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昌專訪之三》關注轉型正義 受摯友汪平雲影響

新頭殼newtalk | 朱蒲青、黃韋銓 台北市報導
1970-01-01T00:00:00Z
黃國昌接受新頭殼專訪。   圖:朱泓任/攝
黃國昌接受新頭殼專訪。   圖:朱泓任/攝

《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日前在立法院三讀通過,時代力量主席暨立委黃國昌接受新頭殼專訪時指出,自己關注轉型正義,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實踐摯友汪平雲的心願,他早年拋棄律師高薪,在扁政府時代努力研究轉型正義方案,希望讓台灣成為合乎自由民主憲政秩序的國家,很遺憾沒等到《促轉條例》通過就離世了。黃國昌在訪談中數度停頓,想起這位外省第二代的朋友仍感不捨,他每年在汪平雲忌日時,仍會前往悼念。

以下為專訪黃國昌摘要:

關注轉型正義 受外省摯友影響

問:立法院剛三讀通過的促進轉型正義條例,這一年多來,你也出力甚多,你對轉型正義的看法為何?未來還能做什麼? 

答:老實說,我會關注轉型正義的這個議題,是受到一個朋友很深的影響,他是一個外省子弟,傳統我們在講外省子弟,但他從年輕時就一直在致力於推動轉型正義工程,將台灣打造成一個合乎自由民主以及憲政秩序的國家,為了實現他的理想,他曾在在扁政府時期進入行政院服務,他是個律師,放棄了當時非常高的薪水。

但在扁政府時期,對於轉型正義的推動,因為那時朝小野大,所以我們一般在講轉型正義,最重要的就是真相的發掘,在真相發掘的基礎上,去談對被害人的賠償、談加害人責任的追究,也去談對過去白色恐怖、威權體制下的司法平復。

但是大家可以仔細觀察,在扁政府時期,唯一做到的事只有部分被害人得到補償或賠償,那樣的轉型正義事實上是完全不夠的,「沒有加害人怎麼會有被害人?沒有事實的發掘怎麼去談真正的和解?」從世界各國推動轉型正義的歷程當中,各國的經驗可以清楚凸顯出,當時推動轉型正義仍有不足的地方。

但因為那時中國國民黨在立法院還是多數黨,他們的杯葛讓整個轉型正義沒辦法完成,也正因為這樣,2016年新國會成立了以後,完成轉型正義變成新國會無法推辭的責任。我們讓過去在威權時期的那些政治受難者,讓他們的家屬真的等太久了,時間是轉型正義的敵人,這件事情我相信大家都瞭解。

所以當蔡英文總統在2016年5月20號宣示就職的那一天,她跟大家承諾,她要在總統府設真相和解委員會,要推動轉型正義工程,而立法院隨後也把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完成委員會審查,經過了一年多的等待,好不容易在前幾天完成了三讀,在過去的這段時間當中,我要強調,真正辛苦的是那些政治受難者的家屬,還有很多大家沒聽過、不熟悉的公民團體,像民間真相促進會很多專家、中研院學者對這件事情在幕後投入的人。

前幾天所完成的促轉條例,就真相的發掘跟調查有明確點出責任,就平復司法的部分,雖然在整個立法結構上還可以更精進,但以現在的狀況,修法到了一個我們還能接受的程度,但其中非常大的缺憾是,沒有真正處理責任追究的問題。

促轉條例的未竟之業  未放入人事除垢

當我在談責任追究時,其中一個核心就是「人事除垢」,就過去在威權時期有意識的幫執政黨當打手的那些官員,並不是說現在要去清算他們,而是必須認真思考,面對過去歷史,他們要去承擔應承擔的責任。譬如過去有配合威權統治侵害人權的這些人,我們就不應該再讓他去擔任很重要的政治工作,譬如不應該再擔任檢察官、法院院長或司法院院長。

如果大家還記憶猶新的話,去年蔡英文總統第一次提名司法院院長時,為什麼會引發軒然大波,他(謝文定)是在戒嚴時期的時候被挑選出來,追訴那些政治受難者的檢察官,提名這樣的人當我們的司法院院長,這是對轉型正義最大的諷刺。

也正因為這樣,世界各國在進行轉型正義工程時,有個重要的核心領域就是人事除垢,不應再讓這些人擔任重要位置,或在一定條件下讓他面對過去的錯誤,把真相講出來,這時再透過社會得到和解跟寬恕,讓這件事情過去,但是人事除垢在這一次轉型正義條例裡面,沒有恪盡全功的部分。

