還可能快快樂樂地幫他提鞋子!再說,當黃國昌嚴重計較著大綠小綠之別時,時力黨部有人能給他一個既滿意又能被他接受的答案嗎?

現在又出了個民選立委的林昶佐公開發出「道不同不相為謀」的感嘆而宣布退黨,不就是朝時力黨部企圖要用黨意來綁架民意的無知用心狠狠地搧上一耳光嗎?如果時力黨部決策單位還不知反省且固執地繼續堅持執行「黨的決議」,洪慈庸遲早也必然也會被迫拂袖而去吧?

台灣的外部敵人已「兵入城內」,香港進入巷戰的危殆局勢隨時可能在台灣上演!台灣現狀都已如此危機四伏了,曾經被賦予萬千關愛、祝福與期許的時代力量竟然還在為「黨意與民意」的衝突而大鬧家變!這已不是笑話而已,而是應該被嚴重譴責與唾棄的一個起始點喔!

或許,時代力量的眾位領導人們都應該閉門宅家三天,徹底參透甚麼樣的組織系統才叫做「民主政黨」?以及因之而產出有效操作的適合模式吧!

作者陳昭南:曾任第二屆、第四屆立委、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柯文哲悄悄製造的原子彈提前被曝光了:「台灣民眾黨」!也有戲稱為「台銘黨」

柯P要組黨,有人酸說連黨名都要抄襲前人,毫無創意,也引來蔣渭水家人的憤怒斥責與抗議!

1993年8月,自國民黨出走的外省菁英所組立的「新黨」曾經風光一時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