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觀點》中共體制內改革派能走多遠?

新頭殼newtalk 文/余杰
1970-01-01T00:00:00Z
前財政部部長樓繼偉從全國社會保障基金董事長一職卸任。   圖:翻攝自Youtube
前財政部部長樓繼偉從全國社會保障基金董事長一職卸任。   圖:翻攝自Youtube

據中國財經媒體《財信》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六日消息,前財政部部長樓繼偉從全國社會保障基金董事長一職卸任。但《財信》未對本次人事變動做具體說明。

中國官場的慣例,保基金董事長是前任財政部長的“專用職務”,二零一六年樓繼偉卸任財長之後,就開始擔任社保基金董事長一職。不足兩年時間,樓繼偉就取職,而由副部長“捷足先登”,官場內部人士亦認為本次人事調動“不自然”。

因此,人們普遍認為,樓繼偉的去職,與他在當月的政協例行會議上的發言有關。當時,樓繼偉對記者說,他從一開始起就不贊同“中國製造二零二五”的“發展戰略”,“中國製造二零二五的負面影響為浪費了納稅人的錢”,“且中國製造二零二五說的天花爛墜,但事實上幾乎無所成”。樓繼偉接著還指出:“政府可能希望尖端產業的發展,但這些產業發展變化過快而不可預測。政府低估不可預測性是不可行的。”

韓國《朝鮮日報》報導說,多家外媒關注樓繼偉的這些言論並解釋為,中美貿易戰的過程中,在中國高層內部,很多人並不同意習近平的國家政策。

此前,樓繼偉就曾經在各種不同場合發表一些被視為“經濟改革派”的言論。比如,二零一五年,還是財長的樓繼偉在清華大學的一次論壇中就指出,今後的五年到十年,中國滑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可能性是非常大,他甚至覺得是五五開。所謂“中等收入陷阱”,實際上是停滯陷阱,拉美的一些國家和東南亞國家,都是在這一階段停滯的。樓繼偉的演講被公開後引起“中等收入陷阱”的持續爭議和討論。社科院的正統學者甚至發表了一組文章反駁此種說法。而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的專欄作家徐瑾表示,就像童話《皇帝的新衣》中的小孩,樓繼偉指出了房間裡的大象——樓繼偉說了一句大實話,指出了房間中存在已久大家卻視而不見的“大象”:中國經濟中期潛在增長力下滑,未來有可能陷入中等陷阱。

但是,樓繼偉此次因言獲罪,成了一名名副其實的“裸官”,此一事實表明體制內官員(即便是半退休官員)根本不可能在“獨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方面走出太遠。

體制內官員改革派能走多遠?這個問題在不久前體制內改革派元老李銳去世時就引發了一場爭論。其實,這個問題包含了兩個方面。第一個方面是,體制能夠允許體制內官員走多遠?在習近平時代,“體制”的包容性大大降低了。換言之,剛愎自用、定於一尊的習近平,不能容許體制內出現“眾聲喧嘩”的情形,即便是“好心的諫言”也統統視為對其權威的挑戰,迅速加以邊緣化乃至封殺。

任何一個敢於公開表達不同意見的官員,都會立即受到不同程度的懲罰。懲罰的力度,與說話者的地位、影響力以及所發表意見的尖銳程度成正比。在這方面,黨國已經探索出一套精緻化的實施細則。即便是當年在中組部副部長任上對習近平有選拔之恩的元老李銳,習近平照樣不給其優待,連江澤民和胡錦濤時代的面子上的禮遇都不給。而作為朱鎔基時代遺留的最後一個財經官員樓繼偉,從來不是習近平信賴的人,明知不是領袖的心腹,就當謹言慎行,居然還敢亂說亂動,習近平當然對其不客氣了。樓繼偉的下場,對其他大小官員來說,都是一記警鐘:這是一個只能緊跟,而不能獨立思考的時代。

所謂“學習(近平)中國”軟件的推出及在官場的推廣,就是強化對習近平的個人崇拜、強化對黨員幹部的洗腦。有人感嘆説,學習(近平)這個軟體太猛了,好些官員和公務員,無論真心假意,都在學了,而且每隔一段時間上級都會查看“學習”的學時,憑學時可以兌換禮品和一些福利。反之,分數低的人會受懲罰,根本在單位抬不起頭。

體制內改革派能走多遠,這個問題的另一面是,所謂體制內改革派自己的思想“出走”了多遠?在多大程度上偏離乃至背叛了官方意識形態?

以樓繼偉而論,他與他的主人朱鎔基一樣,並不是中國民眾和西方人所想像的那種“改革派”,而只是“有限度的經濟改革派”,他們的改革思路絲毫不涉及政治改革。樓繼偉是忠心耿耿的中共黨員,不會對黨有意見,時刻捍衛黨和“黨國”的利益。

此前,樓繼偉在一次演講中談到中美貿易戰的問題,引用並贊同汪洋“中美是命定的夫妻”的說法,強調説“只能是對手和夥伴,經常吵吵鬧鬧但日子還得一起過”。他進而反駁美國推動中國民主化的企圖,並強烈支持共產黨一黨獨裁的中國模式:“我首先要補充一下美國高層戰略家的感受。我也接觸過一些,總體來講他們是失望的。他們設想將中國引向市場經濟,中國就會自然走向西方的民主,但是發現落空了。中共十九大和近期的修憲,進一步確立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最本質特徵。這些人失望,所以他們要找回面子,要進一步威脅中國。但失望就失望吧,這是我們必須做的。”汪洋的說法庸俗而醜陋,即便按照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之原教旨主義,“美帝國主義”也是“亡我之心不死”的敵人,怎麽突然之間就變成了比翼雙飛的丈夫,而中國卻甘當舉案齊眉的妻子?不過,樓繼偉接著說出了實話:中國不會如美國所願,像日本那樣成為西方民主國家陣營中的一員,中國要將“共產黨領導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道路走到底。所以,他的基本立場是支持中共、支持習近平,以及反美、反民主、反自由。

其次,樓繼偉特別安慰那些因為習近平“稱帝”而憂心忡忡的人説:“有人擔心主席任期制取消了,中國會不會回到過去?這是不可能的。我們的路線已經確定為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不可能再回到以階級鬥爭為綱;人民已經選擇了市場經濟,不可能回到計劃經濟;我們的人民是非常自由的,不可能再回到壓抑。”這就更是睜著眼睛說瞎話了,中國的人民真的“非常自由”嗎?樓繼偉自己就因為對“中國二零二五”這個試圖讓“中華民國實現偉大復興”的策略發出不同看法,立即被拔除了退休後的“肥缺”,他的下場跟《紅樓夢》裡的焦大差不多:好心好意給主子提意見,結果立馬就被塞了一嘴的馬糞。

外因和內因都決定了體制內都改革派走不了多遠。現在是放棄對體制內改革派的癡心妄想的時候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