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鄭芝龍與海盜世界

新頭殼newtalk | 玉山社 文 / 玉山社
1970-01-01T00:00:00Z
   圖 : 玉山社/提供
   圖 : 玉山社/提供

 鄭芝龍生平

鄭芝龍字飛黃,小名一官,福建泉州南安石井人。年輕時因為與父親衝突,跑到澳門依附母舅黃程學習做生意。鄭芝龍在澳門住了2、3年,學習了當時東南亞、印度一帶的商業用語,就是葡萄牙文,也受洗為天主教徒,教名為尼古拉斯,一般稱「尼古拉斯一官」(NicolasIquan)。當時有許多鄭芝龍母親那邊的黃姓族人參與海外貿易,後來荷蘭人稱為「鄭媽」的生意人就是姓黃。大約在1620年初,他押著母舅黃程的貨物,隨李旦前往日本貿易。關於他到日本的時間說法不一,《台灣外記》中記載是1623年(日本天啓3)、《台灣鄭氏紀事》中則是1612年(日本慶長17),時間相差很多。不過透過他在日本認識荷蘭平戶商館長Specx的時間,Specx任第二任商館長的時間為1614-1621年來看,他到日本的時間應該早於1623年。之後,他被李旦雇用,成為往來澳門與日本之間的商人,也認識了顏思齊。他在日本娶了日本女人田川氏,並生下鄭成功。此時也是荷蘭人由澎湖到台灣,準備發展對中國以及日本貿易的時間。 

明帝國政府希望李旦協調荷蘭人撤離澎湖,1623-1624年李旦都在台灣與福建協商,讓荷蘭人遷移到台灣,此時鄭芝龍也應該一起來。荷蘭人到台灣之後,與中國的貿易不是很平順。他們優先做的是想摧毀福建與馬尼拉、澳門、日本的貿易。荷蘭人利用台灣為基地,掠奪運貨物往馬尼拉的船隻,壟斷中國與日本的貿易。1624年12月台灣長官派艦隊掠奪呂宋與福爾摩沙以及南澳之間的船隻,希望李旦、顏思齊的戎克船一起參與。這些海盜商人的戎克可以增加荷蘭人行動的活潑性。李旦派鄭芝龍為代表,跟隨荷蘭人艦隊前往。

李旦經營台灣與日本的生意,並擁有日本的朱印狀到台灣貿易。他在福建的同夥許心素被俞咨皋提拔為把總,主要目的是與到台灣貿易的人接觸,進行貿易。鄭芝龍先在澳門工作,之後前往日本居住在長崎,為李旦工作,幫李旦從日本運送資金到中國沿海。同時,鄭芝龍也認識了荷蘭在日本的商館長Specx。

鄭芝龍的崛起

1624年李旦曾推薦鄭芝龍作為荷蘭艦隊司令雷理生的翻譯,鄭芝龍利用這次機會獲得荷蘭人的信任。年底,他又作為李旦的代表,與荷蘭人一起掠奪中國前往馬尼拉的戎克船,在1625年1月,率數艘戎克先到大員與荷蘭人會合,然後前往馬尼拉。由鄭芝龍代表李旦指揮,並接受荷蘭人的支援。1625年底李旦與顏思齊死亡,鄭芝龍因為代表與荷蘭人合作,他的地位突出,成為荷蘭人唯一可以合作的對象。鄭芝龍取代李旦與顏思齊的地位。鄭芝龍與荷蘭人合作,掛著荷蘭的三色旗,掠奪中國戎克船隻的貨物提供給荷蘭人。鄭芝龍的地位也被荷蘭的台灣代理長官韋特的報吿中特別提到,說鄭芝龍率領2、30艘船隻掠奪拒絕向他繳稅的船隻。鄭芝龍有勢力之後,想與官方合作,他透過李旦在福建的代理人許心素向官方賄賂,但是賄款卻被許心素私吞,引起鄭芝龍對許心素的不滿。

1626年福建同安、泉州地區發生饑荒,總兵俞咨皋禁止人民私下進口米。但他以及把總許心素卻利用為士兵購買米糧的名義,大量囤購米糧,控制稻米買賣,從中獲利,導致難民無以為生。更多的同安、泉州難民加入鄭芝龍的行列。為了解決這些難民的糧食問題,鄭芝龍決定攻打廈門。1627年初,鄭芝龍攻擊廈門。他在短短時間內擁有400艘戎克,控制大海,掠奪中國沿岸。明帝國政府一直到1627年6月都不准荷蘭人前往廈門灣,但此時,因為海上動亂,總兵俞咨皋卻要求荷蘭人幫助。1627年底,俞咨皋聯合台灣的荷蘭人企圖消滅鄭芝龍。因台灣代理長官韋特的艦隊與許心素的艦隊在一起,引起鄭芝龍的戒心,派火船前往攻擊。之後,鄭芝龍的艦隊逃回北方。韋特則乘船回巴達維亞,但仍派3艘船尾隨鄭芝龍,一直跟到南澳島(Lamoa),因見鄭芝龍艦隊勢力大,不敢攻擊,留於外海,後受暴風將船隊吹散。鄭芝龍往北攻打廈門,主要是他的仇敵俞咨皋以及許心素。他掠奪海澄、漳州,然後回去廈門定居。

