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宇韶觀點》平凡的邪惡!當中國的側翼與風向者 成為台灣的日常…

新頭殼newtalk 文/張宇韶
1970-01-01T00:00:00Z
中國對台三戰(輿論戰、心理戰與法律戰)是近年來北京對台政策的特質,若要發揮具體效應則需要有側翼在台灣內部進行戰術的執行與掩護,用網路作戰的說法即是側翼與風向者。   圖:Youtube
中國對台三戰(輿論戰、心理戰與法律戰)是近年來北京對台政策的特質,若要發揮具體效應則需要有側翼在台灣內部進行戰術的執行與掩護,用網路作戰的說法即是側翼與風向者。   圖:Youtube

這樣的故事才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出現,做這些事情的人似乎理所當然,面對質疑時卻振振有詞,憑藉的就是台灣的民主制度與言論自由,然而他們卻要透過「平凡的邪惡」模式,協助特定政治勢力消滅這個基礎。

這位先生自稱是國民黨某高層幕僚,在中國取得博士且官方關係良好,除了在中國積極籌組台灣碩博士的社群組織外,更對外宣稱「銜國民黨高層之命瞭解青綠智庫的具體運作」,一度成為某協會的副秘書長自詡自己紅藍綠通吃,這些頭銜似乎讓他遊走兩岸官場時更遊刃有餘。

諷刺的是,與一般帶風向者低調的作風有所不同,這位仁兄往往事前廣播預告,自己將為某統媒撰寫多少社論且有多少稿費入帳,其觀點必然與某報大標一致,大抵都是「唯有結合中國夢台灣才有未來」、「韓國瑜的崛起是庶民精神的象徵」、「民進黨推動法理與文化台獨自掘墳墓」、「公民社會導致台灣民主亂象」之類的親中言論。眾人對其論述多有意見,但考量言論主張的自由與權利,往往一笑置之不予理會,大家都可以理解,如此政治正確的言論也只能刊載於中字輩紙媒。然而,這種尊重與包容的態度,反成他個人進行操作輿情風向的工具,不僅製造內部對立,同時也替北京帶政治風向。

就網路性格觀察,此人言行乖張,喜歡裝作羽扇綸巾料事如神的姿態,時局發展若恰如所料必然出言訕笑他人目光如豆,一旦判斷錯誤則消失數日且若無其事發言。針對社群批評習近平、柯文哲等人政策或言行,竟然惡言相向質問眾人「習柯二人不在群內,沒有機會回應實在不公平」,本人反問此兄屢屢批評蔡英文、川普政策時是否考慮兩位總統處境,他則反唇相譏「小英是不在,但是她的親衛隊不少」,這樣的答案實在令人莞爾。

就時機來說,只要北京對台有斷交、軍演重大作為,必然採取批評民進黨政策圍魏救趙的方式模糊焦點,倘若北京有重大政治或外交作為時,例如習近平出訪或美中經貿戰對北京稍有不利時,其口吻幾乎與中共黨媒一致進行辯護。帶這些政治風向卻被嚴厲質疑且無力招架時,若不是端出道德修養之行就是高舉神佛修行之名,突顯眾人欠缺德行跳脫戰場。說穿了,以道德旗幟進行是非善惡的二元對立操作,本來就是黨國體制慣有的伎倆,但此人卻運用的爐火純青。

深入觀察,對台三戰(輿論戰、心理戰與法律戰)是近年來北京對台政策的特質,若要發揮具體效應則需要有側翼在台灣內部進行戰術的執行與掩護,用網路作戰的說法即是側翼與風向者。台灣當下的社會氛圍若再加上中國銳實力的運作,其破壞力更不容小覷,甚至有一發不可收拾的效應。

最有名的個案就是去年蔡英文前往忠烈祠進行秋祭,中時電子報未經查證即引用中國觀察者新聞網變造的假新聞與圖文,宣稱蔡總統在此一嚴肅場合吐口水,這位先生逮住機會隨即在幾個網路社群發起攻擊號,不僅複製中時報導同時批判「作為總統可以如此?」,發文當下自然引發社群藍營支持者的情緒反彈。等到確認此為惡意假新聞,中時電子報「按慣例」悄悄將該則新聞下架,面對眾人的撻伐時此人選擇直接退群或裝聾作啞始終不道歉,除了在同樣媒體發表評論並維持一貫的論調(最新的高見是高分貝抨擊政府修國安法與即將提出的外國人代理登記法)然後沒隔一陣子就前往中國「旅遊」。這是他的生活日常,也是台灣每天再發生的故事。不知情的人認為這是言論自由刻意袒護,同業知情者卻也莫可奈何。

納粹宣傳頭子戈陪爾曾經說過,謊言說一千次也不會成為真理,但是講一千次不被戳破就會有人相信這是真理,為什麼會有人相信中共的宣傳與韓國瑜的謊言,因為特定媒體的造神與帶風向者運用「平凡的邪惡」的語境,才會讓謊言成為事實!然而,公民社會與民主政治競爭就是論述的品質與公信力,在享有同樣的權利下,唯有揭露事實並進行批判,才能讓更多民眾瞭解真相。

(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

與一般帶風向者低調的作風有所不同,這位仁兄往往事前廣播預告

用網路作戰的說法即是側翼與風向者

特定媒體的造神與帶風向者運用「平凡的邪惡」的語境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