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職業革命家—洪哲勝

新頭殼newtalk 文/朱蒲青
1970-01-01T00:00:00Z
民主亞洲基金會會長洪哲勝。   圖/朱蒲青攝
民主亞洲基金會會長洪哲勝。   圖/朱蒲青攝

總共從事海外台獨運動31年,在同志突破黑名單返台之際,留在紐約的洪哲勝,轉而支持推動中國民主運動,這樣又繼續奮鬥21年。他認為台灣的隔鄰中國那麼大,如果無法從中國內部灑下自由種子,不但中國人民無法出頭天,台灣的國家安全也沒有保障。這樣奮鬥52年,如果說他是「職業革命家」應該不為過。

洪哲勝綽號叫「楚也」 亡秦必楚

洪哲勝從事海外革命運動,綽號叫「楚也」。他引經據典地說:「亡秦者,楚也。楚雖三戶,亡秦必楚。」他把國民黨比喻成秦朝,把自己比做亡秦的楚國。推翻國民黨是他出國前的年輕時代就立下的志願,但是,他從未想過在有生之年,可以達成終結國民黨獨裁統治的目標。「如果自己沒有完成,下一代或下下一代也得完成這個目標」。就是這股悲憤和豪情壯志,支持著他的海外台獨運動的往前走。沒想到,有一天居然見到蔣經國在島內民主運動和島外台獨運動的聯手追擊之下,決定開放政權,讓昔日同志得以回去台灣,參與島內民主化運動並成為終結獨裁統治、推翻專制政權的推手。

洪哲勝幾經思考,他認為,以當時台灣的政治環境,如果回去勢將投入選舉,由於自己沒有經濟基礎,必需大量向人募款,才能從事政治,屆時若金主要他做些違背自己理念的事,他會很為難。

因此決定留下來選擇走一條人煙稀少的路,也就是推動中國民主化運動。這個舉動,在台獨同志中,可以說是相當異類也很寂寞,但中國民運人士在他參與很久之後,大多這樣推崇他:是個堅定持有台灣政治自主理念的運動者,也是真誠支持中國民主化的台灣朋友,他會全力繼續推動中國的民主化。

洪哲勝夫婦攝於紐約_2015-11-17。 圖/洪哲勝提供
洪哲勝夫婦攝於紐約_2015-11-17。 圖/洪哲勝提供

父親洪池.身兼中醫師、傳道師等 名揚南台灣

洪哲勝出生於台南,他形容自己的父親洪池,是一位優越的木工、工程師、中醫師、傳道師。

【講經大師】

洪池是台南有名的德化堂(在家佛教)的住持,法名普傑。在學佛後,他 19歲就和他的年輕朋友──台南開元寺的教授師和東海宜誠所委託的南部巡教講師高執德到處講經說法。因為學識豐富,而且辯才無礙,講經時座無虛席。現在德化堂的老信徒,幾乎都是他的門生。(高執德:他在二二八之後逃亡日本,在佛教大學──駒澤大學──教書。後來(1955)他帶一團人回台,洪池和諸多佛教朋友大喜,在開元寺歡迎高先生的回來。當晚,高執德演講,深夜被捕,大概在一個月後,他的夫人被通知拿錢去換遺體。(高證德是曹洞宗的和尚,可以娶妻。)

洪池曾經當選為「南瀛佛教會」理事,從此之後,21年之間,他都擔任該會理事,活躍在台灣佛教界,對佛教改革有很密切的關係。當時洪池是講授《心經》的權威(許三省語),吸引許多學佛的年輕人聽講。對於佛教佈教人才的養成可以說盡心盡力,也是德化堂最有影響力的人。

【木工】

除了當「德化堂」住持之外,洪哲勝說「父親是個很好的木工,他親自雕刻的一個老式木床,非常精緻。它成為我父親、我的一個堂哥、以及兩個哥哥的結婚床。」

【工程師】

洪池在他19、20歲時,剛好長老教會要蓋長榮女中,他給予設計,還製作建築模型,由牧師帶往加拿大和蘇格蘭募款,募款回來後也是由他負責監造完成。”

【木工+工程師】

洪哲勝出國前他父親親刻的精緻木櫃,還有幾個秘密抽屜,存放著他製作的岡山幾個廟宇的設計藍圖。這些藍圖儘管部分被蛀蟲所吃,如果不是被人亂丟,將可以放進台南的博物館讓後人一睹日治時代台南地區建築史的一瞥。「我就看到並且讚嘆父親親自繪製的幾組岡山廟宇的藍圖。」

