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觀點》美國之音直播專訪被迫中斷 共產黨與郭文貴打媒體戰
新頭殼newtalk 文/
國際中國
郭文貴近來頻頻向西方媒體爆料中國政商勾結的腐敗面。圖為郭文貴資料照片。
郭文貴近來頻頻向西方媒體爆料中國政商勾結的腐敗面。圖為郭文貴資料照片。   圖:翻攝自網路

誰也沒有想到逃亡海外的商人郭文貴會在全球掀起驚濤駭浪。在中共高層眼中,商人永遠只是被其任意宰割的家奴而已。在激烈的派系鬥爭中,站錯隊的商人往往成為“附帶傷害”的必要部分,例如薄熙來的金主徐明在獄中被當眾掐死(此細節乃至郭文貴的爆料,郭還聲稱若他自己未能逃離中國,必定成為徐明第二);而隨著胡錦濤的大內總管令計劃的垮臺,龐大的政商團體“山西會”的一眾商人先後招致滅頂之災。即便如此,飛蛾撲火的商人永遠絡繹不絕,他們心存僥倖,總以為“倒霉的那個人不會是我”。

覆巢之下居然虎口餘生的郭文貴,打破了中國自古以來“商人在權貴面前是弱者”之潛規則,以對國際媒體爆料的方式向中紀委和政法委這兩大“腐敗集團”宣戰。絕頂聰明的郭文貴,雖然表明自己在二十八年前已不是中國公民,未曾用過中國護照,卻首先聲明自己不反中國、不反中國人民、也不反共產黨,只是反對“腐敗集團”。郭文貴強調,他本人尊敬習近平,用心良苦是要幫助習近平“清君側”,希望習近平“依法治國”的政策夢想成真。郭文貴斷然拒絕某些一廂情願的海外民運人士發出的參與“民主運動”的邀請,因為他知道那些人看中的是他轉移到海外的巨额財富(儘管這些財富本身是“黑金”)。

我對郭文貴這個人從未有過好感,他是中國邪惡體制催生的怪胎,他與習近平一樣,都是半文盲和半農民。如果爲郭文貴寫一部傳記,一定比高陽的《胡雪岩》以及晚清的《官場現形記》和《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等更加精彩。但我確信,郭文貴所爆出的中國政壇和商界的黑幕,讓習近平主導、王岐山實施的“反腐運動”遭遇到了五年來最大的危機,也對中共統治的合法性帶來了猛烈的衝擊。

郭文貴的“核彈級”的爆料,直指習近平秘密授權公安部副部長傅政華調查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和政法委書記孟建柱,而傅政華鑒於郭文貴在海內外擁有超級政商關係,便將這一“重大使命”之一部分,“發包”給郭文貴。郭文貴揭露說,包括王岐山妻子姚明珊及妻妹姚明端、外姪姚慶(已故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鎮壓八九學運的兇手之一姚依林的嫡孫)持有海南航空股份,而海航在短短數年間資本迅猛增長至數萬億之巨。此一爆料,將中國第一號人物和第二號人物之間爾虞我詐的真相曝光在世人面前——原來,習近平與王岐山,如同天啓皇帝與魏忠賢、毛澤東與林彪那樣,並非親密無間,而是你死我活。郭文貴的策略是,打擊功高震主的王岐山集團,向習近平交納投名狀。殊不知,打王不可能不傷及習,就如同林彪外逃導致紅太陽黯然失色。由此,郭文貴直接站到習近平的對立面。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在郭文貴與習近平之間有聲有色地展開。

     其實,郭文贵與中共的媒體戰早已開打。先是郭文貴通過推特、臉書等國際社交媒體發聲,拋出一批中國官員的腐敗材料,大約他看到川普“推特競選”和“推特治國”大有斬獲,遂起而效仿之。

中國方面也不示弱。最早揭露郭文貴“黑幕”的,是標榜代表“黨內開明派”的“財新”系媒體。郭文貴聲稱“財新”系掌門人胡舒立與他在商場的敵人李友有染,甚至兩人有私生子。他還公佈了一份有胡舒立簽名的呈送習近平的信件,胡舒立在信中表明願意爲習近平的“中國夢”大業效犬馬之勞、參與中共大外宣計劃。之後,胡舒立與郭文貴更是隔海對罵,幾乎要對簿公堂。而在海外被視為帶有些許異議色彩、卻明顯挺習的新聞網站博訊,亦加入戰團,對郭文貴口誅筆伐。博訊創辦人甚至指稱郭文貴僱傭可疑人士對其跟蹤監視。

郭文貴不願意像令計劃的弟弟、流亡美國的令完成那樣銷聲匿跡、蟄伏不出,他相信“越高調、越安全”的道理。他公開接受明鏡傳媒專訪,曝出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賀國強的兒子賀錦濤的若干貪腐內幕。不過,賀是退休多年的過氣死老虎,此消息並在海內外未引起多大轟動。郭文貴遂加大火力:當美國之音宣佈要對郭文貴作一次長達三小時的長篇專訪、郭文貴將揭露現任常委之腐敗黑幕時,中南海終於忍耐不住,先是由大連公安局對郭文貴發出通緝令,然後由中共公安部副部長擔任主席的國際刑警組織對郭發出“紅色通報”。先將郭定位爲犯罪分子,那麽郭的言論就不可信了。緊接著,中共的宣傳機構全力發動,對郭實行全方位的“抹黑”。

