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 何韻詩:中國可以封殺我的歌 卻阻止不了人民團結

新頭殼newtalk | 文 / 今周刊
1970-01-01T00:00:00Z
香港「反送中」遊行在9日登場,共集結上百萬港民上街抗議,引起全球關注。   圖:翻攝李惠仁臉書(資料照)
香港「反送中」遊行在9日登場,共集結上百萬港民上街抗議,引起全球關注。   圖:翻攝李惠仁臉書(資料照)

口述/何韻詩 整理/陳亭均

我昨天(9日)在現場留到十點多遊行結束,回到家後,還看著網路上的live直播。大部分還留在現場的年輕人,手上都沒有任何武器,只有一瓶水。從五年前雨傘運動之後,警方在武力上、訓練上有所提升,但昨天,他們全副武裝地驅趕只是坐在草地上的群眾,這種使用武力的方法,其實很荒謬。雖然警方經過訓練,但空有訓練,卻沒有使用的智慧。

從雨傘運動到「反送中遊行」,香港在這5年間,整個社會、政治都在面臨溫水煮蛙的處境,慢慢地被蠶食。許多雨傘運動的參與者,都被「修改」、被「懲罰」,有年輕人被抓進監獄,面臨6年、7年、8年的刑期。他們想要一條一條修改法律、一人一人去監控。他們希望慢慢把香港變成中國大陸能夠控制的地方。

香港是個很急的地方,很習於一行動就要看到成果,雨傘運動之後,因為成果不明顯,所以香港社會瀰漫著一種低潮、失望、做什麼都沒用的氣氛。

然而「逃犯條例」觸碰到我們最不能接受的底線。昨天那麼多人願意再次走出來,就代表民憤不只是1天、1個條例而成的,那是5年來,對香港政府的作為累積出來的「不信任感」,香港人本來對中共就完全沒信心,這次,對香港政府信心度也下降到零。即使香港700萬人都走出來,他們也會硬推條例,因為他們面對不是人民,而是他們的老大中共。

中國法治大家都清楚,任何人被抓,就可能被定罪,「逃犯條例」的訂定,應該建立於「兩國」、「兩地」都擁有透明度的司法制度之上,如果沒有公平審判,香港政府又聽從大陸發落,那香港人當然會非常擔心。

但雖如此,我覺得,看到這麼多想法一樣,我們以為已經放棄的人又走出來,還是很鼓舞人心的。香港人還是中共不懂的人民,沒辦法用他們對其他中國城市手法去對付。「雨傘運動」撒下了種子,放到泥土,現在開始又長出來。就算他們星期三還是通過「逃犯條例」,但這不代表,他們可以控制香港如同控制北京上海。 

我們都知道,現在抗爭可能不會有立刻的成果,但是我們能夠互相體醒,有耐性,讓抗爭擴及民間,不以單一辦法、單一團體,而是藉由自己的方式、空間,進行不只一天、兩天、一週的battle,不要消耗意志,進可攻、退可守。經過雨傘低潮之後,我們可以重新打開一個新的篇章。

本文獲今周刊授權轉載,更多內容,請參閱最新一期《今周刊》(第1173期)

從雨傘運動到「反送中遊行」,香港在這5年間,整個社會、政治都在面臨溫水煮蛙的處境,慢慢地被蠶食。

香港是個很急的地方,很習於一行動就要看到成果,雨傘運動之後,因為成果不明顯,所以香港社會瀰漫著一種低潮、失望、做什麼都沒用的氣氛。

香港人本來對中共就完全沒信心,這次,對香港政府信心度也下降到零。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