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仔新書試讀1》深夜對談 盧修一沒能阻止鄭南榕自焚
新頭殼newtalk |
盧修一在鄭南榕追思會上表達對鄭南榕的無限敬意。/政治影像工作者邱萬興攝。
盧修一在鄭南榕追思會上表達對鄭南榕的無限敬意。/政治影像工作者邱萬興攝。   圖:邱萬興/攝
盧修一精彩的57年生命歲月裡,27歲之前,是個黨國教育洗腦下的樣板,忠黨愛國。他留學歐洲,7年,從頭認識臺灣。他被捕入獄,3年,徹底扭轉他對國民黨的誤認。他立委從政,9年,是選民的新寄望…。本文摘自《盧修一與他的時代》的影像紀念專輯新書。新書將於5月10日問世。

盧修一博士是集天真、勇敢、文化於一身的臺灣白鷺鷥化身,盧修一是一位浪漫的政治家。除了以白鷺鷥為問政標誌外,風趣幽默、獨樹一格的問政風範,媒體記者喜歡稱呼他為「白髮頑童」。

盧修一用生命在為台灣寫歷史,直到他生命最後都依然精彩。盧修一離開我們快20年了,《盧修一與他的時代》的影像紀念專輯新書即將出版,圖文並茂地計錄盧修一的出生、就學、海外看台灣、認識台灣、歸國執教、被捕入獄、加入民進黨、參與選舉,到進入立法院、終結萬年國會、反對軍人干政、廢除刑法一○○條、修法立新法......等等的過程,這是他的人生,也是那個燦爛時代的寫照,預計5月初由遠流出版社發行。

政治影像紀錄家邱萬興為盧修一在立院議場前拍攝的身影。圖為政治影像工作者邱萬興當年的紀錄攝影
政治影像紀錄家邱萬興為盧修一在立院議場前拍攝的身影。圖為政治影像工作者邱萬興當年的紀錄攝影

爭取言論自由與新國家建築師

盧修一意識到,國民黨手中還握有很多惡法,能讓抗爭者被捕判刑,這些惡法不但在民主的進程中製造很多絆腳石,甚至形成嚴重的路障。

鄭南榕自焚前一天,曾和盧修一對談到深夜,盧修一希望鄭南榕不要用那麼激烈的手段對付國民黨,也許可以考慮把戰線拉到法庭或街頭,仍然可讓世人了解自己的想法。

但鄭南榕告訴盧修一,國民黨既然要以叛亂罪來箝制他的言論自由,他就必須用「死」來抗議這樣的污辱。鄭南榕告訴盧修一,如果他死了,不會白白犧牲,一定能對後來的人有深遠的影響。

關心Nylon 希望他能拉長戰線

自一九八四年起,屢屢創辦遭國民黨查禁刊物的異議人士鄭南榕,早就是國民黨政府的眼中釘;一九八六年六月二日,國民黨以「違反選罷法」的罪名,從自由時代雜誌社當場把鄭南榕抓走,並利用先關後判的手段,把鄭南榕關在「土城看守所」長達八個月之久。這是他生平第一次坐牢,也是唯一的一次。他發誓再也不讓國民黨得逞。這也是日後他對國民黨要拘提他時「以死抗爭」的原因之一。

一九八八年十二月十日,鄭南榕在第254期的《自由時代》雜誌上刊載旅日學者許世楷博士的《台灣共和國憲法草案》,而遭高檢處以涉嫌叛亂偵辦。一九八九年一月二十一日,鄭南榕收到高檢處給他「涉嫌叛亂」的傳票。

鄭南榕高調宣佈絕不出庭:「國民黨抓不到我的人,只抓得到我的屍體!」之後,他開始在雜誌社內展開七十一天的自囚行動拒絕出庭,引起全國譁然。鄭南榕為了堅持「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決定要行使抵抗權,與國民黨抗爭到底,要為台灣而死。很多人擔憂他的安危,紛紛趕往聲援。

