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韓粉陷版權爭議 苦苓:著作權本應屬於黃光芹

新頭殼newtalk | 劉沛蓁 綜合報導
7400-11-12T07:56:58Z
資深媒體人黃光芹(左)與高雄市長韓國瑜(右)為「禿子跟著月亮走」一書版權槓上,作家苦苓表示,這本書韓國瑜只有口述,作者應該是屬於黃光芹,只能說當初黃還是傻韓粉才陷入糾紛。   圖:《POP搶先爆》提供(資料照片)
資深媒體人黃光芹(左)與高雄市長韓國瑜(右)為「禿子跟著月亮走」一書版權槓上,作家苦苓表示,這本書韓國瑜只有口述,作者應該是屬於黃光芹,只能說當初黃還是傻韓粉才陷入糾紛。   圖:《POP搶先爆》提供(資料照片)

資深媒體人黃光芹與韓國瑜一家為了「禿子跟著月亮走」一書版權槓上。作家苦苓強調,重點在該書作者是黃光芹,韓國瑜等人是口述,因此著作權應屬於黃光芹,會有爭議就在於黃光芹那時還是個「傻韓粉」,否則她是完全有權利拿那150萬版稅,甚至著作人格權也應仍屬於她。這風波只能說就是因為黃光芹識人不明、甚至「遇人不淑」、太相信別人而沒有用合約來保障自己,才會惹的一身腥羶。

熟識黃光芹,本身也是作家的苦苓,昨日於臉書為黃光芹版稅風波解碼。苦苓表示,「禿子跟著月亮走」這本書爭執不斷,卻沒有人認真的去了解整件事情的始末。這本書的作者是掛名黃光芹,口述是韓國瑜等人,這一點很重要。苦苓透露,當時黃光芹跟時報出版社的老闆是舊識,因為這本書很趕,兩人是朋友,就沒簽約,先把書趕出來再說(一般作者都會先簽約再出書)。換句話說,這本書是他們兩人「發動」的,當然也有得到韓國瑜等人的同意。 

等到出書後,時報出版社要找黃簽約,黃就說她不簽了,因為韓說要跟他簽約才行。如果黃是愛財之人,她完全有權利拿到150萬的版稅,而不只有20萬的稿費,只能說她那時還是個「傻韓粉」,自以為可以替韓國瑜出點力。

站在出版社的立場,既然作者黃都這麼說了,於是就跟韓簽約,並支付版稅給韓,苦苓解釋,版稅就是作者以書本定價的固定比例拿錢,例如定價$200的書、版稅15%,那麼出版社每賣一本,作者就可以得到30元的收入,但會定期結算,不是書印出來就馬上給錢。

而這本書韓方原本要求21 %的版稅,但因為市場行情最高也不過15%,出版社勉強答應給韓16 %的版稅,而由韓再付給黃20萬的稿費(註:稿費就是一次買斷,以後沒得拿了)。

苦苓表示,這本書一共印了三萬本,版稅總共150萬,所以黃光芹說的是事實。但是版稅是先結半年的,應該只有75萬,而李佳芬堅持要先結算兩萬本版稅,所以拿到了100 萬,另外50萬到九月底才能再拿。100萬扣掉稅,還有給黃的20萬後,差不多是70幾萬,李佳芬也沒有說謊,只是不說不知道:她後面還有50萬可以拿,她說要把錢捐出去做公益,也只是一直還沒有宣布要指給誰。

苦苓強調,以著作權法來看,著作權應該是屬於黃,只是黃不想跟韓爭,所以就主動退讓了。但是著作權還分為著作財產權和著作人格權:著作財產權(版稅)雖然退讓了,但著作人格權(作者掛名權)應該還是屬於黃才對,也就是說這是黃寫的書,就算裡面每一個字都是韓口述的(何況並不是,還有其他人的口述和黃的採訪),這本書仍然是黃光芹的書而不是韓國瑜的書,這一點大家要搞清楚。

苦苓透露,韓國瑜若要合法擁有這本書的著作權,除非像像某些明星或者名人,一開始就是請「幽靈作者」來寫書,書上掛的是他們自己的名字,那才能合法擁有這本書的著作權。不過當初黃跟韓沒簽約,韓事後又翻臉不認人,還說黃是韓找來的寫手(但這個也沒合約,只是韓單方面說法)認為書是韓的,包括海外版權和電子書版權他們都要。 

但苦苓再次強調,除非當初出版社和韓簽約時,除了國內文字版權,也簽了海外版權和電子書版權,否則這兩項權利仍然是屬於黃的,不是韓想要就能要的。事情的始末就是如此,絕沒有第二種真相,外界也可以順便了解一下出版界的心態。 

至於黃光芹在遭到韓粉威脅攻擊家人、被迫辭職並退出所有通告時,媒體問韓要不要去看他,韓說她現在心情很激動,等平靜一點了會去看她…但始終對黃不聞不問,也沒有公開勸阻這些激情韓粉的行為,可以說是「用過即丟」、沒有半點情義。

最後苦苓還跟黃光芹說:「就是因為你識人不明、甚至「遇人不淑」、太過相信別人而沒有用合約來保障自己,才會惹的一身腥羶。」希望你們一家人都要堅強勇敢,那些「平庸的邪惡」、「集體的無意識者」,終究會埋葬在歷史的灰燼裡。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