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公開校園監控檔案?促轉會:細節待釐清不能貿然行事

新頭殼newtalk | 林序家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促轉會校園監控紀錄片《不是自己寫的日記》獲得各界好評,但認為還原歷史不能只靠檔案,還有很多細節需要釐清,因此不會貿然公開檔案。   圖:翻攝促轉會臉書
促轉會校園監控紀錄片《不是自己寫的日記》獲得各界好評,但認為還原歷史不能只靠檔案,還有很多細節需要釐清,因此不會貿然公開檔案。   圖:翻攝促轉會臉書

行政院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日前在臉書播出9分鐘《不是自己寫的日記》紀錄片,邀請80年代校園監控的當事人閱覽監視檔案,獲得各界好評,是否代表監控檔案將公開?促轉會代理主委楊翠今(5)日表示,還原歷史不能只靠檔案,因為有很多細節需要釐清,因此不能貿然行事公開檔案。

根據促轉會所徵集的檔案顯示,1983年情治單位在全國大專校園內的佈建人數超過5000人以上。《不是自己寫的日記》紀錄片中的三位主角,當年皆因接觸大學異議性社團而成為當局監控對象,這是政府首度對80年代校園監控的當事人揭露並邀請閱覽,不但具備重要歷史意義,更是還原真相的重要一步。

促轉會代理主委楊翠、促轉會委員尤伯祥今晚接受民視台灣台「新聞大解讀」專訪,針對這些監視的檔案是否公開作出說明。

楊翠表示,研究歷史的人都有共識,檔案對釐清歷史很重要,但要還原歷史不能只靠檔案,因為有很多細節需要釐清,因此不能貿然行事的公開檔案,這也是為什麼促轉會邀請被監控的當事人來閱讀當年的檔案,因為可以由當事人進行校正,指出檔案內的哪一部分可能是事實、哪一部分是編造。

律師出身的尤伯祥指出,若以法律證據來看,這些檔案被稱之為「書證」,但書證不一定具有可靠度,因此必須輔以人證、物證進行勾稽,甚至也涉及最後認定者的智慧與能力,因此單靠一個東西來判斷真相是很危險的。

促轉會發言人葉虹靈則在今晚接受公共電視「有話好說」專訪時也說,過去校園監控的檔案在檔案局很難看到,仍以白色恐怖、軍事審判為主,由於涉及對個人的監控及隱私,才邀請當事人針對檔案資訊校正,以及若這些資訊在未來開放運用,當事人對此有沒有什麼看法。

促轉會將於下半年主動邀請被監控者——甚至可能包括線民——對檔案中的資訊表示意見,並輔以持續的研究與比對,方能增進對歷史真相的瞭解,亦可作為未來檔案開放應用的先行準備。

影片內容:促轉會校園監控紀錄片《不是自己寫的日記》

還原歷史不能只靠檔案

政府首度對80年代校園監控的當事人揭露並邀請閱覽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