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島剛觀點》「理想」打敗「現實」的台灣大選

新頭殼newtalk 文/野島剛
1970-01-01T00:00:00Z
2016台灣總統大選,民進黨主席蔡英文順利當選,完成第三次政黨輪替。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資料照片
2016台灣總統大選,民進黨主席蔡英文順利當選,完成第三次政黨輪替。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資料照片

台灣選舉總伴隨著火熱的賭博,這在台灣是眾所皆知的事實。據悉,其中不僅牽涉巨額資金流動,而除勝敗結果之外,就連票數也成了下注項目。遙想2004年,陳水扁總統在大選投票日前一天遭槍擊,這起事件在那之後真相成謎,如今已化為一樁懸案。但是,直至今日依舊有人堅信地謠傳,主事者為賭博相關人物的說法。而如此深信的台灣人,事實上也在所多有。

由於賭場組頭在各政黨都擁有各自的資訊來源,所以他們的觀點著實不容小覷。我們這些外國人總難免關注得票率分析,但台灣的賭博相關人物則大多將得票差距做為賭博的基準之一。

這一次,賭博圈當然也看好蔡英文將勝出,不過在得票差距上面,各家看法卻大有分歧。熟悉內情的相關人士告訴我,在距離選舉一個月前的時候,「蔡英文將以150~200萬票的差距勝出」是賠率最低的一塊。這是因為過往差距最大的一次,也就是2008年馬英九獲得壓倒性勝利時,得票差距是220萬票,所以得票差距預測將會低於這個數字。另外,當得票差距在250萬票到100萬票的範圍內時,賭局才會成立。據聞,若最後得票差寫下300萬票的大差距,或者是落在50萬票的險戰,那麼賭局便不會成立。

沒想到當答案揭曉時,蔡英文與朱立倫的得票差距是300萬票。賭場該會如何反應呢?賭局不成立時,倒頭來組頭便沒有損失,或許他們正放下心來,鬆了一口氣。然而,投票日前夕我四處採訪的結果,不論是民進黨幹部或當地媒體資深記者,還是某間大學的政治研究家,都異口同聲地表示了,得票差距落在300萬票「不無可能」。也就是到了選戰尾聲的時候,這個數字早已在眾人料想的範圍內。這一點如實反映了,在最後階段國民黨是以何等速度失墜。

不光是總統大選如此,在關注台灣政治動向的人眼中看來,同日舉辦的立法委員選舉結果,比總統大選更要令人驚訝。立法委員選舉採小選區制,總之就是與日本同樣,誰長年掌握了人脈地利,誰就比較強。多虧了漫長的一黨專制時代,國民黨麾下有牢牢掌握住各地利害結構的組織,就算在易受浮動選票影響的總統大選吞敗,國民黨在立法委員選舉上,可是從來沒有落後過民進黨一次。

意想不到的是,最後在113個席次裡,民進黨獲得了68席,而以太陽花學運的成員為核心成立的新政黨「時代力量」也拿下了5個席次。這樣一來,追求台灣主體性或獨立的勢力成長為73席,逼近到全部的三分之二。這件事,說不定才是本次選舉的最大「變異」。

那麼,在民進黨勢力與國民黨勢力之間,拉開如此龐大差距的東西,究竟是什麼呢?想必會有人認為,這是向馬英九總統的親中路線說了聲不。我認為,從台灣人心中的平衡感來看,的確也有這一部分的因素存在。不過在台灣,因為人氣徹底低迷,支持度滑落到10%以下,而被譏嘲為「9%總統」的馬總統身上,唯一一項在各種民意調查中獲得超過30-40%「正面肯定」的,正是他的「兩岸政策」。

正因如此,論理而言很難一口咬定國民黨之所以落敗,是因為親中態度招致反感。對中國的嫌惡之情確實在社會上逐漸擴大,但話雖如此,事態卻沒有演變為要和中國分道揚鑣,或像日本那樣出現標榜中國破滅論的暢銷書。數十萬人依舊如常地從台灣前往中國洽商等等,諸如此類,台灣與中國在經濟面上的一體化,是日本無可比擬的。

這樣一來,台灣的人們究竟是想著什麼,而在這次將這麼多票投給了民進黨呢?要想通這件事,或許試著從左右台灣人投票行為的「兩股張力」思索,會是一條捷徑也說不定。

台灣政治裡,素來總有兩股「張力」彼此交戰。那就是「希望保持台灣就是台灣的想法」,以及「希望日子能過得安心平穩的想法」。這兩者一般來說不是彼此對立的東西,然而在台灣,這兩者有時卻是一個二選一,且答案南轅北轍的項目,一不小心便會成為對立的火種。

