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台北世大運網球女雙由詹詠然、詹皓晴兩姐妹摘金,但詹詠然因中暑而決定在混雙棄賽,混雙的搭檔正是謝淑薇的弟弟謝政鵬。對此謝淑薇在臉書表示,弟弟即使前天在醫院吊點滴六個小時,咳血,還是來到球場準備好出戰。 並反諷詹詠然:「中暑(暈眩症)真的很嚴重,所以可以雙打打完,立馬趕飛機走了。 」 直指詹家姐妹刻意罷賽。

有關謝淑薇與詹詠然的恩怨,從2006年的杜哈亞運就開始蔓延。2014年謝淑薇主動示好,表示想和詹詠然搭檔組成女雙參加比賽 ,詹卻認為妹妹詹皓晴才是最佳搭檔,並拒絕了謝淑薇。2016年7月,謝淑薇在臉書上不滿地指出,遭到國家制度的霸凌,第二次世大運,謝淑薇雙打排名第一,詹詠然單打排名第一,但詹詠然卻可以選擇要打單、雙、混雙三項,謝淑薇只有單打一項可以打。另外又說,有一年世大運謝淑薇得了第一,男女雙打選手私下說好搭檔,結果被排除在混雙名單之外。

謝淑薇的父親謝子龍2016年7月也曾在臉書為女兒抱不平。謝子龍表示,2006年杜哈亞運跟2010廣州亞運 ,詹詠然都是第一名。但詹詠然在團體賽都擺爛稱病,都是兩單由張凱貞跟謝淑薇扛,她輕鬆拿團體獎金,然後把全部體力拼雙打跟混雙,打團體打得筋疲力盡的謝,張組合打冠軍戰跟詹詠然配莊佳容,她輕鬆打混雙,雙打兩面金牌。

謝子龍指出,2014仁川亞運,輪到謝淑薇排名第一,結果詹詠然伸出黑手,謝淑薇單雙打都第一,結果選訓委員會居然把詹詠然排單打第一,謝淑薇雙打第一入選,然後她們已經決定了雙打人選了,試問,大家覺得謝淑薇不能抗議嗎?當時的副署長彭台臨還當場說,如果淑薇不打個人賽,那就連團體賽都不準打,而且往後的團體賽,國際賽包括亞,奧運全部封殺。

謝子龍表示,2016的奧運,謝淑薇是單,雙打都入選的選手排名五位裡最高,照選訓制度,單打排名高者派教練,怎麼選訓委員會會破壞制度來讓雙打的擔任教練呢,如果,也的確雙打比較有機會,那網協可以比照,倫敦奧運盧哥教練的方式給他一個特別名額的教練,為什麼甘冒破壞制度之大忌,大家想想,到底是謝淑薇無理胡鬧,還是謝淑薇是在選訓委員會制度下徹底的被欺負,當個國手,是榮譽,但是這樣是否太委屈至極?

針對這次2017世大運詹詠然因中暑棄賽,謝淑薇憤而表示,天氣熱的比賽她也打過很多,但這就是運動員的生活,天天都是夏天,天天都傷裡來痛裡去 ,更暗指懷疑弟弟謝政鵬是否遭人下藥,「這輩子我也沒見弟弟哪次這麼嚴重過,這次不過是世大運的雙打混雙而已,就變成這樣!? 」

但不少網友似乎對謝淑薇的指控不領情,紛紛在謝淑薇的臉書留言表示,「自私的選手永遠都只顧到自己。當初你退賽有想過莊佳容和整個台灣人民對你們的期望嗎?詹詠然就算退混雙還讓你弟撿到一面銅牌妳們謝家要感恩了 。」、「 退賽始祖有資格嘴別人??? 」,不過也有網友表示支持謝淑薇,「絕對支持妳!我最欣賞妳的敢言!不要理會只在意「相忍為國」的體協酸民,要不是妳勇敢站出來,台灣的體育改革連起頭都沒辦法做! 」謝淑薇與詹詠然的恩怨,引來許多民眾熱議,也成為此次台北世大運的焦點之一。

詹詠然(左)因中暑宣布網球混雙棄賽。   圖 : 大專體總/提供

詹詠然(左)因中暑宣布網球混雙棄賽。   圖 : 大專體總/提供

謝淑薇表示弟弟謝政鵬前天在醫院吊點滴六個小時,咳血。   圖:取自謝淑薇臉書。

謝淑薇表示弟弟謝政鵬前天在醫院吊點滴六個小時,咳血。   圖:取自謝淑薇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