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仔新書試讀2》盧修一為保護黑名單 被侯友宜強灌催淚瓦斯
新頭殼newtalk | 台北市報導
政治經濟
侯友宜率領霹靂小組與便衣幹員,在盧修一車子裡灌催淚瓦斯、噴辣椒水,強拉出台獨聯盟中央委員蔡正隆(戴眼鏡者)到桃園國際機場驅離出境。(圖片原載1989年9月2日自由時代第292期。(攝影/曾文邦)
侯友宜率領霹靂小組與便衣幹員,在盧修一車子裡灌催淚瓦斯、噴辣椒水,強拉出台獨聯盟中央委員蔡正隆(戴眼鏡者)到桃園國際機場驅離出境。(圖片原載1989年9月2日自由時代第292期。(攝影/曾文邦)   圖/曾文邦/攝影
盧修一精彩的57年生命歲月裡,27歲之前,是個黨國教育洗腦下的樣板,忠黨愛國。他留學歐洲,7年,從頭認識臺灣。他被捕入獄,3年,徹底扭轉他對國民黨的誤認。他立委從政,9年,是選民的新寄望…。本文摘自《盧修一與他的時代》的影像紀念專輯新書。新書將於5月10日問世。

侯友宜代表國民黨參選新北市長,很多人提出他在一九八九年四月七日,鄭南榕自焚事件所扮演的角色。其時在1987-89 那段時間,侯友宜是專門在抓所謂海外「非法入境」的鄉親,盧修一曾為了保護黑名單人士蔡正隆、羅益世二人,他被侯友宜強灌催淚瓦斯、噴辣椒水。這些影像都會在《盧修一與他的時代》紀念專輯發表。

國民黨的惡法執行者

「黑名單」是國民黨對付海外異議分子的策略。國民黨手中還握有很多惡法,能讓抗爭者被捕判刑,這些惡法不但在民主的進程中製造很多絆腳石,甚至形成嚴重的台灣民主化路障。

陳婉真的兒子張宏久(小名:久哥),久哥怕媽媽被憲警逮捕,1989年9月15日,盧修一抱著哭喊媽媽的「久哥」,令人動容。攝影/周嘉華
陳婉真的兒子張宏久(小名:久哥),久哥怕媽媽被憲警逮捕,1989年9月15日,盧修一抱著哭喊媽媽的「久哥」,令人動容。攝影/周嘉華

台灣威權統治時期,不少被迫流亡海外的政治異議分子,都是國民黨眼中的黑名單。他們必須利用各種管道才能偷渡回台,但政府都會以「違反國安法」之名加以逮捕或是驅逐出境。

1991年前後,共有二十幾位海外「台獨黑名單」及國內台獨人士被捕入獄,被捕的異議分子都以刑法一百條「預備顛覆政府」的叛亂罪名起訴。刑法一百條(內亂罪)規定條文:「意圖破壞國體、竊據國土或以非法之方法變更國憲、顛覆政府,而著手實行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首謀者,處無期徒刑。」

侯友宜專門在抓偷渡回台的黑名單人士

一九八九年八月,突破國民黨「黑名單」返台的世台會會長李憲榮、副會長蔡銘祿、總幹事羅益世與台獨聯盟中央委員蔡正隆等人,闖關回台,世界台灣同鄉會在高雄市召開舉行第十六屆大會。

八月二十七日,盧修一在自由時代雜誌社,為了保護蔡正隆、羅益世二人,被數百名霹靂小組與鎮暴警察包圍,盧修一還被台北市中山分局刑事組長侯友宜與警察在車內強灌催淚瓦斯、噴辣椒水。蔡正隆與羅益世被侯友宜強押到桃園機場驅離出境。

陳婉真闖關入境台灣後,她和兒子久哥由於政治因素,久久無法在台灣設籍落戶,她為此和國民黨周旋數個月之久。陳婉真於一九八九年九月十五日,帶著獨子「久哥」,及民進黨同志一起前往內政部抗議,為黑名單人士回台設籍問題而抗爭,強調台灣人有權返鄉設籍,落葉歸根。盧修一前往內政部聲援陳婉真,抗議國民黨黑名單入境、設籍等問題。

世界台灣同鄉會1989年8月在高雄市召開舉行第十六屆大會,盧修一(圖中)與世台會會長李憲榮(右一)、總幹事羅益世(左一)。圖為政治影像紀錄攝影家邱萬興拍攝。
世界台灣同鄉會1989年8月在高雄市召開舉行第十六屆大會,盧修一(圖中)與世台會會長李憲榮(右一)、總幹事羅益世(左一)。圖為政治影像紀錄攝影家邱萬興拍攝。
 
侯友宜率領霹靂小組與便衣幹員,在盧修一車子裡灌催淚瓦斯、噴辣椒水,強拉出台獨聯盟中央委員蔡正隆(戴眼鏡者)到桃園國際機場驅離出境。(圖片原載1989年9月2日自由時代第292期。(攝影/曾文邦)
侯友宜在盧修一車子強拉出海外黑名單人士蔡正隆(戴眼鏡者)與羅益世二人。(圖片原載1989年9月2日自由時代第292期。攝影/曾文邦)    圖:曾文邦/攝影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