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新頭殼Newtalk

newtalk 新聞與雜誌

免費 - Google Play

專訪》電競選手甘苦談 ahq Ziv有笑有淚的職業生涯
新頭殼newtalk | 台北市報導
科技電競
ahq的上路選手「Ziv」陳奕。
ahq的上路選手「Ziv」陳奕。   圖:朱泓任/攝

論起台港澳實力堅強的電競明星選手,ahq的上路選手「Ziv」陳奕絕對名列前茅,穩定的表現、堅強的實力與隨和的個性,讓他擁有一大票死忠粉絲。2014年10月加入了ahq e-Sports Club,Ziv在《英雄聯盟》的戰場上,不論是鬥士抑或坦克都能打出自己的風采,他也特別接受了《新頭殼》的專訪,從世界賽談到自己的人生,談起他有笑有淚的職業生涯。

走上電競這條路,Ziv與許多喜歡打電動的孩子一樣,受到家長的阻攔,喜歡打遊戲的他,會在早上出門上學前偷偷起來打遊戲:「我通常是七點起床上學,然後我就會五點起來打電動,打一場也好,剛開始有領隊帶著一大疊的資料報告,來我家找我當選手時,我爸的想法是:『的確你現在可以打電動,但這不是個長久之計。』但那時候的我想:『我才18歲,我要長久什麼?』我第一個隊伍甚至在香港,當時的我連出國的經驗都沒有,不過我父母還是讓我去闖闖看,以兩年為限,而今他們也相當支持我,現在他們也都看得懂比賽了,比如說我玩茂凱,我爸就會說:『你又選那個樹幹嘛?那個樹就不能做什麼事情!』,我妹還會幫同學要簽名,然後收他們錢,簽手機殼一人一百塊,但她沒有把錢分給我。」Ziv大笑著說妹妹的事,展現出家人之間的好感情。

至於今年世界賽,台灣職業電競隊ahq,很可惜在小組賽便被淘汰,但Ziv的表現仍是相當出色,他在正規賽事與訓練賽中與許多世界知名上路選手交手過,他覺得MSF的上路選手Alphari實力相當堅強:「世界賽時幾乎所有選手都在韓國伺服器當中進行訓練Alphari好像一百多場就打上韓服菁英了,然後我花了一千多場才剛好上,Alphari的個人對線實力很強,而且他人非常的好,訓練賽結束之後我們有互相加好友,彼此在遊戲中有什麼問題也會提出來,討論如何改進。」另外世界賽中正規交手過的選手,Ziv認為SKT的Huni太過專注於個人發展而失去了團隊優勢,C9 Impact則是全能型的選手,不論什麼角色都能玩轉上手,EDG Mouse的方面則是為了配合隊伍而限制了選角。

而在他交手過的選手中,Ziv認為Impact由於經驗老道且相當全能,所以成為難以對付的敵人,而Impact也曾盛讚過Ziv表現自信而且打得出色,不僅是選手之間彼此稱讚而已,外媒也都給予Ziv相當高的評價,但Ziv卻大笑說:「那應該是毒奶榜吧!打到八強的時候不是三、四個都回去了不是嗎?不過大家給予我這樣的評價,其實我很開心,因為從以前到現在我都是對自己比較沒有自信的人,當大家給我很多肯定的時候,我就會比較相信自己,也會發揮得比較好一點,但是如果打不好的時候就會被隊友酸說:『世界第五上路在幹嘛?』之類的。

在這次世界賽中,除了精采的比賽以外,場外的粉絲也是相當熱情,「那邊的粉絲真的非常瘋狂,我們住的酒店離會場有點遠,但是他們還是可以找到,而且最浮誇的事就是,我們戰隊會去樓下Buffet吃東西,一次三百多人民幣,大概是一千多台幣,粉絲會為了拍照,就花錢進去拍照,我就有一種:錢不是這樣花的啊!的感覺」Ziv說,去世界各地比賽的他,也曾遇過各式各樣的粉絲加油狀況,在北美TSM沒有在場上、底下的粉絲也還是在鼓譟著TSM,在英國比賽曾經遇過全場唱國歌的狀況,至於先前在台灣比的洲際賽都就有讓他感受到主場的擁戴感,覺得非常快樂。

征戰世界賽場多次的Ziv,談到會不會對遊戲失去熱情,他笑著說:「對我來說,我沒有熱情但在還沒拿到冠軍前,我還是會打!平時如果遇到什麼事情會跟小安討論,但其實我調適得很好,反而是常常會遇到新人狀況不好,我會主動關心,跟他分享過來人的經驗,好好地把事情講開,讓他更能融入團隊。

談到ahq,外界最關心莫過於甫才成婚的中路選手西門,Ziv覺得兼顧愛情與事業是困難的,但還是非常祝福他,不過其實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不論是練習還是比賽都和以前一樣,唯一的改變大概只有稱呼從「西門」變成「西爸」與「西父」,至於自己目前沒有相關的人生規劃,畢竟結婚的花費不小,等到26歲之後再想這件事情。

即將要面臨明星賽,Ziv表示由於改成非娛樂性質的比賽所以壓力很大,談起去年明星賽,他覺得相當有趣:「有個模式是兩個選手共同操縱鍵盤與滑鼠,平常在比賽的時候只有5個人就夠吵了,10個人溝通更可怕,而且還有各種語言,有中文、韓文、英文、不標準的英文、不標準的韓文,超級無敵可怕,不過去玩覺得很開心,但今年改制度就壓力很大──我上路投給MMD,我是咪咪幫北部分部會長。

台灣電競環境逐漸成熟,Ziv也樂觀其成,他認為這樣的發展是好的,三讀通過電競納入運產條例後,有企業贊助、選手福利也會變好,也使得越來越多年輕人想加入電競產業。「當年我也是那個年輕人,到處去參加業餘賽。現在機會比我當年多,各隊有在徵練習生,只要分數夠,角色池夠深就能來應徵看看。」而隨著環境發展,Ziv也希望戰隊能有更多後勤人才:「現在台灣電競人才還不夠多,也不是每位選手退役都能成為教練,這方面也是需要天賦的。」他承諾,明年的ahq也會有所不同,會有新血加入,不會再是所謂的人情戰隊,也希望粉絲能夠繼續支持,看著他們邁向巔峰。

 

ahq的上路選手「Ziv」陳奕。
在他交手過的選手中,Ziv認為Impact由於經驗老道且相當全能。   圖:朱泓任/攝
ahq的上路選手「Ziv」陳奕。
走上電競這條路,Ziv與許多喜歡打電動的孩子一樣,受到家長的阻攔,喜歡打遊戲的他,會在早上出門上學前偷偷起來打遊戲。   圖:朱泓任/攝

(喜歡這條新聞,給新頭殼按個讚!)

分享

 

網友回應
開講無疆界
「提供各界不論就政治、經濟、文化、科技、社會等各領域議題,有話直說,有意見就來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