【中醫師】

洪池從常來德化堂的頌朝和尚學會放筋〔台語(推拿也)。由於太忙,偶爾信徒有病,就會免費給予治療。後來由於醫術高明,求醫者越來越多,只好放棄工程師的工作,專心從醫,台南遠近來醫的患者很多。國民黨接受日軍投降之後,經過一段時間,立法要求行醫者必需通過中醫鑒定考試,洪池順利考過、取得中醫的執照、成為正式的中醫師。

洪哲勝說,就讀進學國小時,當時學校操場隔條街,有一座墳場,在朝會時,偶爾會聽到傳來的槍響,雖然沒有跑去看,但也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國民黨在哪兒槍殺人啦。

國民黨來台,他看到他們在鄉里間橫行霸道和貪污腐敗的行徑,在初中時就烙下印記,並想要把國民黨這個惡霸趕出台灣。那時,他覺得對岸的國家說不定會是個好的國家。這是年輕情懷的想像,但也是他當時保送成大選擇就讀土木系的原因。那時,他心想,學後可以治理經常大潰堤的黃河,這是有利國家的大事啊。

成大畢業後,他在鳳山陸軍學校服役一年。其後,他選擇留在成功大學的水利系,擔任四年助教。由於他再三拒絕加入國民黨,明顯地受到關注與歧視。他在獲悉自己大底無法按照慣例升為講師後,決定前往美國深造,並在海外探索自己應走的未來方向。1966暑假,他申請到科羅拉多州立大學(CSU)的研究助理金(Assistant-ship);每週需要在實驗室工作、研究20個小時,而其研究成果可以放進自己的畢業論文。

99天瘋狂尋找台灣前途的答案.主動加入獨盟

1967年他出國,當時一到美國,就像小鳥出籠一般地興奮,用他在台灣購買的一張可以使用99天價值99美元的「觀光美國灰狗巴士券」(See America Ticket),拿著這張車券到處跑,從西雅圖開始,周遊美國,去過柏克萊加州大學的東亞圖書館、哥倫比亞大學圖書館、哈佛大學燕京圖書館等等,直到科羅拉多大學註冊截止的最後一天才抵達學校,而且隔天就有密歇根英文能力考試(Michigen Test)。

他跑遍美國大學圖書館,主要是希望能夠印證之前接觸過的一些資本主義、馬克思主義、經濟論、以及《台灣青年》等台獨雜誌。最後他得出一個結論:不管台灣最後要不要和中國合併,台灣一定要先建立自己的國家,唯有讓自己有經營一個國家的經驗和力量,必要時才可以和中國談判。不多久,他就寫信給台獨總部,表達加入獨盟意願,成為沒有被遊說、而主動入盟的少數盟員之一。由於主席張燦鍙和洪家有姻親關係,對洪家有所了解,聯盟沒有要求他前往總部就接受他為盟員。

他擔任美國中西部五州的召集人,負責宣傳台獨思想、吸收學生。後來他和五位同校的台灣留學生,首創《望春風》月刊,剛開始只油印13本其後快速增加到2千多本。這份首創於科羅拉多州的雜誌編輯,後來移到威斯康辛、接著,又輪流移到其它數州的校園,一時之間成為非常熱門的雜誌。最後,它在波士頓發行到200多期時,為了支持即將創刊的《台灣公論報》,方才結束階段性任務。洪哲勝說,《望春風》開始時是校園自主的刊物;發行一段時間之後,它被納為台灣同鄉會的會刊。

在科羅拉多攻讀博士的最後階段,彭明敏剛好逃亡來美國。當時獨盟亟需一位專職人員,此人又能充當彭明敏的秘書。在一次聯盟內部的會議中,他看到當場的與會者沒有人志願充當此職,就當著蔡同榮、張燦鍙、羅福全、陳隆志、鄭自才、黃文雄等人的面前說,「如果沒人願當這個專業工作,那就我來做吧!」。後來,因為來不及完成博士學位,他就放下學業告別大學,全家搬往紐澤西州的卡尼(Kear-ny, NJ),一方面做聯盟的專職人員,一面充當彭明敏的秘書。

專職工作3年之後,他的指導教授勸他回校完成學業,因為再不快快回去,他的博士學位就泡湯了。他和家人商議後就回校了。回校之後他花六個月取得土木工程博士學位;接著留在學校12個月,充當臨時性助理教授(Temporary Assistant Professor)。接著,他轉往波士頓擔任一家工程公司的高級工程師三年。後來,消息傳來,美國將於1997年元旦和中華民國斷交,在眾多盟員的催促下他又告別工程公司,辭職再度擔任台獨聯盟的全職人員。