盧修一在四月五日從鄭南榕的妻子葉菊蘭女士口中得知,鄭南榕在辦公桌下藏著三桶汽油桶,與一支打火機,以及鄭南榕這個壯烈犧牲自焚抗爭的意圖後,盧修一急得當天夜裡就前去探視鄭南榕,關心他的安危。盧修一希望鄭南榕不要用那麼激烈的手段對付國民黨,也許可以考慮把戰線拉到法庭或街頭,仍然可讓世人了解自己的想法。

但鄭南榕告訴盧修一,國民黨既然要以叛亂罪來箝制他的言論自由,他就必須用「死」來抗議這樣的污辱。鄭南榕告訴盧修一,如果他死了,不會白白犧牲,一定能對後來的人有深遠的影響。

持續談話 阻擋不了自焚決心

盧修一和鄭南榕的談話持續到四月六日凌晨二時許,說來那是兩人在世間最後的一段談話了。四月七日清晨,台北市中山分局刑事組長侯友宜率領霹靂小組,突破重重阻礙衝進自由時代雜誌社準備破門而入,強行拘捕鄭南榕時,鄭南榕果然在總編輯室點燃三桶汽油,以身殉道。

熊熊的烈火迅速燒焦了鄭南榕的身軀、炙痛了守候在雜誌社門外眾人的心。待火勢被撲滅後,葉菊蘭、林宗正牧師、顏錦福等人進入雜誌社,為鄭南榕遺體覆蓋新國家旗幟,盧修一、顏錦福及幾位民進黨同志們,強忍哀慟從自由時代雜誌社的總編輯室,把鄭南榕的遺體抬出來。對盧修一與很多人來說,鄭南榕就像一位親切的兄弟與戰友,他的軀體永遠離去了,烈士的生命卻是永遠焚而不燬的。

民進黨決定以「台灣建國烈士」定位鄭南榕,且為了呼應鄭南榕曾在一九八六年五月十九日推動過的「五一九綠色行動」,而訂定一九八九年的五月十九日為鄭南榕的出殯告別式。盧修一忍著悲傷,在鄭南榕告別式前,去士林廢河道上所搭建大靈堂內為鄭南榕守靈。民進黨中央黨部並策畫了「走向總統府──完成鄭南榕生前遺願」行動,發動群眾走上街頭遊行,經過總統府前舉行追思禮拜。

當天上午,海外黑名單人士陳婉真,突破國民黨對黑名單人士的封鎖,意外地現身在鄭南榕的告別式上。她前往瞻仰鄭南榕遺容,並加入出殯隊伍向鄭南榕致敬,數以萬計的民眾從士林廢河道的告別式場走向總統府。

無懼自焚 詹益樺尾隨鄭南榕

群眾開始整隊走向總統府時,卻在總統府前遭到憲警用拒馬與蛇籠的阻擋,盧修一、姚嘉文、江鵬堅、李勝雄、張俊雄、高俊明牧師等人,帶領群眾在總統府前靜坐抗議。然而來自草根的基層運動者詹益樺,當天卻選擇與鄭南榕同樣激烈的潑汽油自焚方式,再次以身殉道,控訴國民黨政權的不公不義。

 

盧修一在鄭南榕追思會上表達對鄭南榕的無限敬意。/政治影像工作者邱萬興攝。
1989年4月7日清晨,台北市中山分局刑事組長侯友宜率領霹靂小組,衝進自由時代雜誌社強行要拘捕鄭南榕,霹靂小組後面就是侯友宜。/政治影像工作者邱萬興攝。   圖:邱萬興/攝
盧修一在鄭南榕追思會上表達對鄭南榕的無限敬意。/政治影像工作者邱萬興攝。
1989年5月19日,鄭南榕出殯當天,上萬民眾走上街頭,從士林走向總統府。/政治影像工作者邱萬興攝。   圖:邱萬興/攝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