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死聯盟:國家將死刑當作展演 虛偽安撫社會
新頭殼newtalk | 台北報導
廢除死刑推動聯盟11日痛批,國家是赤裸的將死刑作為一種展演,用來恫嚇或者虛偽安撫社會大眾。
廢除死刑推動聯盟11日痛批,國家是赤裸的將死刑作為一種展演,用來恫嚇或者虛偽安撫社會大眾。   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廢除死刑推動聯盟11日針對鄭捷死刑執行一事發布新聞稿,痛批國家是赤裸的將死刑作為一種展演,用來恫嚇或者虛偽安撫社會大眾。同時,廢死聯盟也質疑,連民事案件的再審聲請都有30天的期限,鄭捷卻在死刑定讞19天內被槍決,有違程序正義。最後,他們呼籲新的政府有新的思維,「別只剩下殺。」

廢死聯盟指出,法務部在新聞稿中表示「由於鄭捷案影響社會層面甚廣,社會大眾也紛紛要求法務部應依法執行死刑,以彰顯社會公義」,說明了國家是赤裸的將死刑作為一種展演,用來恫嚇或者虛偽安撫社會大眾。廢死聯盟對於這樣的死刑執行過程,深感遺憾及不滿。

廢死聯盟強調,反對鄭捷被判處死刑及執行死刑,並非因為廢死聯盟「同情」及「原諒」加害者或者無視於被害者的處境,而是認為政府不能以死刑作為解決問題的手段,同時不能為了政治算計而背棄程序正義。「而程序正義的堅持,是不能挑選案子的,不能在那些我們認為毫無疑問的案子裡就自動跳過程序正義。」

廢死聯盟表示,《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規範死刑審判、執行的重要精神之一就是締約國必須給死刑犯非常救濟的機會,邏輯上國家要執行一個死刑確定的人,不是只需要確認現在有沒有非常救濟案件正在進行中,而是還要給當事人及其律師「準備」提起非常救濟的時間。連民事案件的再審聲請都有30天的期限,這樣重大刑事案件的非常救濟程序竟然可以如此草率。

廢死聯盟質疑,在現實上,不會總是遇到證據確鑿的案件;往往極端受矚目的案件證據都不那麼確鑿,如果政府不能在任何狀況都嚴守程序正義,那麼就不能擔保,會不會下一次政府只因為社會矚目、民意要求,就恣意違反程序正義。「執行死刑不能預防犯罪,但嚴守程序正義可以預防政府犯罪。」

最後,廢死聯盟呼籲未來的法務部長邱太三,新政府不能夠學習舊政府用幾顆子彈排除所有精神衛生、校園安全、社會經濟與被害人保障等層面的批評及檢討;邱太三部長也必須要認真思考犯罪預防的機制、監獄改革、更生政策、被害人保護的工作。若只依循以往的機制,意思就是製造更多冤死的杜氏兄弟。「拜託新的政府有新的思維,別殺,別只剩下殺。」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