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林鄭與江青(余杰)

新頭殼newtalk 文/
政治經濟
林鄭月娥非常擅長「爭取支持的工作」,也清楚知道有效支持的關鍵,不是香港居民,不是眼前的「社福界選委」,也不是票源基盤的「建制派」選委,而是遠在北京中南海裡的那位習核心。林鄭的選舉語言,始終鎖定「宣誓效忠中央」。   圖:翻攝自林鄭月娥臉書。

 林鄭上位,不是港人一人一票選舉的結果,而是北京欽定的計劃終於塵埃落定。一向強勢的林鄭,不會比梁振英更好,只會比梁振英更壞。香港的苦難,遠未結束。

此時此刻,BBC中文網的記者劉子維偏偏做了一篇題為《香港出了女特首:林鄭月娥能讓女權向前走?》的報道,宛如外星來電,讓人匪夷所思,便是一向做驚人之語的《環球時報》亦自歎不如。作者採訪的幾名相關人士,均對該問題持否定回答:一個罔顧全體港人基本權益的“北京寵物”,豈會對保障和提升香港女性的權益有興趣?

    這篇報道中引用了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何式凝的話說,“亞洲很少女性政治人物能做到最高領導人,希望林鄭月娥能反思自己的權力,做一些有利於增進婦女權益的措施”。其實,亞洲的政治人物中,靠選舉上臺執政的女性並非少數,如菲律賓的阿基諾夫人和阿羅約、印度總理英迪拉·甘地、巴基斯坦的貝·布托、斯里蘭卡的班·庫馬拉通加、孟加拉國的謝赫·哈西娜、韓國的朴瑾惠,緬甸的昂山素季等。在這個群星璀璨的女性群體中,作為一個城市的非民選“特首”的林鄭,顯得無足為奇。而何式凝的期盼無疑是與虎謀皮:林鄭本人雖是女性,卻又是男權文化的順應者,所以才會被北京看中。

路人皆知,林鄭上位的關鍵,不是其女性身份,而在於她是北京信任的傀儡。北京將對其如臂使指般地掌控,她也必將在若干重要議題上與香港主流民意為敵。如果刻意忽略這個前提,而去大驚小怪地討論女權問題,就好像當年“四人幫”倒臺時,故意發表一番與眾不同的議論:江青被捕,意味著中國女權的巨大倒退。那麽,出於同樣的思路:難道武則天當皇帝的時候,天下的女子就都揚眉吐氣了嗎?

專制不除,女性與男性一樣都是權力者的奴隸,女性不可能獲得自由與獨立。在共產黨的黨文化中,“夫人文化”是一個有趣的組成部分。文革潮起,軍方大佬贺龍被打倒後,毛澤東曾贬损他说“我最反對的是把自己的老婆做辦公室的主任”,一方面為與賀龍的妻子薛明不和的江青出氣,同时也趁機敲打林彪和葉群(葉群是“林辦”主任)。然而,毛澤東的話從來都只針對他人,而將自己排除在外:江青不正兼任毛澤東的政治秘書並因此權傾天下嗎?作家袁淩在《秦城監獄》一書中,描寫了作為两位前“第一夫人”的王光美和江青在秦城監獄上演的“换房”桥段,感嘆說:“夫人之间的公案,實際是党内鬥争主旋律的伴奏。”

林鄭當然不敢有江青那樣想當女皇的野心,林鄭唯一可以在江青面前挺直腰板的一點是,她不像江青那樣靠老公上位,她有一段從基層做起的“勵志人生”。未來,當她卸任之時,或許能像梁振英那樣混一個政協副主席當,由此躋身“國家領導人”之行列。

 

(喜歡這條新聞,給新頭殼按個讚!)


分享

 

網友回應
網文精選
【北歐想想】芬蘭銀行經驗二、三事:服務轉型、嚴謹管理、社會責任
小警察大啟示(林青弘)
為什麼學界那麼生氣(陳芳明)

支持新頭殼

新頭殼網站堅持不受政治及經濟利益影響,在落實獨立經營的理念過程中,我們需要更多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