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起風了!尚書大人們請看灣商回家
新頭殼newtalk 文/
管仁健引述《玉蘭馨香─玉蘭莊創立15周年紀念集》一書的內容,質疑田中實加接受《壹週刊》訪問,提及高雄岡山1名啞巴農婦的故事真實性。
管仁健引述《玉蘭馨香─玉蘭莊創立15周年紀念集》一書的內容,質疑田中實加接受《壹週刊》訪問,提及高雄岡山1名啞巴農婦的故事真實性。   圖:管仁健提供

台灣,真是一個神奇的地方。騙子只要是標榜愛台的,就會有一群智障又理盲的尚書大人們力捧,讓督割事件以各種面目反覆出現。不會說日文的騙子也敢冒充日本人,盜圖後用PS的也能賣畫,一個人敢冒用這麼多國的假學歷,上澤社是個什麼單位沒人關心,最後竟有民進黨立委施壓文化部……台灣已經成了連偷雞都不用準備米的「寶島」。

首先嚴正聲明一點︰本魯即使是在戒嚴時代,也從不用筆名或化名;所以,臉書上踢爆「灣商回家」畫作盜圖的「Shinichi Chen」絕非本魯。況且本魯的日文程度,糟到連看愛情動作片也都需要中文字幕,比起巷子內真正的日本通,鍵盤小五郎就只會在戲的一開始有對白,再來就昏迷了。

2015年10月20日,本魯在《新頭殼》專欄裡發表〈鍵盤小五郎看賈彎彎回家熱〉,結尾處已說明清楚,小五郎昏迷後就等新一與小蘭接手,沒想到《產經新聞》台北支局長吉村剛史的動作都這麼慢,害得小五郎已昏睡一年多了。2016年12月22日《蘋果日報》報導〈畫作?盜圖?網爆灣生回家作者騙術,本尊稱臨摹〉

「您看過電影《灣生回家》嗎?這部電影紀錄1895年至1946年間,在台灣出生的日本人,包括日台通婚所生下的子女,劇情賺人熱淚。不過卻有網友踢爆,《灣生回家》作者田中實加(陳宣儒)涉嫌盜圖,佯稱自己畫作並發布在臉書,藉以賣畫籌錢。

根據網友Shinichi Chen於18日發布臉書網誌,他指控田中實加多次公開提及自己畫家身分,為籌錢拍《灣生回家》,不惜賣自己的畫,一幅畫要價30至50萬元,但其實是一場大騙局!Shinichi Chen指控田中實加,在網路下載別人畫作,裁切原畫家簽名,將畫作左右水平反轉、調整色調,最後再落款成為自己作品,他並舉出11個例子,都是田中實加在臉書貼出的畫作,但其實都是美日畫家的知名作品。

以田中實加在2015年10月1日發文來看,當時就強調是『用米卡畫的戰馬一起開心吧』!甚至接受媒體專訪時也表示,畫中兩隻馬是『奶奶所飼養的駿馬清水和蘋果』。但Shinichi Chen找出畫馬聞名的美國畫家Fred Stone畫作,以此證明是田中實加盜圖。」

本魯始終相信一點,就算戒嚴時代的《南海血書》,比「灣商回家」更紅也更具政治正確性,改編電影時還是2家公司惡性搶拍;但假的真不了,真相總有一天還是會浮現的。無論那些獨派同溫層在留言板上怎麼栽贓,怎麼護航,本魯還是堅持有一說一,如此而已。與其等著中國網軍來見縫插針,台日雙方雞嘴變鴨嘴,不如我們自己先動手,清理門戶。

之前本魯接到好友代轉的日媒邀訪時,就奇怪他們怎麼對這神秘女子有興趣?雖然從其身世、學歷、畫作、情史、出書等……爭議甚多,但本魯向來只談戒嚴史,因此婉拒受訪。但之後在網上聊天時才發現,其他許多台文界的魯蛇,就是流浪博士擔任的大學(「店」字也可不加)臨時工,學名專案助理教授,竟然也都被徵詢過。

我在台文界是最小的研究生,卻也是個超老的編輯,台文是新興學術領域,裡面當然不免藏污納垢。有些出版社利用文史工作者急於出書,或是騙了錢後幾年不出書,或是騙了稿子圖片後整編潤飾用自己的名字出,或是騙人翻譯完掛自己的名字出版,或是掛教授之名出版當教科書賣給學生,這種亂象比中文界更誇張,我在出版業大半輩子,這種事見多了。

