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明義籲「柔性溝通」罷工訴求建議微調 批長榮柿子挑軟的吃

新頭殼newtalk | 黃子暘 台北市報導
1970-01-01T00:00:00Z
郝明義臉書貼文。   圖:翻攝自郝明義臉書
郝明義臉書貼文。   圖:翻攝自郝明義臉書

長榮罷工在今(27)日進入第八天,各界對此抱持不同看法。台北書展基金會代表、大塊文化董事長郝明義以「一個長期使用者給長榮及罷工的女空服員的建議」為題,抒發對於罷工空服員以及長榮航空的看法。

作為長榮航空的愛用者,郝明義強調,「我想我有資格說幾句話」,「除了去年兩次今年一次我使用過華航之外,我一直是非長榮不搭」,「長期以來我不搭華航的原因,是1990年代他們出了那麼多空難,一來看他們一些機師原來飛軍機出身,喜歡玩藝高人贍大挑戰高難度起落的遊戲,二來也是看他們內部那種官僚層層欺壓的組織型態本身就是壓力鍋,或者說定時炸彈」。相比之下,「長榮不只讓我覺得更多些飛安,也很享受她們空服員溫柔的服務」,「也因此,很感謝這次長榮空服員的罷工,讓我有機會看清長榮的真面目」。

郝明義自認慚愧,因為「以前都沒注意到長榮的空服員清一色是女性」,「簡單地說,就是杮子挑軟的吃。在機師和空服員之間,長榮是把空服員當軟杮子;空服員裡,長榮不用男性,是把女性當軟杮子。長榮只要讓機師避免發生墜機這種發安事件,他們怎麼讓女空服員當『阿信』就不在大家的注意焦點之內了」。

他分析罷工歷程指出,「這次罷工,到今天新聞報導只有一位機師來聲援罷工的女空服員,另一位機師來了還是反聲援,可以看出長榮的杮子挑軟的吃策略有多麼成功」,且不論罷工結果如何,「至少讓大家有機會看得清長榮航空如何對待員工。至少對我是如此」。
 
但有部份意見認為,空服員罷工提了八個訴求似乎有順序問題,對此,郝明義也認同,並強調,「如果空服員能把自己受的不合理待遇,尤其是清一色女空服員在一個大男性沙文主義企業裡種種不合理的待遇講在前,講得更清楚一些,應該會取得社會大眾更多的同情和支持」,「我對長榮航空的建議是:請不要以為這次對一群罷工女空服員進行威嚇、寸土不讓,就是你們企業文化的勝利」,「那只是顯露貴公司男性沙文主義及威權積習有多深重」。
 
長榮空服員這次罷工究竟是否為突襲罷工?郝明義表示,「有篇貼文說得好:人家四月預告罷工、五月開始表決、六月決議通過,終於可以合法罷工的時候,竟然要說人家是突襲罷工?」,「長榮航空如果真的要立下表率,那就應該守你們要守的,讓你們可讓的。別再拿一群首開民營航空企業罷工,沒有經驗的女人發狠。對女空服員有一些讓步,不要秋後算帳,其實一點也不有損於你們的雄糾糾氣昂昂」,否則,就正如郝明義當年看華航的問題,「長榮內部這種大男人主義、威權主義的組織文化本身就是壓力鍋,或者說定時炸彈」。
 
郝明義最後呼籲,「長榮既然這麼多年非女性不用空服人員,這次就傾聽一下這些女性空服人員的聲音,練習一下柔性溝通吧」,「否則,光是想到那些女空服員溫柔的服務之後有這麼多挑軟杮子吃的大男人,就讓人不想搭長榮了」。

台北書展基金會代表、大塊文化董事長郝明義以「一個長期使用者給長榮及罷工的女空服員的建議」為題,抒發對於罷工空服員以及長榮航空的看法。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