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雲觀點》TPP前途未卜,歐巴馬最後一搏

新頭殼newtalk 文/端木雲
1970-01-01T00:00:00Z
美國總統歐巴馬最快將於30天後,向國會提出「泛太平洋夥伴協議」(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簡稱TPP)法案,尋求國會的批准。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資料照片
美國總統歐巴馬最快將於30天後,向國會提出「泛太平洋夥伴協議」(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簡稱TPP)法案,尋求國會的批准。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資料照片

美國白宮上週正式知會國會,最快將於30天後提出「泛太平洋夥伴協議」(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簡稱TPP)法案,尋求歐巴馬總統在「跛腳會期」(lame-duck session)能夠讓國會批准這項攸關他任內「亞太再平衡」(Rebalance to Asia)戰略成功與否的重要議程。

去年夏天,歐巴馬施展政治手腕,與在國會參、眾兩院占有多數席次的宿敵共和黨合作,同時在多數民主黨自家議員反對的劣勢下,成功拉攏幾位民主黨議員,通過了《貿易促進授權法》(Trade Promotion Authority,簡稱TPA)。TPA授權行政部門得以「加速」與其他國家進行貿易協議的磋商,TPA的通過立法,也為後續在同年10月進行的12國TPP最後協商,鋪陳順利的坦途。這項高難度的貿易工程,涉及12個環太平洋國家、占全球40%經濟實力,是歐巴馬執政8年亞太外交與經貿政策的重要政績。

但TPP的最後一哩路尚未完成,因為它還需要12國的國會全部批准。偏偏現階段美國的政治氛圍,很有可能讓歐巴馬在明年1月卸任之前,都無法讓國會批准TPP。果真如此,這將是歐巴馬任內外交成就最大遺憾,就算他仍可自豪TPP的協議是在他任內完成的,若是明年美國人民選出的新總統和國會拒絕通過或執行TPP,歐巴馬想要留名青史的想法恐將破滅。更嚴重的是,美國的國際領導威信也將受損。

造成TPP前途未卜的變數包括:美國總統大選加溫,「反TPP」成為民主黨國會議員候選人訴求的主要議題;而兩大政黨提名的總統候選人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和川普(Donald Trump)也都對TPP持批判態度。希拉蕊在歐巴馬政府首任擔任國務卿時力推TPP,但為了爭取初選出線,不敢得罪民主黨內以工會為主的支持者,更不想讓當時的對手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TPP議題上得分,竟也「變臉」質疑TPP未能關照美國勞工權益。

而共和黨向來較支持TPP之類的自由貿易,但川普嚴厲抨擊TPP將剝奪美國勞工工作機會,連帶使得要競選國會席次的共和黨參選人也不敢大力支持TPP。例如向來力挺自由貿易的共和黨賓州參議員湯梅(Pat Toomey)因為選情緊繃,居然公開反對TPP,以免得罪選區內的勞工選民。民主黨參選人更是積極搶奪選票,主打TPP未能滿足環保標準和勞工權利,以及若干國家未能開放美國豬肉與乳製品市場等議題。就連去年和歐巴馬合作的參、眾兩院重量級民主黨領袖,如今也都對TPP能否通過不抱期望。

再加上歐巴馬訴求國會支持TPP的論述過度強調是要制衡中國的崛起,意即不能讓中國決定貿易的遊戲規則,也替這項經貿協議注入過多安全戰略的意涵。TPP當然有與中國所主導的「區域全面性夥伴協議」(RCEP)以及一帶一路、「亞投行」相庭抗禮的戰略思考,尤其美中關係近來在南海主權爭端、美韓宣布在朝鮮半島部署「薩德級」飛彈系統更形緊張。但遺憾的是,每逢選舉熱季,選民關心自己的薪資與工作遠勝過美國對亞太的外交戰略。

更長遠點看,TPP就算沒過也不代表美國就遠離亞洲,畢竟美國在亞洲還是與日本、韓國、菲律賓有安全同盟關係,更部署超過10萬軍力和第七艦隊。只是TPP攸關美國的領導可信度,加上明年美國新政府對此政策的不確定性,總是令亞洲國家憂慮不已。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上月訪問華府就公開喊話,TPP通過與否是對美國可信度的關鍵測試。日本首相安倍的「安倍經濟學」以及制衡中國的軍事擴張,很大程度也都仰賴TPP的實現。

TPP前景究竟有沒有卜?歐巴馬未來4個月的最後一搏是關鍵!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資料照片)

作者:端木雲(旅居海外多年,曾從事國際新聞編輯工作。)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