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市長補選
高雄市市長補選 高雄市市長補選

管仁健觀點》春晚《回家》後 更不願當中國人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張晨光和方芳在今年中國春晚演出小品《回家》。   圖/取自張晨光臉書
張晨光和方芳在今年中國春晚演出小品《回家》。   圖/取自張晨光臉書

「沒有最爛,只有更爛」。看了一年比一年更「北韓化」的中國央視春晚,你就會發現為什麼國民黨在台灣還死不透,因為有個更大的黑洞在吸收台灣這些被淘汰的人渣。你永遠不用相信今年的春晚最爛最噁心,因為明年春晚一定還會出現更讓全世界驚訝的「奇蹟」。

讓中國演員塗了黑臉,扮成中國人眼中低賤的非洲人;再讓非裔演員扮演猴子。但別以為這種下三濫的春晚節目,只是歧視膚色不同的非裔人士而已。

央視那批無腦的高層,專找些始終自以為是「高級外省人」的中國戲子,就像戒嚴時代國民黨掌控的「老三台」,製播各種歧視台灣人的爛戲,用這些以統治階級自居的中國戲子,配合黨國體制的政治宣傳,竭盡所能的醜化、矮化與低俗化台灣人、台灣話,以及一切與台灣文化有關的事物。因為也只有黨國體制的電視台,才會容納這些無知無才更無恥的中國戲子。

想家是真的 念中卻未必

2018年央視春晚的小品《回家》,男主角張晨光飾演一位山東省泰安縣人,帶著妻子阿芳與兒子念中會山東探親的故事。由於先父就是山東省莒縣人,1949年來到台灣,但隨即因白色恐怖入獄,身繫囹圄半年後又被充軍澎湖兩年。19歲就離開山東的他,再回去時已是38年後,這種「想家」的經歷,本魯能夠體會。

1976年我讀國二,夏天很悶熱,有一夜我睡不著起床時,發現父親也沒睡,他正在畫一張圖。原來他一直作夢都是回到山東的老家,但今晚他做了一個夢,夢到自己已經找不到回家的路,因此他驚醒之後,就趕緊畫下從青島到窮鄉僻壤的老家的地圖,哪裡有岔路,哪裡該轉彎,他費盡了心思,然而離家太久了,始終難以畫得滿意。

從小父親就一直在我面前扮演全能者的形象,然而在「回家」這事上,他無能為力;甚至隨著年華老去,他連「想家」的能力都逐漸被剝奪了。但天亮後他清醒了一點,那時蔣經國尚未惡貫滿盈,老兵想家在台灣就等於通匪叛國,那是殺頭的大罪。於是他趕緊將這張圖燒掉,還一再叮嚀我千萬別跟人說起這事。這件事在我青少年時,而且還是戒嚴時期,使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想家」是正常人的反應,馬英九在美國當國民黨的職業學生,監控誣陷害得很多台灣留學生很多年無法回台,那些因馬英九而「有家歸不得」的台灣人想不想家?當然想。但想家就等於支持統一嗎?或等於支持獨立嗎?統獨是個人的政治偏好,想家卻只是本能。中國的統戰當局為什麼永遠不能學到教訓,製播一些真正有益於統一的節目?

中國戲子為什麼要用台灣國語?

春晚小品《回家》為什麼那麼讓台灣人厭惡,女主角方芳當然要負全責。一登場她就用一口誇張到低俗的台灣國語腔調,扮演一個無知好妒的台灣婦人,和丈夫張晨光一起到山東省泰安縣尋親。結果張晨光遇到了青梅竹馬的玩伴妞妞,打翻了方芳的醋醰。

好啦!反正就是個戲,你們這些高級外省人要在舞台上,怎麼糟蹋像我媽媽這種說台灣國語的台灣婦人,這是央視編劇的自由。但這齣戲到了結尾卻出現「神轉彎」,必須回到主題講「統一」大業時,男女主角的「神對話」,荒謬到了別說台灣人難以接受,只怕大腦正常一點的中國人,也搞不懂方芳的台詞到底想要表達什麼吧?

張晨光:「那不只代表我童年的回憶,更是深藏在我內心的一份鄉愁,不說,那是因為說起就會想起,想起我又回不去,你知道回不去的那種苦嗎?」

方芳:「老王啊!那你真是把你這個老婆看小了,我的媽媽雖然是安徽人,但我的爸爸也是安徽人,在台灣生下了我這個『好像是台灣的台灣人』,但是我的父親他從小就告訴我,你永遠不能忘記,你是安徽省全椒縣人,……他這一生是多麼想回家,我現在就是替他回家。」

「好像是台灣的台灣人」也不行嗎?

