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市長補選
高雄市市長補選 高雄市市長補選

管仁健觀點》不顧北京反對 有鐵桿藍二代要改投蔡了嗎?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不顧北京反對」這6個字,成了網路上最夯的發語詞。因此民進黨臉書粉專在分享蔡英文的直播時說:「不顧北京反對,蔡英文總統正在直播中」。台北市議員王世堅也說:「不顧北京反對,阿堅一定要揭穿柯文哲真面目」。   圖:林朝億/攝(資料照片)
不顧北京反對」這6個字,成了網路上最夯的發語詞。因此民進黨臉書粉專在分享蔡英文的直播時說:「不顧北京反對,蔡英文總統正在直播中」。台北市議員王世堅也說:「不顧北京反對,阿堅一定要揭穿柯文哲真面目」。   圖:林朝億/攝(資料照片)

對於統支媒體,本魯真的是除了佩服,還是佩服,因為他們創意無限,真的是「台灣之光」。2019年2月19日《自由即時》報導〈稱小英「不顧北京反對」參選 媒體改標了 網友酸:心虛〉:

「蔡總統今在總統專機上接受《CNN》專訪,表示將競選2020總統,就算外界對她的批評聲浪不斷,但仍有信心能連任,『我已經準備好面對這項挑戰,……』

沒想到蔡總統表態尋求連任的消息,《中時電子報》卻以『不顧北京反對 CNN:蔡英文將尋求連任 有勝選自信』為標題報導,讓綠委王定宇看到火氣都上來,臉書怒批『這個是腦袋有洞的標嗎?最好不要改喔!』、『台灣人民選自己的總統,什麼時候要通過北京的贊成或反對的?特首的標竟然拿來用在台灣,這是媒體嗎?還是傳聲筒?』

沒多久,有網友發現,該報導的標題隨即改成『有勝選自信! CNN:蔡英文決心尋求連任』,但Google搜尋頁面還是找得到原本的標題。對此,臉書『打馬悍將粉絲團』貼出報導前後的標題,酸說『中時心噓了』,更諷刺地說『自我打臉快到來不及更新』。

網友也留言狂酸『北京反對?台灣人想選總統 需要北京同意?』、『有病的媒體!』、『畢竟China Times 不是叫假的,但是可以麻煩有guts一點嗎?!』、『中時滾去北京發報啦』。」

與說話者原意完全相反的報導

真的很佩服這些統支媒體的創意,以前李登輝說:「阿共再怎麼大,也沒恁爸大」,本來應該是「也沒比我大」,卻有統支媒體報成「也沒比你爸爸大」。好像我們每個人都是官二代?或是富二代?李登輝說他不怕中共是要靠自己,但是統支媒體卻認為他是在「靠你爸爸」。

之後陳水扁說:「我當選總統就我好運,膴你昧我安納?」,本來應該是「不然你要我怎樣?」結果又有統支媒體報成「不然要怎樣?」把陳水扁「你要我怎樣?」的疑問句,變成技安握著拳頭對大雄說的「你想要怎樣?」

最近蘇貞昌在立法院,回復統支立委說中國武力犯台時「剩一支掃帚,我嘛嘎伊拼」。本來應該是「剩一支掃帚,我也要跟他拼」卻有統支媒體報成「剩一支掃帚,我也敢跟他拼」。本來是說無論戰況如何,都要拼到最後;統支媒體卻認為蘇貞昌是個瘋子,拿支掃帚就要去挑釁老共。

但以上那幾個完全跟說話者原意相反的報導,還可以善意地解釋為記者或編輯不懂台語。就跟以前那些外省老師,遇到學生被同學霸凌來告狀時說:「他給我打」,結果老師反而懲罰挨打了才來告狀的學生,還說:「他為什麼要乖乖讓你打?一定是你太壞了想打人。」

統支媒體讓鄉民全都撿到槍

然而這次《中時電子報》小編所下的標題「不顧北京反對」,完全跟台語翻國語無關,純粹就是一個主觀意念,甚至就是代表該報資方的立場,讓「不顧北京反對」這6個字,成了網路上最夯的發語詞。

因此民進黨臉書粉專在分享蔡英文的直播時說:「不顧北京反對,蔡英文總統正在直播中」。台北市議員王世堅也說:「不顧北京反對,阿堅一定要揭穿柯文哲真面目」。

至於其他鄉民,「不顧北京反對」的立場就更堅定了。什麼「不顧北京反對,嗑了一個巨無霸漢堡」、「不顧北京反對,買了一個LV限量包」,不斷出現在網友的動態報導裡。甚至還有鄉民乾脆在臉書創立了「不顧北京反對粉絲團」,宣稱他們就是「不顧北京反對,逕自成立了不顧北京反對粉絲專頁」。

