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專注努力 閃電狼輔助SwordArT用實力說話
新頭殼newtalk | 綜合報導
科技電競

說到台港澳賽區數一數二的輔助選手,那必然是台灣職業電競隊伍閃電狼的輔助SwordArT了。

即使訪談當天俱樂部並沒有規定要準時上下班,但SwordArT準時到達俱樂部,並開始訓練,如果一抓到一點點空閒時間便坐回電腦桌前繼續練習,專心致志的他不斷地在韓國伺服器中挑戰自我,甚至在吃飯時也是研究著《英雄聯盟》相關的資訊,並且與隊友討論,分析版本上的優劣,他的專注可見一斑。

當一切就定準備好時,SwordArT覺得攝影棚有點冷,便順手拿了隊友的外套穿上,接受採訪時總是保持著一貫的笑容,他年紀輕輕卻已經征戰多年,從2013年的橘子熊到2018年的閃電狼,迄今也打了近五年的職業比賽。

但在去年《英雄聯盟》世界總決賽中,閃電狼的表現並不理想,也招致許多網友批評,反省世界賽的表現,SwordArT說:「最主要的問題還是我們在場上發揮不夠好,其實在練習賽的時候跟各國隊伍都是有來有往的,但在正式比賽那幾天臨機應變的能力不是太好,當某場比賽沒有打好,我們並沒調適,也沒改善,所以才會一直輸到最後。」

SwordArT談到在上海集訓或者是練習賽的時候,其實效果都是很不錯的,不論是隊伍配合或者是團隊合作都有所提升,但輸了第一場後,隊伍壓力變得很大,進而影響了選手的個人操作:「在遊戲裡面,我們常常遇到有人想要拆塔、有人想要進攻的狀況,分歧的選擇也讓我們輸掉比賽。」最後就像是滾雪球般,造成了噩夢般的戰績。

「但是打不好本來就應該接受批評!」SwordArT說:「大家都很支持我們,我們也是LMS第一種子隊伍,所以打不好被罵是應該的,就繼續努力練習,我覺得用實力來證明自己是最重要的,也希望下次世界賽,我們能打進四強,讓LMS再度揚眉吐氣。」

不過就比賽表現而言,SwordArT的表現仍是相當亮眼,他不僅在去年被《英雄聯盟》官方評選為前20名的電競選手,更屢屢佔據輔助排行榜前段,去年歲末更代表台港澳賽區參加全明星賽,與即將退役AD選手BeBe搭檔,他大讚BeBe表現細膩,操作也非常到位,更重要的是BeBe脾氣很好,如果不小心發生失誤,BeBe仍是會笑笑地跟他說沒關係,進而打出更棒的表現。

但這次明星賽也有不少小插曲,其中包括在取得優勢之後,當時同為閃電狼的打野選手Karsa與他聯手開始送頭,送到笑說自己要退役,而當他們去迪士尼樂園玩的時候,Karsa更因為懼高而不敢搭乘摩天輪,雲霄飛車也不敢坐:「他一直都不是很敢玩這種可怕的東西,我們之前去日本的時候,我們去玩了類似大怒神的遊樂設施,那時候MMD坐在他旁邊,設施有防護握把,他還把MMD的手推開要握握把。」回想起往事,SwordArT不禁笑開懷。

閃電狼內部感情是相當融洽的,SwordArT說:「我們感情很好,但很多時候還是會覺得煩,比如說晚上訂速食的時候,楓棠自己都不訂,然後拿我的,六塊雞塊最後根本沒吃到幾塊,然後偶爾盧禹宏洗澡的時候會唱歌,吵到我睡不著,還有MMD會打呼,但我會拿枕頭丟他。」但談起這些日常瑣事,SwordArT笑得很開心,也足見隊友之間感情深厚,不過他也再次強調:「拜託不要再吃我雞塊了。

談到明星賽套其他明星選手交流,有一回他們在休息室的時候,SwordArT與其他隊友玩著《絕地求生》,當時RNG的AD選手Uzi笑著說:「欸?你們也在吃雞是吧?」然後說著自己很擅長這款遊戲,便坐了下來,不料跳傘下來不到三分鐘,Uzi就死了:「不過他一直強調他玩這個很猛,所以我想可能是不小心失誤吧。」

SwordArT身為一位電競選手,家人一直給他最大的支持與鼓勵,他的母親與妹妹時常到比賽現場觀戰,他很感謝家人,家人的支持是他努力的動力:「因為他們,我會想要打得更好,也期待能打出好成績回報他們,現在有很多年輕人因為想走這條路而跟家人起衝突,我覺得這個方面一定要好好跟家人溝通,要講清楚自己的目標是什麼,也要了解如果從事這份工作會失去很多跟家人與朋友相處的時間,這是一個需要投注很多心力的工作。

至於要成為電競選手,SwordArT認為最重要的就是實力有沒有被職業戰隊相中:「如果覺得自己有天份,然後被戰隊相中的話,可以先去當練習生,然後給自己一個期限,如果沒有當上先發的話,就要往其他管道去努力,還有成為選手最重要的就是跟團隊的配合,這個遊戲是需要五個人打的,所以團隊合作是最重要的。」

 

FW輔助選手SwordArT。
FW輔助選手SwordArT。   圖:朱泓任/攝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