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蔡筱穎觀點》孤傲的馬克宏 猶水中百合漂浮無根

新頭殼newtalk 文/蔡筱穎
1970-01-01T00:00:00Z
法國抗議加徵柴油稅的「黃背心」運動,如火如荼的在全國多處發起示威以及堵路行動,並在巴黎造成混亂「要癱瘓半個巴黎」。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資料照片
法國抗議加徵柴油稅的「黃背心」運動,如火如荼的在全國多處發起示威以及堵路行動,並在巴黎造成混亂「要癱瘓半個巴黎」。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資料照片

法國連續第4個周末爆發「黃背心」示威,擔心巴黎香榭大道爆發規模更大的暴力示威,政府出動所有警力防範,連裝甲車也被安置在巴黎多達20多個戰略要塞。

雖然還不到總結的時刻,但是情勢已非尋常的緊急,媒體批評執政者應該企圖了解爲什麼無法感受到人民與日俱增的憤怒。政府確實很難預料到:僅靠幾頁臉書,民眾就可被動員參與這種全國性的抗議示威運動,但是在面對民怨到終於接收民怨,政府的表現都可謂後知後覺。

從紙上談兵到火爆示威 黃背心怒嗆馬克宏下台

在黃背心第一次示威的11月17日之前,彼時動員還只是紙上談兵,有關柴油稅的辯論沸沸揚揚,即使號召抗議的呼籲越來越大聲,執政團隊只有一句「我堅持」。

第二次是許多交通要道已被黃背心圍堵,運動規模顯然大而無當,是否會持續、持續多久都未可知。這時,政府改變了對話語言:「我聽到了」。

當黃背心連續三個週六都走上街頭抗議,巴黎香榭大道失控的暴力升級,即使打砸搶的暴力破壞分子出自極左極右和無政府主義者,但街頭游擊戰影像傳播全球,為平息民怨,這回政府的變調是從調整到暫停調漲到取消。總理菲利普強調,「沒有任何一條稅值得將國家的團結置於危險當中」。

「我堅持-我聽到-我怯懦」的三部曲,顯示政府似乎總在猶豫不決,答案總是遲到ㄧ星期,而且並不了解群眾示威運動有越演越烈趨勢,訴求則越來越多還升級到對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親商政策及執政方式的全面抗爭,甚至威脅政體、要求總統下台。

也就是說,政府在必需聆聽時,做出堅持動作,在必需讓步時,才聽到了,至今,在必需改變ㄧ切時,才要讓步。

執政者低估民意 黃背心四波示威當頭棒喝

執政者系統性的低估黃背心運動,揭示了與民眾脫節的形式,或可說是欠缺對法國社會的敏感度。為什麼?

首先,執政者不相信這種憤怒會從虛擬到真實。 有官員還提及黃背心的呼籲類似經常在社群網站分享的呼籲(議員的花費,移民的拒絕等),所以自以爲熟悉社群網站的國家機器輕率的認為,經常性的網絡憤慨不會轉變成真實的抗議形式,他們不敢相信這一耳光居然是真實確切的。

另一種解釋是:馬克宏的政黨前進黨並未深植於全國的基層。這是一個非常年輕的全新政黨,沒有在地的民選官員,可以發出警報,及時警告杯子裡的風暴。前進黨去年當選的國會議員在很大程度上缺乏選戰經驗,在他們所代表的地區沒有根深蒂固的民意基礎。說這個黨類似水中百合也不為過,到處漂浮卻無根基。

一些支持前進黨的民代或部長,雖然聽到民情激憤的警報,卻被告知要閉嘴或是充耳不聞,前內政部長科隆(Gérard Collomb)在辭職返回里昂後就有遠見的說過,他和許多外省人ㄧ樣,認為巴黎人有大頭症、假內行,擅長新的政治語法或新創國家的表達,但是「缺少謙卑」,對民意傾聽不夠。

第三個假設:前進黨在社會上與黃背心隔絕。馬克宏前進黨的議會代表,絕大多數都具有文憑和住在城市,他們往往對普羅大眾說教,而非表現感同身受。他們自己、他們周遭、他們的家庭、他們的朋友,都未曾經歷過駕駛人被提高稅收並限制時速80公里的怒不可遏。

第四個假設是驕傲。 到目前為止馬克宏驕傲自滿的口出狂言,一次又一次的刺傷小市民脆弱心靈。 總統競選時馬克宏發揮了他的才華和政治直覺,執政的第一年,大家支持他的改革,證實了他的領導能力。然而,推動重大改革時,幾乎都避開公眾討論,偏好幕後協商,自此,對勇敢無懼的前進黨而言,戒慎恐懼和謙卑都成多餘。 黃背心自發性抗議就成為民眾當頭棒喝的教訓,只是,這個教訓的代價也未免太高了。

延伸閱讀:

獨裁治國惹民怨 黃背心要馬克宏走下雲端

法國黃背心運動難解 民怒指向菁英與底層差距

法國學生示威抗議教改 集體罰跪泥地引公憤

黃背心運動如雪球愈滾愈大 3大重點一覽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