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消滅共匪可以改,黨旗飛舞不能動
新頭殼newtalk 文/
陸軍官校校歌中一句「黨旗飛舞」,引發立委與退將口水戰。反對修改軍歌的歌詞,應該回到歷史來論述。
陸軍官校校歌中一句「黨旗飛舞」,引發立委與退將口水戰。反對修改軍歌的歌詞,應該回到歷史來論述。   

官大學問大,台灣的米蟲就靠「官」字兩個口,上面那個口放屁,下面那個口放狗屁,學問想不大都不行。那麼鄉民們或許不解,誰的學問還能比官大?答案就是退休的米蟲,不,退休的官啦!尤其是那些當官時整天喊著要小兵們消滅共匪,退役後卻跑去對岸跟共匪頭子打小白球的人渣。2016年11月5日《蘋果日報》〈綠委要改陸官校歌,退將嗆「先改你家祖墳」〉︰ 

「民進黨立委劉世芳日前在立院審國防部預算時,要求國防部將陸軍官校校歌歌詞裡的『黨旗飛舞』,改為『國旗飛舞』。陸軍退役中將吳斯懷今在臉書發文,批評這是狹隘、無知的意識形態論調,『要改陸軍官校校歌,先改妳們祖墳堂號!』 

吳斯懷表示,古今中外歷史上,改朝換代都是常態,但少見如此狹隘、無知的意識形態論調。他直接嗆劉世芳『如果那麼想建立台灣國,要徹底去中國化,只要不是台灣的全部消滅,先把妳們祖先牌位、祖墳上的堂號改成台灣,趕緊研究發展妳們的語言、文字,現在的語言文字都是中華文化,顯然不合乎時代潮流!』」 

熱衷於與共匪頭子球敘的米蟲,若默默去啃18趴,大家也就眼不見為淨。但如果要跑來談什麼歷史,既然堅持要把臉貼上來,就別怪鄉民來打臉了。米蟲除了打小白球以外,若稍微懂得一點黃埔軍校的歷史,就不會在臉書上刷存在感,暴露自己的無知了。 

軍歌的歌詞就跟其他歌曲,甚至文藝作品一樣,都有其時代背景,要改不改,一定會有爭論。基於尊重歷史,本魯也堅決反對更改。不要說是軍歌,就算是國歌,世界各國也常有我們這種難題。有些改了,有些沒改,有些改了後再改,也有些改了後再回復;但無論如何,都沒有台灣這種米蟲、可以瞎扯到什麼改祖墳堂號的。 

至今已唱了200年以上的法國國歌《馬賽進行曲》,就像現在中國的國歌《義勇軍行進曲》一樣,在革命時期能讓人聽了熱血沸騰。電影《北非諜影》裡,二戰中摩洛哥的卡薩布蘭卡(Casablanca)一個酒店內,幾位德軍軍官酒後高唱著德國軍歌,其他酒客、酒女、樂師與酒保等人,竟同聲合唱起馬賽進行曲,壓過了德國軍歌,這一幕讓即使不是法國人的觀眾,也會感動莫名。 

但《馬賽進行曲》歌詞裡不斷出現的血腥和暴力復仇字眼,不要說在法國境內許多小學教師,面臨了課堂上如何讓學童理解『讓鮮血浸滿我們的戰場』?在國際場合裡歐洲其他國家王室成員,為歌詞裡的階級鬥爭也極尷尬,因此連大文豪雨果都想改寫歌詞,可是法國官方與民間至今也沒改。 

陸軍軍官學校的校歌,相對於戒嚴時期那些政工,在等因奉此下抄襲剪貼的各式軍歌,歌詞簡明有力,就像《馬賽進行曲》、《義勇軍行進曲》那樣,即使本魯跟陸官毫無淵源,但聽了後也激昂振奮。如今的國民黨已窄化成了黃復興黨,就算小英上任後一事無成,這個殭屍黨依然被人民唾棄,讓黨旗飛舞一下又何妨呢? 

反對修改軍歌的歌詞,應該回到歷史來論述,而不必跟那些鬼叫「改祖墳」的米蟲起舞。為什麼陸官校歌裡一開始就要「黨旗飛舞」?當然要從作詞者陳祖康說起。他寫這首歌時根本不是國民黨,而是共產黨。 

1919年中國爆發五四運動,陳祖康就讀的福建龍巖九中學,發起了全民抵制日貨運動,在漳州的粵軍總司令陳炯明,就在其防區內每縣選派兩名學生赴法國勤工儉學,漳平縣選派的其中一人就是陳祖康(1901年生,福建漳平人)。1922年他在法國南特的西方綜合理工學院就學時,遇到了在巴黎聖日曼中學補習法語時的同學熊雄。 

1923年陳祖康經由熊雄介紹,加入中國少年共產黨。1924年6月再轉為中國共產黨黨員。1924年春,孫文在蘇聯扶持下,於廣州外的黃埔創辦陸軍軍官學校(黃埔軍校),熊雄繼周恩來後擔任政治部主任,多次電請陳祖康來官校任教,陳祖康才在1926年春回中國,擔任黃埔軍校少校政治教官。 

1926年秋,黃埔軍校第5期開學;陳祖康奉熊雄之命,12月寫出《陸軍軍官學校校歌》的歌詞,再交由音樂教官林慶梧譜曲。但還沒看到校歌被採用,他就隨何應欽的國民革命軍東路軍離開廣東,回到老家福建,擔任軍政治部宣傳科長。攻占福州後,轉任福建陸軍幹部學校政治教官。 

1927年4月12日,蔣介石密令「清共」,逮捕了軍校內的中共黨員。在福州的陳祖康獲悉後立即潛往漳州,1927年8月,獲選為中共閩南特委宣傳委員兼軍事委員,擔任中共福建臨時省委執行委員。 

1928年3月,駐漳州的國民革命軍獨立第4師師長張貞,密遣黃澄淵、鄭墨西勸說陳祖康「反正」。4月中共福建臨時省委書記羅明因赴莫斯科參加中共六大,指定陳祖康代理中共福建臨時省委書記。到了6月16日,陳祖康署名「子侃」,在《漳州日報》上發表《中國革命的前途》一文,公開聲明脫離中國共產黨。第4師師長張貞派任他為上校參議,6月24日,中共福建臨時省委才開除了陳祖康的黨籍。 

1934年1月,陳祖康受「閩變」牽連而逃到湖南長沙閒居,遇到軍統特務處湖南站的范裕厚(黃埔5期),由站長吳賡恕介紹加入了軍統。從這時起,他才是中國國民黨的黨員,後來就一直在戴笠手下工作,被授予少將軍階,1947年擔任制憲國大代表,1949年隨老蔣來台,1979年2月病故。 

國軍的軍歌有沒有被改過?當然也有。戒嚴時代三軍晚點名共同的軍歌〈我愛中華〉,歌詞裡那句「我們要消滅共匪」,21世紀才服役的鄉民不就能證明,已被軍方偷偷改為「我們要莊敬自強」了嗎?你們這些米蟲要去對岸打小白球,就偷偷改掉了「我們要消滅共匪」,如今黨旗飛不飛舞?又關你們這些米蟲屁事啊? 

為了尊重歷史,本魯堅決主張︰軍歌不能改也不該改。所以黨旗飛舞不准改,消滅共匪也不准改,要尊重歷史就應該一體適用,不能隨你們這些米蟲的個蟲利害,出現有的能改,有的又不能改的鬧劇。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