看來這次《中時電子報》的小編,真的是創意大爆發。以前統支媒體造謠瞎掰,都還必須依靠國台語之間的模糊空間。但這次「不顧北京反對」6個字,讓鄉民各個撿到槍,這樣的原創語言,實在太難得了。

但是撇開鄉民各種KUSO的言論,還有統支媒體舔中菊、造韓神的鷹犬本性,本魯在這段日子以來,也發現台灣僵化70年的政治板塊有在鬆動。當民進黨越來越像國民黨,而國民黨越來越像新黨時,鐵一般凝固的眷村第二代,竟然也有人要轉向支持這個民調一直墊底,始終被黨內外都看衰的蔡英文。

會有鐵桿藍二代要改投蔡嗎?

本魯出生於戒嚴時代,因此從幼稚園到大學畢業的一切證件上,籍貫寫的都是山東。按當時民間的說法,不管自己認不認痛,本魯就是外省人的。因為當時國民黨的法令就是以父親之籍貫為籍貫,誰管你母親是什麼人?就算是蔣經國那三個不肖子,籍貫也都是浙江奉化,會管他媽媽是俄國人嗎?誰會管他究竟出生在哪裡嗎?

年輕時本魯寫的是小說,即使內容暴露出戒嚴時代的陰暗面,反正流通量小,從小到大的外省同學,尤其是眷村同學,根本無人理會。後來本魯改寫懷舊性質的部落格,這些內容雖然依舊有點反國民黨,但仍能被外省人接受,甚至本魯寫到當年海專與八大名校決戰中華路,也有一堆從未見過面外省人,要在臉書上加友。

但從開始在《新頭殼》寫稿後,狀況就改變了。雖然本魯以前在其他媒體也寫過稿。可是《新頭殼》來邀稿時曾承諾本魯,只要文責自負,要罵誰都行,因此本魯這幾年才固定在《新頭殼》投稿。

本魯寫戒嚴時代事情多,當然罵國民黨多。但本魯在《新頭殼》照樣也罵過蔡英九、大顆菊、賴假神、腥潮流,就連柯痞、史明、辜寬敏也照罵。只要《新頭殼》有關照本魯任何綠營裡的政客不能罵,本魯立刻就離開。到了這年紀,棺材都踏進一腳了,只要堅持不從政,會有哪個政客不能罵?

剛開始在《新頭殼》寫稿時,很多臉友與我斷交。當然,反正在現實生活裡,見了面本魯也根本不認識他,這樣的臉友關係要存要斷都無妨。可是有一些還真的是朋友,甚至是從小學到研究所的同學,要斷還是有些不捨;不過這都是對方不爽本魯的言論,主動來斷的。本魯比較不會先去斷,因為大家來自不同的成長背景,意見不同很正常的。

這幾天有個同學主動在臉書上私訊本魯,希望「不計前嫌,復交為友」。本魯很訝異,我們之間從未有過「前嫌」啊?當初也是他自己在臉書上直接主動斷交的。況且從前我們學生時代還真的是很好的朋友,所以特別約他出來當面聊了很久。

眷村第二代,本身也是職業軍人退休的這位在台山東老鄉,一見面就說要向本魯道歉,嚇了本魯一大跳。他說看了本魯在《新頭殼》這麼多年,發現根本地圖砲無誤,而且也沒去當綠營的官,所以要跟我道歉。但這真不知從何說起,從未有人找本魯當官,本魯也從未想過當官啊?

聊開之後他告訴本魯,這些日子來他的立場有些轉變,以後不會再投國民黨,更不會投新黨了。本魯就好奇地問他:「幾個月前你不還去政工幹校那裡堵蔡英文,抗議他砍你的18%,怎麼現在蔡英文就要垮了,你反而要支持?我知道你很有正義感,但需要這樣濟弱扶傾嗎?」

他回的這段話,讓本魯有些意外。他說:「18%不重要,中華民國才重要。沒有中華民國,連退休俸都不會有了,還談什麼18%?現在看起來反而是蔡英文在挺中華民國,面對中共,其他國民黨的候選人好像是搶著要去投降,退休將領整天跑大陸跟共產黨眉來眼去,更讓我反感。」

對於現實政治,本魯不想多談,與老同學也就沒在這話題上繼續延伸,我們又談起往事了。不過這確實也是個指標,當眷村第二代都開始懷疑,國民黨這幾位總統候選人,無論當選不當選,都要爭相獻降媚共時,不顧北京反對,有鐵桿藍二代要改投蔡,也就不令人奇怪了吧?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