洪哲勝握有解密當年匿名撰稿人和聯繫者之鑰

洪哲勝說,擔任獨盟全職,他負責所有內外的聯繫,和台獨刊物的邀稿、編輯、以及發行工作。當時國民黨特務橫行,往來投稿、聯繫大多採用假名或匿名。因此要把所有這些人之姓名給予解密時,大概只有他一人才能辦到。但是,即使如此,現在他也已經無法全部做到了。如果解密,說不定很多人可以首次知道他們的父母輩是如何地曾經參與過企圖推翻國民黨的鬥爭大事。

1981年7月發生陳文成命案,同月31日《台灣公論報》出刊,自勉為「海外台灣人的報紙」,由羅福全擔任發行人,洪哲勝擔任首位總編輯。不過到了1984年間,為了台獨聯盟主席選舉及組織路線的問題,洪哲勝他們決定離開台獨聯盟。他與田台仁、黃再添、林哲台、陳昭南等退盟人士,邀請紐約的康泰山和加州的許信良、胡忠信、洪順伍等人士、經過長期的溝通和準備,創建了台灣革命黨。後來,台灣革命黨在一次黨員會議時經過熱烈討論,認可許信良回台的要求,並在其後將重心放在協助許信良闖關運動上面。此事,田台仁發揮了很大的影響。

從字面意義來看,台灣革命黨好像是個非常激進的組織,洪哲勝解釋說,其實大家誤會了,革命黨並不鼓吹暴力,而是主張採取啟蒙式的活動,通過公民參與和公民組織,來構建一個主權真正在民的文明社會與國家。

革命黨歷經二年的運作,在台灣本土協助了一些學生運動和勞工運動。在蔣經國展示他的即將開放政權時,革命黨在很短的時間內決定給予響應。最後派遣洪哲勝、黃再添、以及陳昭南在紐約市的台灣會館開了一個記者會,宣佈「已經見到民主的曙光,決定解散台灣革命黨,今後將採取不同方式的行動推進台灣的民主」。台灣革命黨是海外台獨組織當中宣佈解散的唯一一個。

1981年洪哲勝(右)和他的太太洪芳枝,當時他開始於台灣獨立聯盟第二次專職工作。 圖/洪哲勝提供。
1981年洪哲勝(右)和他的太太洪芳枝,當時他開始於台灣獨立聯盟第二次專職工作。 圖/洪哲勝提供。

巴西台僑張勝凱大力贊助 愛台灣必須讓中國民主化

1996年台灣人民第一次以台灣的總統普選給李登輝政府賦以台灣的統治權。從此,台灣的民主化已經獲得初步的解決,因為,台灣的民主化得以啟步,得以不再依賴革命暴力。他覺得應該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去解決台灣的國家安全問題。台灣的國安不能僅僅依靠台灣的武器,讓13億的中國人民不再是中共當局的玩偶,而是成為一個自主有力的先進公民社會,並且成為台灣人民的朋友,台灣才有永遠的國家安全。

剛好,一位在巴西成功創業的企業家──張勝凱先生──擁有和他一樣的關切和主張,在尋找一個有意而且能夠支持中國民主運動的行者,來到了紐約,碰到他和洪哲勝的一個共同朋友。他們兩位有著相互補關係,一個有資金,一個有能耐,因此,一拍即合。1998年7月1日,洪哲勝在紐約市設立「民主亞洲基金會」,出版《民主論壇》網站,主要面對中國,推動中國的民主化;同時也在《自由時報》美東版開設每週六期的《民主論壇》,把兩者當為推動中國民主化的基地。一時之間這個論壇成為中國民運人士最最關注的焦點。針對中國民主化運動的這個項目,張勝凱非常難得地總計投入美金100萬元,對此,洪哲勝推崇張勝凱的眼光和他的熱愛中國人民和台灣人民的心意。

當蔡英文總統接見這次來台參加《六四30週年國際研討會》的六四親歷者和洪哲勝時,洪哲勝向總統說,「我從事31年的台灣獨立運動,接著又從事21年的中國民主運動。這次總統公開詔接中國民主運動者,我非常高興,也非常佩服。總統,加油!」

他也趁此機會拜訪台獨聯盟主席陳南天和台獨聯盟前主席張燦鍙。他很高興兩位35年從未見過面的革命同志,也已經關心起中國民主化運動,並對台灣前途採取更為理性的態度。過去的不快顯然已經「雲淡風輕」了!他帶回一套《台灣的最優策略》,希望能夠分享、說服台灣的藍綠陣營,希望減少分裂、促進團結。這次沒有機會與台灣年輕一輩對談,他深感遺憾,希望下次還有機會。

洪哲勝(右)與陳南天(左)攝於台北獨盟辦公室。圖/朱蒲青攝/2019/05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