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對政治不夠敏感的故宮—思考12獸首問題(野島剛)

新頭殼newtalk 文/
政治經濟
香港電影明星成龍捐給故宮南院的「12獸首」複製品。   圖:中央社資料照片

每次聽到有博物館或美術館的館長說:「文化是文化,政治是政治」時,話說得很漂亮,但是這套官方的陳腔濫調不免讓人心生厭煩。

何況公共博物館本身是政府編列預算興建的,館長等的人事行政也是由政府官員決定,文化要和政治完美切割是不可能的。而且,縱觀世界各地的博物館,很多都是作為實現建國理念的象徵性存在,是展現「革命」或「戰勝」成果的場域。政治有時是孕育文化的搖籃,相反地有時也是破壞文化的殺手,就像中國的文化大革命就是血淋淋的例子。

當我們在思考政治和文化的微妙關係時,收藏和展示中國歷代王朝文物的「故宮」是再適合不過的題材了。

去年12月,國立故宮博物院的第一座分院「南院」風光開幕了。當時,香港電影明星成龍捐贈了「12獸首」作為紀念禮,這是以12生肖動物仿製而成的獸首銅像,成了眾所矚目的焦點之一,而成龍本人也因此受邀參加南院的開幕儀式。

這一套特地製作的12獸首仿製品就醒目地矗立在南院的中庭,然而在9月底,台北故宮確定要拆除南院的12獸首。其理由是「作為公共藝術的藝術性不夠」,也就是說這套獸首作為南院的形象招牌並不妥當。

展示以來到現在短短9個月就決定拆除,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呢?可以合理推斷的是故宮本身和馬政府在決定設置12獸首的當時,對於故宮這個擁有特殊背景的博物館以及它敏感的「政治性」還是一樣遲鈍。

故宮南院位於台灣南部的地方城市——嘉義縣太保市,這裡的阿里山是吸引國內外觀光客的知名景點。台灣政府希望南院的落成除了能夠帶動南部的觀光熱潮之外,同時可望有助於改善經常為人詬病的「南北差距」問題。南院的設立在陳水扁執政的時代便開始規劃了,但是針對收藏文物的方針和設計企劃內容等因素造成政治上的對立,使得工程進度也大幅落後,原本預定在陳水扁任內的2008年完工,卻延宕到後繼的馬英九政權的任期最後一年2016年才宣告落成。

在南院的開幕儀式上,和成龍有交情的馬英九總統也一同開館剪綵,並且很欣然地收下了這套12獸首,稱得上是風光亮相。然而,如果實際到現場走一遭的話,便會發現這棟以近代建築為主的博物館,12獸首的存在顯得格格不入。還有,12獸首本身的精密度並非高水準的東西,無法符合足以稱為藝術品的條件,對於博物館來說不只沒有加分效果,反而是大打折扣。從陳列展示的一開始,就引起了很大的爭議。

台北的故宮是以中華文物為主體,為了做出區隔,南院的定位是以「亞洲文化」為主體,在理論上這套作為中華文物象徵的12獸首就不符合條件了。更何況12獸首牽涉了複雜的政治背景,當清朝末期歐美聯軍破壞圓明園拿走12獸首開始,往後每次出現在全球骨董拍賣會上都激起了中國大陸民衆的愛國心,形成敏感的政治問題。同時,兩岸關係正處於微妙的狀態之下,曾任中國政協委員的成龍把12獸首捐贈給台灣,任誰都覺得此舉並不妥當而且有風險。成龍本人經常被視為「中國愛國演員」,在台灣其實是沒那麼受歡迎的人物。

果然不出所料,12獸首在開館第3天即遭受到不滿民眾噴漆破壞,留下「文化統戰」的字樣。雖然12獸首本身何罪之有,但是隨便問一位台灣的文化界人士,大家都認為這套12獸首真的不適合南院,這一點是無庸置疑的。

即使如此,問題是為什麼這套12獸首還是出現在南院呢?不得不讓人懷疑政策決定的過程和當事人的判斷能力。

這套12獸首是有人要求成龍捐贈的嗎?抑或是本人提出的?這部分並不清楚。成龍曾經主演過以12獸首為題材的電影《12生肖》(2012),由成龍本人主動提出捐贈的可能性較大。或許他是希望藉此表達自己身為「愛國演員」做出的貢獻,以獲取北京方面的更多好感。然而,即使面對成龍的「一番好意」,其實台灣方面做出拒絕的話,就不會衍生出後面一連串的爭議了。

但是,沒有拒絕。這也意味著當時的故宮本身或馬政府,完全沒有從陳水扁政府犯下的錯誤得到任何教訓,重蹈覆轍「把故宮當作政爭的道具」的失敗。

民進黨在陳水扁執政的時代進行了故宮的改革,對此讓故宮內部和台灣政治產生了對立和困惑,導致故宮問題被政治化了。當時,以個人崇拜為由拆除了故宮的蔣介石和孫文銅像,但是在馬政府時代卻又回到了故宮。故宮原本就帶有強烈的政治性,比較容易引起對立當然是可想而知的。對於這樣的前車之鑑,筆者以為馬政府多少吸取了這個教訓,然而事實上並非如此。當12獸首被硬生生地陳列在故宮南院時,不禁令我們感到非常失望。

故宮是強調「中國」的國民黨歴史觀,和強調「台灣」的民進黨歴史觀是相互衝突的。這個很深的分裂不是在短期內可以解決的問題。即使有一方認為是正確的決策,但是站在反對立場的人就是會否決。即使自己認為不是「政治性質的行動」,但是換了個立場,就可能隨時被解讀為「唱反調」。

因此,對於故宮問題,執政者的政治態度必須要很慎重地去處理,而從南院展示12獸首一事,又可以看出當時的政府和相關人員對這樣的常識缺乏理解。筆者認為這次新上任的政府決定要拆除,是一件較為妥當的處置。

對於當初為什麼會犯下這樣的錯誤,台灣的執政者和故宮人士應該好好地反省,為了讓今後的故宮問題避免被泛政治化,「政治和文化」的拉扯當中該保持什麼樣的平衡關係,也是大家應該敞開心胸虛心檢討的課題。

作者:野島剛(日本資深媒體人,前朝日新聞台北支局長)

(喜歡這條新聞,給新頭殼按個讚!)


分享

 

網友回應

支持新頭殼

新頭殼網站堅持不受政治及經濟利益影響,在落實獨立經營的理念過程中,我們需要更多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