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阮ê青春夢─日治時期的摩登新女性
新頭殼newtalk | 綜合報導
台灣人中第一位進入台北帝大當聽講生的女性,則是杜淑純,她是台灣第一位醫學博士、任職台北帝大醫學部教授杜聰明的女兒。

第一位進入台北帝國大學的女性

1931 年4 月8 日,《台灣日日新報》公告該年獲得台北帝大入學許可者,文政學部共24 名,包括2 名是考試檢定合格者。文學科的新生名單,分別是黑田定雄、岩間力之助、小田好康、前岸武次、天土春樹、大森政壽。「大森政壽」是第一位入學台北帝大的女學生。現今台灣社會很多人都知道台灣大學過去是日治時期的台北帝國大學,在1928 年設立,是當時日本帝國範圍內(包括現在日本領土、俄國控制的庫頁島、朝鮮半島、台灣)第8 所帝國大學。現在台大校門和過去一模一樣,只有校名招牌由「台北帝國大學」改換成「國立台灣大學」。但是,卻還有很多人不知道,台北帝國大學的女學生十分珍稀。

台北帝大在1928 年創立之初,僅有文政與理農兩學部,招收1925 年入學台北高校的第一屆畢業生。不過,台北高校學生多數選擇前往日本國內歷史與學風更悠久的東京帝大、京都帝大等名校。在醫學部成立之前,台北帝大的招生情況不佳,文政學部除了政學科之外,無法在以全日本帝國高校生為對象的第一次招生中,招到足額學生,必須進行第二次招生。二招學生來源則是當時日本各公私立專門學校。

1931 年台北帝大成立的第四年,仍然必須舉行第二次招生,大森政壽就是在這次的二招入學。大森的父親大森政春是總督府職員,負責採購職務,她從台北第一高女畢業之後,就有志繼續升學。由於台灣沒有女子專門學校等高等女子教育機構,無論台、日人,高女畢業後只能前往日本繼續求學。大森先進入位在京都的同志社女子專門學校,1930 年畢業回到台灣,先在台北帝大文政學部當聽講生一年。次年以第二名的優秀成績入學台北帝大文政學部英文學科。以第一位考入台北帝國大學的女性造成轟動,她受訪時低調的表示:「入學英文學科,實在不是什麼稀奇的事。」不過招收第一位女性進入台北帝大的文政學部長村上直次郎,則非常肯定的說,大森全憑實力入學,令人欣慰。

1934 年3 月,26 歲的大森從台北帝大畢業,成為台北帝大第一位女學士,和入學時一樣再度成為媒體焦點。同樣低調的她說「在一群男子之間讀書,並不覺得特別的辛苦」,未來則希望能在圖書館、書店等地方研究。後來大森並沒有在圖書館或書店任職,大約是1943、44 年她在台北帝大英文科擔任助教(不過其經歷未見於總督府職員錄),之後嫁給台北帝大文政學部法律哲學講座中井淳教授。1943 年4 月日本民藝運動先驅柳宗悅來台北帝大演講,英文科工藤好美教授指派二年級的杜淑純擔任記錄,為了確認記錄的正確性,她和擔任助教的大森政壽一起拜訪在台灣訪問的柳宗悅。

台灣人第一位進入台北帝大的女性

台灣人中第一位進入台北帝大當聽講生的女性,則是杜淑純,她是台灣第一位醫學博士、任職台北帝大醫學部教授杜聰明的女兒。戰後台大牙醫系、藥學系、高雄醫學大學都是杜聰明所擘畫。杜淑純回憶,第一高女三年級會分班,要繼續升學的讀英語班,否則就讀家政班。杜淑純第一高女畢業後赴日就讀駿河台高等女學院,1942 年3 月回台北帝大參加插班考試。杜淑純也是選讀文政學部英文學科。雖然文政學部頗有開風氣之先的招收女學生,或容納女性聽講生,但是學門差異頗大。文政學部最熱門的科系是政學科,相當於現在的法律系。政學科是台北帝大在創立初期兩學部(相當於現在的學院)中最熱門的科別。醫學部成立之前,進入台北帝大的台灣人,大多進入文政學部政學科,這個情況和戰後大家傳言台灣人在日本統治時期不被許可就讀法律的刻板印象很不一樣,辜顯榮之子辜振甫就是就讀台北帝大政學科。

文政學部的英文學科稱不上熱門,要第二次招生才能收到足夠學生。政學科沒有女性入學的空間,除了是台北帝大設立之初最熱門科系之外,另一個因素可能是根據明治時期日本的辯護士法,律師(辯護士)資格明文規定為日本臣民當中有能力的成年男子。女性就算入學法學相關學科,也無法參與國家考試取得律師或法官的資格。1936 年法令修改,1938 年3 位女性考取高等考試司法科,完成研修之後在1940 年正式誕生三位女性律師:田中正子、久米愛、三淵嘉子,全部都是出身私立明治大學法學部,亦可見官立大學的保守性。一直到二次大戰結束,全日本的女律師僅有8 名,台灣則沒有女律師的資料。

書名:阮ê青春夢─日治時期的摩登新女性

作者:鄭麗玲

出版社:玉山社出版公司

出版時間:2018年6月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