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桃園客家事務局長蔣絜安 1小時兩度被請出議會

新頭殼newtalk | 陳重生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或許是因為記者和主播出身,又頂著知名客籍家族的光環,蔣絜安平日出席公開場合,也總愛打扮得美美的。   圖:翻攝自蔣絜安臉書
或許是因為記者和主播出身,又頂著知名客籍家族的光環,蔣絜安平日出席公開場合,也總愛打扮得美美的。   圖:翻攝自蔣絜安臉書

桃園市議會今(5)日再度上演民代槓上官員戲碼,國民黨市議員林正峰和劉茂群,因為不滿客家事務局長蔣絜安「嬌生慣養」、「看到人都不打招呼」;而且局裡員工調動頻繁,40多人有15人陸續調職,代表局長「做人有問題」,於是兩度要求蔣離開議會。

蔣絜安一小時被「趕出」議會兩次,也驚動多名民進黨市議員。他們見狀,趕緊在一旁緩頰。議長邱奕勝則說明,議員有權要求局處長是否列席備詢,但若議員有其他超過個人職權的要求,他身為主席也會做適當修正。邱奕勝並表示,希望雙方彼此之間「做好禮數」,「見面三分情」,以和為貴。

事實上,不過才幾天前,9月28日,桃園市社會局長古梓龍,也曾因為和國民黨市議員黃婉如在詢答時發生口角而擦槍走火,演變成小學老師調教學童的場景。

事件起因是黃婉如質疑桃園北區兒童之家院生安置有雙重標準,向市長鄭文燦陳情,但社會局長古梓龍說黃婉如亂講,黃當然不高興。

有了這樣的心結,所以當黃婉如質詢內容遭古梓龍回以「資訊錯誤」時,黃婉如更加怒不可遏,先是要求古梓龍「滾出議會」;但當古梓龍起身時,黃婉如抓狂般嗆他說「出去太便宜你了,給我面壁思過」。

只是沒想到,古梓龍真的就像做錯事被老師處罰的小學生一樣,「乖乖」走到主席台旁邊「罰站」,當然也許口服心不服,但也成了當天教師節的另類「應景」場面。直到黃婉如質詢結束,古梓龍才回到座位,時間長達5分鐘。

因為事出突然,加上史無前例,議場氣氛頓時凝結,十分尷尬,官員自然也感到一陣錯愕,市長鄭文燦最後力挺部屬,但府會關係仍餘波盪漾,今天果然歷史重演。

上午蔣絜安被國民黨市議員先後「請出」議會也好,「趕出」議會也罷,但她也不甘示弱,隨即在臉書po文自嘲說,「今天莫名奇妙成了全國新聞人物」,「我為客家難過」。

蔣絜安說,平常她都「乖乖鞠躬打招呼」,「到底那裡做錯了呢?」「做不好我們虛心檢討改進,做得好也請不吝鼓勵」,「希望回歸理性問政,不要流於個人好惡和族群偏見」。

蔣絜安並謝謝留言網友的加油打氣,「您們的溫暖我收到了」,「即使全國第一名,每天仍是學習,每天仍是修行」。但這些話,看在國民黨市議員眼裡,會不會被視為「不知悔改」的「撒嬌」和「討拍文」,仍有待觀察。

蔣絜安是苗栗縣客家人,東吳大學中文系畢業,中央大學客家學院碩士。外型亮麗的她,曾任中廣新聞部記者、主播、華視新聞部記者、民視《有閒來聊》節目主持人。

2002年,蔣絜安轉換跑道,在龍潭鄉成立「魯冰花工坊」,致力客家拼布文化;並以龍潭田園風景為主題創作「荷葉田田清照水三用包」。此後又曾任客家委員會諮詢委員、台大客家研究中心顧問。

但蔣絜安另有一個特別的身分,她是台灣文學作家、客家大老鍾肇政的媳婦。夫婿鍾延威,也是資深媒體人,現已退休,常在「想想論壇」發表文章。

或許是因為記者和主播出身,又頂著知名客籍家族的光環,蔣絜安平日出席公開場合,也總愛打扮得美美的,穿搭十分講究,舉手投足頗有明星架勢,臉書觸目可見都是一張張曬美照。但也可能因此讓不同黨派和立場的市議員們,覺得她高高在上,至少也是不易親近。

蔣絜安不管在什麼場合出現,穿搭都十分講究,舉手投足頗有明星架勢。   圖:翻攝自蔣絜安臉書
蔣絜安不管在什麼場合出現,穿搭都十分講究,舉手投足頗有明星架勢。   圖:翻攝自蔣絜安臉書
蔣絜安臉書觸目可見都是一張張曬美照,但也可能因此讓不同黨派和立場的市議員們,覺得她高高在上,至少也是不易親近。   圖:翻攝自蔣絜安臉書
蔣絜安臉書觸目可見都是一張張曬美照,但也可能因此讓不同黨派和立場的市議員們,覺得她高高在上,至少也是不易親近。   圖:翻攝自蔣絜安臉書

延伸閱讀

話題討論

新聞留言

更多留言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
請注意
說明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