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周年》比1989年還糟!民運人士追求目標恐更遙不可及

新頭殼newtalk | 文/中央社
9880-07-19T07:59:48Z
北京六四天安門事件,中國當局當時出動坦克車鎮壓青年學生的和平抗議活動,有青年隻身擋在坦克車前,震驚國際。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資料照片
北京六四天安門事件,中國當局當時出動坦克車鎮壓青年學生的和平抗議活動,有青年隻身擋在坦克車前,震驚國際。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資料照片

中國血腥鎮壓北京天安門廣場民主運動將屆30週年,當局加緊打壓維權和異議人士,曾經歷1989年六四事件的民運人士和人權組織專家表示,89民運所追求的民主目標已更為遙不可及。

天安門廣場民運有數以萬計學生參與,他們提出7大訴求,包括保障新聞自由與言論自由,允許遊行示威,以及揭露領導人的資產。學生無懼當局宣告戒嚴,呼籲改革貪腐猖獗的政府與不平等現象日益嚴重的國家,最終遭到當局出動軍隊血腥鎮壓。

維權人士表示,再過兩天就是極度敏感的六四事件30週年,儘管多年來的經濟發展催生中國的公民社會,但是近10年備受政府打壓。當年參與草擬天安門民運7大訴求的學生領袖邵江目前流亡英國,他告訴路透社:「目前情況遠比1989年還糟。」

他說:「中國政府把中國變成了大監獄。」他是指新疆有上百萬維吾爾穆斯林被關在所謂「再教育營」,以及政府監控異議人士的大規模「維穩」措施。

雖然中國憲法承諾保障言論、宗教與集會自由,像天安門民運那樣的大規模政治抗議活動在今日的中國幾乎是無法想像的事。由於當局有精密的數位偵監措施,即使是小規模的示威都會迅速遭警方壓制。

不過,即便是提出政治上相當緩和的主張,也可能和當局衝突。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中國研究員潘嘉偉說,「只有非常勇敢的強硬派維權人士」膽敢質疑中國政府的治理問題,因此這類行動本身已成為當局的目標。

去年中國校園也爆發反對性侵和性騷擾的「我也是」(#MeToo)運動,但當局很快就介入打壓,取消遊行活動和審查刪除網路上支持女權運動的貼文;當局也逮捕部分頂尖大學馬克思主義學會的左翼學生,因為他們支持深圳市的工人,想要爭取成立獨立工會。

中國去年訂定境外非政府組織(NGO)境內活動管理法,對數百這類組織設限,迫使其中一些暫停活動。一位外國環境研究人員向路透社透露,由於中國贊助商為避免觸法而避開她的慈善團體,以致無法資助保育中國的瀕危物種。

國際人權運動人士表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2年掌權以來,面對教育程度提升、漸趨富裕和權利意識升高的人民,加緊封鎖人民提出的政治訴求。

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組織中國研究員王亞秋指出,中國自2008年北京奧運以來再度鎮壓律師和維權人士,因為「權利意識提升,公民社會獲得賦權,共產黨認為這是對統治地位的重大威脅,因此開始加緊控制」。

她說:「(天安門)民運人士渴盼的價值如今更為遙不可及。」

中國如今已成為世界第2大經濟體,這些年來有千千萬萬人脫離貧窮,現居台灣的天安門民運學生領袖吾爾開希對此表示:「自(六四事件)那天起,他們一直說:『好吧,我們會給你們經濟自由。你們則要乖乖聽話。』」

這意味要遏阻對共黨的挑戰,包括在習近平當政以來監禁數十位維權律師和社運人士。

邵江說,中國領導人因為國家經濟力量增強而行事更為大膽,而世界上許多頂尖企業和政治人物則因覺得中國太強大而不敢加以指責。

他說:「如今,民主政治不只在中國面臨問題。如果中國成為全球強國,民主政治將難以為繼。」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