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觀點》中生來台高歌愛祖國 其實愛的是豬圈?

新頭殼newtalk 文/余杰
1970-01-01T00:00:00Z
一群學生在文化大學拍攝影片,並高唱歌曲「我和我的祖國」。   圖:翻攝自臉書
一群學生在文化大學拍攝影片,並高唱歌曲「我和我的祖國」。   圖:翻攝自臉書

六月二十六日,有網友在臉書分享了一支MV,一群穿著白衣的學生高唱歌曲「我和我的祖國」,在MV中可看到大義館、大典館等顯而易見的文化大學的校園場景。分享MV的網友還標記「#中國文化大學#祝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七十周年慶MV」。對此,文化大學校方發表聲明澄清指出,相關影音是部分來台就讀的中國學生自行拍攝製作,與校方並無關係。

影片中的這幾名白衣人,宛如哀嚎的殭屍,未老先衰,矯揉造作,色厲內荏。這段影片毫無當年中國校園民謠中“白衣飄飄的年代”的浪漫與詩意,而充斥著“白色力量”向“大紅龍”屈膝效忠的醜態和臭味。

文化大學校方表示,文大校風一向自由多元,校方尊重師生的言論及表達自由。然而,我無法認同這種軟弱無能的表態。言論自由在具體的時空中必然受到一定限制,言論自由並不包括容忍那些扼殺言論自由的極權主義意識形態肆意傳播。

在台灣,展示作為敵國的中國的國旗,不應當是言論自由的一部分。道理很簡單,中國國旗與納粹標誌一樣,代表著暴力和邪惡,象徵著獨裁和專制。既然在包括台灣在內的絕大多數民主國家,展示納粹標誌必然受到千夫所指,乃至法律制裁;那麼,為什麼展示中國國旗就能堂而皇之並耀武揚威呢?這是台灣國安的漏洞,這個漏洞必須被堵上。

近期以來,美國已遣返大量中國留學生,今年美國多所名校招收的中國學生數字為零。美國總統川普譴責說,絕大多數中國留學生都是中國政府的特務和間諜,這絕非空穴來風。美國這樣做了,台灣應當跟上。

對於這幾名身穿白衣的中國學生,我只能用魯迅的話送給他們:哀其不幸,怒其不爭。有的人,當奴隸當久了,即便來到自由世界,仍然不敢去掉身體和精神上的枷鎖。正如籠中小鳥,被關久了,就再也飛不動了。這群神情嚴肅的中國學生,如果只是在中國境內炮製此種“行為藝術”,以此作為投名狀,獲得黨國的青睞,在中國,這種賣身求榮的人與事比比皆是,不足為怪,也引不起我批評的興趣。然而,他們到台灣來求學,不僅不願了解和體驗這塊民主寶地的方方面面,而且固守在中國當奴隸時的戒律與教條,賣力地為黨國的統戰事業添磚加瓦,那就是對台灣社會的玷污和毒化,不應當被默許和放縱。

有的人,明明是人,不願住進乾淨敞亮的民居,偏偏要鑽進臭氣熏天的豬圈。此前,許多中國留學生向當選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學生會會長的藏族女孩發出死亡威脅,我斥責這些中國留學生滾回“豬圈”去。很多中國人對我用“豬圈”形容中國感到憤怒,他們卻對毒奶粉和毒疫苗安之若素。

這些文化大學的中國學生,不是真正的愛國者,而是北大教授錢理群所說的“精緻的利己主義者”。真正的愛國者,怎麼會無視黨國在三十年前屠殺跟他們一樣年輕的大學生的歷史?怎麼會對數百萬被關進集中營的維吾爾人的悲慘命運無動於衷?

 

六月二十六日,有網友在臉書分享了一支MV,一群穿著白衣的學生高唱歌曲「我和我的祖國」

有的人,明明是人,不願住進乾淨敞亮的民居,偏偏要鑽進臭氣熏天的豬圈。此前,許多中國留學生向當選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學生會會長的藏族女孩發出死亡威脅,我斥責這些中國留學生滾回“豬圈”去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