第一步是由“財金”系媒體繼續發佈關於郭文貴各類醜聞。第二步是拋出郭文貴的後臺之一、早已被捕的前公安部副部長馬建的一段長達二十分鐘的認罪視頻,這段視頻不是按習近平時代的慣例那樣,先在央視播放,而是選擇在海外網站播出,再“出口傳內銷”。馬建在這段視頻中承認從郭文貴處受賄六千萬人民幣。第三波則是由體制內相對開明的《新京報》發表長篇報道《红通疑犯郭文贵暗战史:玩弄领导于股掌之间》。該報道指出:“郭文貴所牵头的‘盘古会’一度聚拢了多名高官巨贾,包括原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原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等,交织了一副令人难以想象的利益之网。”這篇報道更是第一次將郭文貴描述成一個無惡不作的“淫賊”:“据接近办案人员的消息,郭文贵曾多次强奸身边女下属,多数下属选择了屈从,少数不从的,要么被调到边缘岗位,要么只能离开公司。……据知情人透露,郭文贵对强奸身边女员工并不感到羞耻,还多次向外人吹嘘他的强奸逻辑‘只有霸占了女人的身体,才能霸占女人的心,才能放心把工作交给她’。”

然而,這樣的“抹黑”對郭文貴而言其實作用不大:因為世人都知道郭原本就是“黑人”和“壞人”,是中共“裙帶資本主義”(趙紫陽語)模式的受益者。如果厚黑不夠,在爾虞我詐的鱷魚潭中,郭文貴如何能實現一夜暴富、呼風喚雨?儘管很多人爲郭文貴在美國的諸多“扒糞”言論大聲喝彩,但很少有人將他當作是像方勵之和劉曉波那樣挺身對抗中共暴政、“雖千萬人,吾往矣”的“真的勇士”。不過,正如郭文貴自己所說,即便是一個萬惡不赦的殺人犯,也有反腐敗的權利,也可能掌握中共高層腐敗的證據,而不能因人廢言。

這場媒體戰的最高潮,是美國之音原定對郭文貴所作的長達三個小時電視直播採訪,剛剛進行到一個小時即被迫中斷。美國之音試圖將剩餘部分錄播,郭文貴憤怒地揚長而去。這在美國之音長達七十五年的歷史上,是前所未有的重大事故,是對美國之音憲章的粗暴踐踏,並對美國之音的國際聲譽造成致命傷害。香港評論人李平在題為《川普做不到的,中共又做到》的評論文章中說:“與新聞界不斷對掐的美國總統川普,也無法讓美國媒體閉嘴,中共竟然做到了。如果說,郭文貴踢爆的中共權鬥內幕達到「核爆級」,那麼,美國政府資助的獨立新聞媒體竟因中共施壓而中斷全球直播,對新聞界來說無異於核災難。”還有網友評論說,從此之後,美國之音應當改名為“中國之音”(VOA變成VOC)。

而据三位前去採訪郭文貴的美國之音記者指出,中共方面先是通過外交部約見美國之音駐京記者、中國駐華府使館官員致電美國之音等手段施加壓力,但都未見效。最危險的反倒是此前潛伏在美國之音的中國特務或早已被中共收買的有關人士實施的破壞活動。三人從華府去紐約採訪,更換了車輛和道路,小心謹慎到宛如在中共統治下躲避安全人員。由此可見,中共對美國之音的滲透到了何其嚴重的地步。

被中斷訪問的郭文貴似乎愈挫愈勇,在推特宣稱這是“揭开中国以黑治国、以警治国、以腐反腐、以贪反贪真相的開始”。他進而爆出破壞此次直播的“黑手”,是美国之音亚太部执行主编张晶。郭文贵指控张晶一手制造了中断直播事件,“如果罪名成立,张的下半辈子可能会和华盛顿监狱里的强奸杀人犯一起度过”。据BBC中文网档案資料顯示:张晶于一九九二年加入美国之音,历任不同职位,包括:记者、编辑、电视和电台主播和制作人,目前负责十个语言组的编辑质量监督和运作。張晶毕业于北京大学國政系並在国政系工作過。眾所周知,北大、人大和复旦的国政系毕业生,很多都服務於中國國安系統。目前,前去採訪郭文貴的三位記者“被休假”,張晶照常上班,但美國之音大部分同仁對其側目而視。美國之音的上級主管美國廣播委員會發表聲明,空前嚴厲地批評美國之音高層管理混亂、溝通不暢、處理失當。而白宮和國會已下令對此事件展開調查。

    中共以舉國之力,滴水不漏地掌控中國所有的公開媒體,甚至伸手對《紐約時報》、美國之音等西方主流媒體施加巨大影響。但是,在這個社交媒體稱王、傳統媒體式微的時代,中共已不可能一手遮天。台灣的“太陽花運動”和阿拉伯世界的“茉莉花運動”都是年輕世代通過社交媒體完成民間力量的整合和集結,在二零一六年的美國總統大選中被絕大多數傳統媒體唾棄的川普依靠在社交媒體上的超過人氣最終勝出,都表明時代背景已經發生了劇變。在此情形之下,習近平不太可能打贏這場與郭文貴的媒體戰。雖然郭文貴並不代表推動中國民主自由的進步力量,但他的反戈一擊,必將成為終結“中國共產黨萬歲”神話的合力之一。

(喜歡這條新聞,給新頭殼按個讚!)


分享

 

網友回應
如何成為公民記者
只要具備關心公共事務熱情,願意提供真實新聞的公民,就可以成為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