鄭芝龍乘勝入中左(廈門),全城潰散,總兵俞皋咨於深夜二更越城而逃。年底,鄭芝龍殺了許心素,占有其財產,都督逃走。另外,鄭芝龍攻打時,不許其手下擄婦女、焚燒房屋。諷刺的是,總兵禁止人民買米紓困,海盜鄭芝龍卻來解救百姓。泉州方面的仕紳也認為鄭芝龍與一般海盜不同,建議巡撫朱一馮招撫鄭芝龍,認為錯誤都是俞咨皋等人引起,後來俞咨皋下獄。

鄭芝龍在除掉許心素之後,認為不需要與荷蘭人為敵,乃送還了掠奪自荷蘭人的船、人、貨。泉州的仕紳認為應該招撫他。1628年熊文燦為福建新任巡撫,在地方士紳的斡旋之下,1628年10月(崇禎元年9月),鄭芝龍接受熊文燦的招撫,授為遊擊,準備平定其他海盜。他更與荷蘭人於1628年10月(大約於鄭芝龍受撫的同時)訂了3年協約。本來是由許心素邀荷蘭人打擊鄭芝龍,在許心素死後,鄭芝龍乃取代許心素之位置,掌握貿易,荷蘭人似乎可以期待較美好的將來,但是李芝奇的起事,局面再度混亂。

成為海上霸主

鄭芝龍率大批人馬接受招撫,並幫忙福建當局平定海上強盜。他第一個平定的對手是伙伴李芝奇。鄭芝龍接受政府招撫,受官方重視。但是,政府並無法支付糧餉給這些人,其他派系不滿,為了生活,決定離開重新到海上做海盜。1629年1月,李芝奇、郭芝揆率著大半的艦隊、人員以及裝備離開鄭芝龍,攻擊廈門,遭到鄭芝龍擊退,逃到廣東沿海。1629年7月,李芝奇再度襲擊廈門,摧毀了鄭芝龍的大部分艦隊,包圍廈門,控制九龍江,並威脅到福州。福建巡撫熊文燦招撫他,如同招撫鄭芝龍一般。但此次是由李芝奇取代鄭芝龍控制廈門。熊文燦招撫李芝奇,建議由李芝奇取代鄭芝龍經理廈門。荷蘭人也試著和李芝奇貿易。但是,他們發覺與李芝奇接觸並不能獲得他們所需要的貿易品,所以他們一邊也與鄭芝龍接觸。鄭芝龍結合新的海盜鐘斌以及荷蘭人的協助突襲李芝奇,1630年2月李芝奇被捉,鄭芝龍再回到廈門。他馬上與荷蘭人協議,要運送貨物給荷蘭人。

平定李芝奇後,鄭芝龍暫以廈門與荷蘭人貿易,但是鐘斌不在廈門,無法參與貿易,鐘斌只好率著他的艦隊繼續掠奪,並與鄭芝龍為敵。1630年4月鐘斌掠奪廈門,之後占有廈門半年,海上貿易完全停止,鄭芝龍則回到安海再度招兵買馬,並以安海作為與荷蘭人走私貿易的基地。9月鐘斌的艦隊遇到颶風,鄭芝龍趁機攻擊,將他圍困在廈門。11月再度擊敗鐘斌,使得他的手下四散。翌年,鐘斌於南澳兵敗,跳海自殺。

鄭芝龍平定的最後一股海盜商人是劉香與李國助。鐘斌死後,荷蘭人認為海上貿易可以展開。但是1632年新任的福建巡撫更採嚴格的措施,禁止海外貿易。鄭芝龍勸荷蘭人離開中國大陸沿海,荷蘭人無法光明正大進入廈門貿易,只有安海商人偷偷進行走私,提供貨物給荷蘭人。台灣長官普特曼斯對此深感不滿,向巴達維亞城建議使用武力打開對明帝國的貿易。另外,李旦的兒子李國助從日本來,並寫信給荷蘭長官,說明鄭芝龍占有他父親的財富,希望與荷蘭人一起對付鄭芝龍。1633年新的海盜劉香竄起,7月襲擊廈門灣,之後流竄到廣東沿海。當時荷蘭艦隊也到達明帝國沿海。雖然鄭芝龍努力地想建立台灣與明帝國的貿易,但是荷蘭人很不滿。他們的艦隊於7月到9月封鎖廈門灣,同時也聯絡海盜劉香以及李國助一起攻打鄭芝龍。

9月料羅灣海戰。劉香等人見情勢不對,並未參戰,只有鄭芝龍與荷蘭人激戰。數艘荷蘭船隻被摧毀,李國助則回日本。之後,鄭芝龍向荷蘭人示好,願意提供貿易品給在台灣的荷蘭人。另外,巡撫也正式發執照給部分商人,准許他們到台灣貿易。荷蘭人則腳踏兩條船,一面想和鄭芝龍談判,一面想保持劉香的友誼,等談判失敗後,再攻擊鄭芝龍。1634年4月,劉香為台灣的財貨攻擊台灣,使普特曼斯對聯絡海盜有所戒心,而劉香亦於翌年戰死,海上就只剩下鄭芝龍獨大,荷蘭人只能接受鄭芝龍的條件。鄭芝龍於是掌控福建的貿易,直到1647年被淸軍帶往北京。

書名:典藏台灣史(三)大航海時代

作者:林偉盛

出版時間:2018年6月

出版社:玉山社出版公司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