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時間「綁」在駕駛座 資深飛行員譏華航只敢講「飛時」不公布「工時」

新頭殼newtalk | 陳郁茹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臉書上有一名資深機師以自身經歷聲援桃園機師工會罷,控訴航空公司只敢公布「飛時」數據,不敢明講機師「工時」。   圖/葉政勳攝(資料照片)
臉書上有一名資深機師以自身經歷聲援桃園機師工會罷,控訴航空公司只敢公布「飛時」數據,不敢明講機師「工時」。   圖/葉政勳攝(資料照片)

桃園機師工會近日號召的罷工行動,造成華航許多飛機班次停飛,旅客受困無法歸國,有人認為機師們不該持續罷工,但也有人替機師工會聲援,正反評價引發外界論戰。有一位資深機師日前以自身經驗在臉書上指控航空公司欺騙社會大眾,不敢公布飛行員的「工時」,而是以「飛時」誤導大家,抹黑機師。

根據文章表示,飛行員和空服員都是用飛行時間計酬,這和一般行業不同,像是一個台北香港來回的飛時是3小時40分,而起飛前的2個半小時就要到公司報到,香港中停1小時,落地後半小時處理飛機的善後,工時總計是7小時40分鐘,幾乎等於上班族一天的工作時間。

該名機師則透露,因為是以飛時計酬的給薪制度,飛行員到公司開會或是飛模擬機,是一毛錢也沒有,也指控航空公司在公布數據上加了「平均」兩字來騙人,就是和每個人平均都有一顆睪丸的說法是一樣的。

以該名機師的經驗,機師在乘客登機前45分鐘必須就座,準備所有飛行的設定和檢查工作,接著要一直坐在這個位子上,且機師座位是防火材質,有許多功能限制了舒適程度,除了上廁所可以離開外,只能在位子上盯著面前的儀表板及操作飛機,即使是用餐也只能坐在這個位子上,直到飛機下降滑進停機位,等乘客下機,空服員做完檢查後,才能離開,至少是落地半小時後。

文章中也指出,美國飛時超過8小時,就必須再多派一位飛行員,也就是有三位飛行員,日韓也是一樣,可是台灣在航空事業日趨興盛時,軍方飛行員不夠,因此民航局就和航空公司修改了飛時的上限,從國際通行的8小時,改成10小時,這樣就能少派一位飛行員,節省人力成本,台灣的機師等於要坐在駕駛座近11小時。

 

資深機師細說飛行員工作情況,必須在旅客登機前就坐,除了上廁所能離開幾分鐘,其餘時間需在座位上,直到飛機下降,旅客下機,空服員檢查工作完成,才能離開。   圖:翻攝自飛行員加油站臉書社團。
資深機師細說飛行員工作情況,必須在旅客登機前就坐,除了上廁所能離開幾分鐘,其餘時間需在座位上,直到飛機下降,旅客下機,空服員檢查工作完成,才能離開。   圖:翻攝自飛行員加油站臉書社團。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