我們也了解,很多朋友對於在日治時期,特別是原住民轉型正義,或在日本統治時期就已經被日本人侵奪的財產,在國民政府來台以後,事實上是直接由國民政府去接受日產,但國民政府忘了去處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那些日產是日本人從台灣人民、原住民這邊掠奪來的,「那你應該還給人民阿!」怎麼會政府自己接收過來?所以我們這次在促轉條例條文當中,本來加了一個這樣的設計,但很可惜,最後表決沒辦法通過。

我覺得下一個階段重要的事情是,當原住民轉型正義或日治時期類似剛剛所提到的那些問題的轉型正義,在另外一部法律處理時,都必須非常誠懇的面對。

問:其實有蠻多原住民的個案,如果不處理的話,這些原住民甚至受害者家屬心裡難以平復,在下一階段原住民轉型正義條例當中,時代力量的作為是?

答:我們去年針對關於日治時期的轉型正義就已經提了完整的法案,司法法制委員會雖然有開始審,但沒有很認真審下去,所以目前法案還躺在委員會中。我覺得,當第一階段轉型正義立法完成之後,接下來司法法制委員會就要積極去處理另一部法案,不能讓原住民的朋友感覺到,你前面那個法案不處理我們的問題,這樣原住民朋友心裡是無法接受的,不應該淪為口號,也不應該再讓大家繼續等下去。

轉型正義不是鬥爭清算

問:對於中正高中、中正大學、中正路可能改名,你的看法是?

答:促轉條例對於過去威權時期的象徵,既然已經說必須檢討、去除,或透過何種方式轉化,法律都這樣訂了,接下來就要積極實踐、面對,當然在法律設計上,這屬於促轉會職責,接下來我們要關心的事是,促轉條例授權行政院長去提名促轉會主委、副主委及其他委員,我們希望在此過程中,賴院長能挑出具有轉型正義精神,且能實現轉型正義價值的人,以一定的高度來進行轉型正義工程。

世界各國在討論轉型正義的時候,都強調一件事,這不是一個政權對另個政權鬥爭跟清算,絕對不是像中國國民黨講的,說民進黨成立東廠來清算國民黨,如果今天國民黨還是用這個視野來看促轉條例的話,那他們真的還沒有誠懇面對過去所犯的錯誤。轉型正義是這塊土地的人民,共同克服過去國家政府的不法行為,以及對人民的傷害,接下來促轉會如何找到真正能夠跳脫黨派的立場,站在實現轉型正義的高度,找到適合的人來成立促轉會,所以包括這些改名、更名的問題,在目前促轉條例架構下,都是促轉會該去處理的。

問:有沒有合適的人選推薦給賴清德院長?

答:我相信賴院長他有很好的人才庫,我只呼籲,「不要變成政治酬庸的位置」,否則大家會很失望,千萬不要讓他變成政治酬庸的位置。台灣社會在過去這二、三十年從事推動轉型正義的人其實不少,這些人都是賴院長值得考慮的人。

 

延伸閱讀:

黃國昌專訪之一》我尊重有人要罷免 是為達成背後政治目的

黃國昌專訪之二》揭弊的背後 有一群菁英智囊支撐

黃國昌專訪》不忍長輩寒風中凱道抗議 黃國昌:公投要完成三讀

朱蒲青觀點》黃國昌的安定力量 來自哪裡?

黃國昌:促轉條例的未竟之業 ,未放入人事除垢。   圖:朱泓任/攝
黃國昌:促轉條例的未竟之業 ,未放入人事除垢。   圖:朱泓任/攝
黃國昌:我相信賴清德院長有很好的人才庫,我只呼籲,「不要變成政治酬庸的位置」,否則大家會很失望,千萬不要讓他變成政治酬庸的位置。台灣社會在過去這二、三十年從事推動轉型正義的人其實不少,這些人都是賴院長值得考慮的人。   圖:朱泓任/攝
黃國昌:我相信賴清德院長有很好的人才庫,我只呼籲,「不要變成政治酬庸的位置」,否則大家會很失望,千萬不要讓他變成政治酬庸的位置。台灣社會在過去這二、三十年從事推動轉型正義的人其實不少,這些人都是賴院長值得考慮的人。   圖:朱泓任/攝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罷免投票將於12月16日舉行,台灣基督教長老教會多位牧師今(27)日出席記者會,站出來聲援黃國昌。   圖:黃韋銓/攝(資料照片)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罷免投票將於12月16日舉行,台灣基督教長老教會多位牧師今(27)日出席記者會,站出來聲援黃國昌。   圖:黃韋銓/攝(資料照片)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