這幾年我部落格與臉書人氣忽然變旺,受害者因此找我投訴,而我這個地下不支薪監察委員,收到請願案發現太誇張時,偶爾出面嚇阻過幾件。但跟戒嚴無關的日治史那一塊,我向來不管。這次是那個不知該說是裝啞巴,還是莊孝維的情節,誇張到裝了45年,已經跨進甚至跨越戒嚴時代,那就假到離譜了。《壹週刊》專訪裡這樣寫的:

「奶奶和她拜訪高雄岡山一啞巴農婦,南臺灣鄉間有優雅和服婦人現身,村民皆以為罕事,紛紛圍觀,老婦人以日語問啞巴農婦:『美紀,好久不見,好嗎? 』啞巴農婦竟開口以日語應答:『這些年,妳好嗎?一定很辛苦吧?』1949年,美紀雙親知道遣返日本必然艱辛,故把女兒嫁給佃農之子,非法居留的美紀為避免口音洩漏來歷,只得裝聾作啞45年。」

1949年再加45年的台灣,這時已經是岩里政男當總統的1994年了,怎麼會不能說日語?電視裡的《阿信》都在說日語了,鈴木保奈美在《東京愛情故事》所演的莉香,更是紅到一播再播。加上本魯童年時聽到的美空雲雀,青春期時著迷的山口百惠,莫非這一切都是本魯的幻聽?

好啦!就算再往前講到1949年,請大家來看這本《玉蘭馨香─玉蘭莊創立15周年紀念集》中文版,(謎之音──廢話!你本來就只懂中文啊!)其中一位在滿州長大的日本婦女欒茉莉,國共內戰後期,隨夫來台到台鐵任職,在她88歲時,回憶當時而寫的〈日本語〉一文裡提到︰

「民國38年(昭和24年)台北市的居住問題相當嚴重,鐵路局所有的宿舍全部住滿,不得不租私人的房子居住。僥倖有一個人看我是日本太太,很樂意把房子租給我們,才解決居住問題而鬆了一口氣。我開始教3歲的女兒唱日語歌,曲名是〈南國的故鄉是橘子開花的地方〉,是昭和10年的藝術歌曲。

女兒清楚記住歌詞,音階也很正確,房東聽了很高興,向鄰近的人說日本人的小女孩會唱日本歌,附近的住民覺得很稀奇,很多人來聽。其中有3個漂亮的姊妹,她們的爸爸是台灣人,媽媽是日本人,幾乎每天都來要求我女兒唱給她們聽。」

好啦!那些執迷不悟的粉絲一定又說,這是1949年的台北,又不是田中實加所說的花蓮吉野村。沒關係,套句盛竹如的名言︰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過了2年,大地震後的花蓮有庭院的公家宿舍,聽到這消息,我們不加思索地搬家。大部分的花蓮人會說日語,戰前鄰近有所『吉野村』的日本村,是以產日本米著名的地方。到了菜市場買菜,賣魚的人都會用日語,尤其 サシミ(注︰生魚片)店的老闆說的日語最標準。他一邊切鮮魚肉一邊和我講話,使我覺得十分高興。我最喜歡他在近海捕獲的『かじきまぐろ』(注︰梶木鮪)サシミ的味道及老闆所說的優美的日本語。」

這就奇怪了,戰後台灣還有這麼多人要找真的日本人說日語,花蓮菜市場裡賣魚的老闆就公開說。能否請田中實加小姐解釋一下︰你所捏造的灣生啞巴農婦美紀,究竟住在台灣的哪裡?至於當初力挺「灣商回家」尚書大人們,別怪本魯沒提醒你們︰起風了!把「灣商回家」這一路以來的經過拍成電影,保證比《假如我是真的》更好看。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管仁健引述《玉蘭馨香─玉蘭莊創立15周年紀念集》一書的內容,質疑田中實加接受《壹週刊》訪問,提及高雄岡山1名啞巴農婦的故事真實性。
網友Shinichi Chen在臉書網誌貼出田中實加2015年10月1日的發文內容與照片。   圖:翻攝Shinichi Chen臉書
管仁健引述《玉蘭馨香─玉蘭莊創立15周年紀念集》一書的內容,質疑田中實加接受《壹週刊》訪問,提及高雄岡山1名啞巴農婦的故事真實性。
網友Shinichi Chen在臉書上公布的原畫作,為美國畫家Fred Stone的作品。   圖:翻攝Shinichi Chen臉書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