對於政治,本魯無興趣討論,再怎麼討論也是雞同鴨講。要改變一個人的政治信仰,絕非本魯辦得到的。但就算搞政治宣傳,可以完全不理會倫理,但基本常識總該要有吧?既然如戲中方芳所說,父母都是安徽人,在劇中就直接用普通話即可,為什麼一定要噁心作賤像我媽媽這些說台灣國語的女性?你們這些中國戲子,既然這麼看不起台灣,為什麼不從此就留在中國?

《回家》裡方芳說要「替」父親回家,但為什麼不回他父親的老家安徽全椒,卻要跑去山東泰安?台灣去山東也沒比台灣去安徽近啊?方芳的爸爸在台灣會想安徽的家,難道在山東就不想安徽的家?這種「統一神劇」究竟是智商多低的編劇才掰得出來?

這些高級外省人看不起台灣人,甚至看不起娶了台灣女性的外省賤民,所以方芳一談到「統一」大業,就要告訴全中國的觀眾,「我的媽媽雖然是安徽人」,在台灣生下了我這個「好像是台灣的台灣人」,要她丈夫張晨光不要「把你這個老婆看小了」。

方芳這句台詞需要翻譯,因為在高級外省人裡還是要再分級,張晨光是在中國出生的外省人,所以可以「看小了」父親與母親都是安徽人。卻只在台灣出生的妻子。這是多麼扭曲的價值觀?「好像是台灣的台灣人」,究竟是怎麼低賤了?你們這些變態的高級外省人看不起台灣人也就罷了!連「好像是台灣的」外省人也犯到你們了嗎?

本魯常受邀演講,有時考量主題或聽眾年齡層的需要,也會改用台語。可是就算是再激進的台獨團體,也沒遇過有這麼變態的台灣人,會認為外省人就不能用台語,或是外省人就不能像台灣人,因為我30歲之前的戶籍與學歷登記上,就是山東莒縣,獨派的人也從來不會反對我自稱「外省人」啊!

可是在台灣這些高級外省人,就是這麼誇張。當然,台灣已改朝換代,這些戲子也被眾人看穿了,只好往中國發展,繼續搞這種分類歧視。

35年前國民黨也搞這種族群歧視

黨國體制下栽培出來的這些中國戲子,為什麼會這麼無底線的歧視台灣人?當然又要從歷史談起。1973年1月27日,國民黨為了禁絕台語,停播了台視的《生死戀》、《青春鼓王》、《佛祖》;中視的《薔薇處處開》、《難忘七號碼頭》;華視的《俠士行》(錢來也)等收視率極高的台語節目。

但禁台語連續劇也就算了,負責執行的文化局。竟還要求老三台,執行國民黨文工會對國語連續劇應說「標準國語」的要求。年輕的鄉民或許不懂,國語連續劇說的當然一定是國語,為何還要說「標準國語」?

原來老三台裡華視因為開台最晚,能演國語連續劇的電視演員,幾乎都被台視與中視簽約為基本演員,根本不能跨台演出。華視只好大量吸收日漸式微的台語片演員來演台語連續劇,結果台語連續劇收視率高、廣告滿檔,其他兩台也陸續跟進。

因此國民黨這次完全禁播台語劇,讓華視在這次禁播中受災最重。既然這些演員不能演台語連續劇,乾脆把即將上檔的《望你早歸》以及《阿塗伯》等台語連續劇,以原班人馬改演國語連續劇,這樣廣告就不會流失。

但「台式國語劇」播出後效果卻極差,因為預定的台語片演員,用國語根本說不清台詞。例如《阿塗伯》原本是由演員金塗演的喜劇,劇中幾位中年的台語演員,費力的念著國語台詞,觀眾聽得都快睡著了。

後來也不知怎麼的,喜劇慢慢就變成了悲劇,或許是因為悲劇的台詞可以慢慢講,這樣台語演員才能演。但沒想到這麼一改,收視率反而高升,成了戒嚴時代的最真實「悲喜劇」。

要醜化台灣人時就開放台灣國語

雖然文工會希望台語演員以國語演出連續劇時,一定要說「標準國語」。但當時台視有部國語連續劇《台北人家》,扮演女傭「阿桃」的張琴,故意在劇中講著誇張的台灣國語,在講國語的高級外省人家中幫傭,鬧出了很多笑話,結果配角變成了主角,台視還為她量身打造了續集《再見阿桃》。

同樣是不標準國語,台語演員說的就要被「糾正」,但中國戲子模仿台灣女傭講的,兩蔣鷹犬們卻視之為「劇情需要」,放任這些中國戲子獨享特權,在國語連續劇裡用不標準國語糟蹋台灣人,製造族群階級等於品味標準的刻版印象。

如今台灣民智已開,電視台不可能製播這種宣傳族群歧視的爛戲,這些品味跟國民黨一樣的中國戲子,也就只能投奔中國了。因此也請中國網友們不要再發什麼「史上最爛春晚」的貼文;因為到了明年你就會赫然發現,原來還有更爛的「統一神劇」,以及更無恥的高級外省人在排隊接班。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