扛起前者「台灣就是台灣」的,是以民進黨為核心的綠營,而在這次選舉中崛起的「時代力量」也算在此內。同時扛起後者「安穩」的,是以國民黨為核心的藍營。雖然所占比率大小因人而異,但這兩種心態一直都共存於台灣人心中。對漫長年歲裡,台灣持續不斷的外來政權統治生出的反抗心理,以及因為嚴峻國際情勢生出的對未來的憂慮不安,此兩者共同創造出這個台灣特有的現象。理想與現實之間無休止的拉鋸糾纏,總在台灣人心中上演。

在與中國的關係上,揚棄對立的「維持現狀」派,在台灣擁有壓倒性的民意支持。但就在這同時,擁有「台灣認同」,認為自己不是中國人而是台灣人的民眾,其比率也正在極速增加。換句話說,這個情況或許能稱之為是種在經濟上貼近中國,同時在政治上(或者說社會心理上)與中國漸行漸遠的矛盾狀態。

「只要交給我們,不論中國或是美國都能夠妥善擺平。如果交給民進黨管事,則會一發不可收拾」,是本次吞下敗仗的國民黨選戰中相當具特徵的主張。可以說是打著安全大旗的某種恐嚇。身為總統候選人的朱立倫,用盡了全力試圖將這份危機感灌輸給選民。但即使這是曾在2008年與2012年生效的招術,這一次卻行不通了。這是因為單單疾呼著現實的一面,無法抓住渴求理想的台灣民心。而不論是國民黨還是候選人朱立倫,或許都沒有真正地留意到,2014年反服貿協定的太陽花學運,之所以成功的真實意義為何。

另外,與中國關係深化的這8年來,雖然地價上漲,四處擠滿中國觀光客,但台灣人的日子卻絕沒有過得更好。一位和我差不多歲數的台灣友人,他曾告訴我一段話,至今言猶在耳。

「20年前,當我大學畢業的時候,新鮮人起薪為2萬元,而新建的大廈在當時地價為一坪5萬元。我能希望,只要工作個10年就可以買一間小房子,後來也的確跟預想的相去不遠。我的兒子目前還是高中生,而現在大學畢業生起薪平均為3萬元,一幢舊大樓的地價是一坪50萬元。這樣的價位,就算花上一輩子也不知道買不買得起,如果再考量到結婚生子,那可真是令人絕望。原以為換成馬政權狀況或許會有好轉,結果卻未如期待。我切身感受到,即使強化了與中國的貿易往來,即使觀光客增加,一切也沒什麼太大改變。」

在全球化浪潮之下,台灣經濟面臨的求職困境與薪資低迷、產業空洞化等問題,同樣出現在日本及韓國等世界各國,因此許多部分不能全然怪罪於馬總統。然而,若說「與中國打好關係」的目的在於「擁有更好的生活」,那一旦目的沒有實現,只把對中關係當主打的國民黨會遭到拋棄,也是自然而然的道理。

「希望能好好守著台灣就是台灣的路線,但也希望和中國保持恰到好處的距離相處」,這是台灣人在蔡英文身上投注的願望。深知此事的蔡英文,也正是因為此點,而在當選後最受關注的勝選宣言中向支持者申明:「維持現狀,是我對台灣人民以及對國際社會的承諾,我一定說到做到。」這是目前,蔡英文所發出的最重要的訊息。

每個人都知道,民進黨不會拋棄「台灣就是台灣」這條路線,但是否也能守住「維持現狀」則尚有疑慮。而那則訊息應當解讀為,蔡英文對此明確保證了將兩相兼顧。

邁向第三次政黨輪替的台灣,民主日漸成熟,而往後台灣認同在台灣社會裡勢必也將無可逆轉地持續深化。另一方面,隨著時勢變動,尋求「安定」的張力遲早會聲勢再起。國民黨該如何整頓旗鼓,等待那天到來呢?淪為輸家的國民黨要想東山再起,唯有慎重地面對這次敗因,著手投入黨百廢待舉的重生之路才行。這次的選舉已經明白揭示了,在「台灣是台灣」已成為大前提的社會裡,台灣政治還沒有那麼好打發到可以頂著「中國國民黨」這個黨名,扛著「一個中國」這面蔣介石年代的招牌生存下去。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資料照片)

作者:野島剛(日本資深媒體人,前朝日新聞台北支局長)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