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觀點》福建省長落馬仍是黑幫內鬥的延續

新頭殼newtalk 文/余杰
1970-01-01T00:00:00Z
中共中紀委官網10月7日深夜宣布,兼任中共福建省委副書記的福建省長蘇樹林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圖:中央社   
中共中紀委官網10月7日深夜宣布,兼任中共福建省委副書記的福建省長蘇樹林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圖:中央社   

北京時間2015年10月7日晚上11點30分,中紀委網站發布了福建省委副書記、省長蘇樹林因涉嫌嚴重違紀接受調查的消息。中紀委選擇在深夜公布這個消息,顯然有其特殊的用意。隨即,福建省委連夜召開常委緊急會議,通報中央的決定,除了不在場的蘇樹林之外的所有常委無一例外地對此決定表示「堅決擁護」——他們或許忘了2011年蘇樹林走馬上任時,他們也同樣「堅決擁護」。

而當時中組部領導在宣布蘇樹林上任決定時表示:「蘇樹林長期在大型企業工作,也有地方領導經歷,他熟悉現代企業管理和經營工作。其政治堅定、大局觀念強,思想解放、思路清晰、視野開闊,開拓創新精神強,有比較強的組織領導能力。」如今重新找出這段評語來閱讀,堪稱對中共的人才選拔機制的最大的諷刺。

蘇樹林落馬,似乎打破了習近平曾任職的福建、浙江和上海3地沒有正省級「老虎」被打的說法。此前,海外媒體和中國國內民間輿論都認為,與那些垮台官員被「選擇性反腐」相對應,這3地的官員都受到習的「選擇性保護」。

作為沿海經濟發達地區的福建、浙江和上海,吏治不可能比其他省份更清廉,而近年來被反腐運動拉下馬的高官卻極少。比如,浙江現任省委書記夏寶龍,以暴力拆毀教堂和迫害基督徒,在國際上聲名狼藉,其家族的腐敗情況在海外媒體上屢有披露。習偏要重用此一「猛人」,夏氏不僅不會被查處,反倒可能更上層樓。又比如,上海浦東的新年集會發生數10人被踐踏致死的重大安全事故,上海高層卻無人被問責並查處——與其說習給江面子,不如說習不願揭開他任職上海時就緊緊捂住的蓋子。

蘇樹林倒台,並不能說明習近平敢於「揮淚斬馬謖」,習的反腐「毫無私心」。蘇樹林雖然擔任習近平曾擔任過的福建省長之職,但他不是習的嫡系,而屬於周永康曾控制的石油幫。蘇樹林長期在石油系統工作,曾任中石油副總經理、中石化總經理及黨組書記等職,是2013年以來繼蔣潔敏、周永康、廖永遠、王天普後第5位落馬的「兩桶油」原總經理。

蘇樹林在石油系統與蔣潔敏爭權失利,於2011年外調福建,另謀發展。這一職務變動,出自周永康的安排,而並非習近平之欽點。儘管當時習已是儲君,但正處於韜光養晦階段,刻意不對地方大員的人事安排發表意見,以免激起敵對派系反彈,導致接班出現危機。即便他長期任職的福建落入敵對派系囊中,也隱忍不發,直到如今才發出致命一擊。

據財新網報導,周永康被調查後,有關部門曾找蘇樹林談話。在蘇樹林任內,中石化在安哥拉投資1百億美元開採油田,但後來發現報批程式違規、投資出現巨大虧損。另外,蘇樹林還幫助其親屬的公司獲得中石化位於海南洋浦的一個油庫工程項目。蘇樹林的妻子在香港旅遊和購物的費用,由中石化(香港)公司公款支付。

如果這些問題出現在習近平的嫡系人馬身上,當然都不是問題;但是,既然蘇樹林「來路不正」,習近平就要「小題大做」。蘇樹林早在2002年時,年僅40歲就躋身候補中央委員的行列,是石油幫精心扶持的明日之星。9年之後外放福建,是石油幫布置的一個關鍵棋子,讓其由地方諸侯進軍中樞,捍衛石油幫的利益。習不能容忍此人成為「漏網之魚」並「修成正果」,甚至以後為石油幫「平反昭雪」。

另外,蘇樹林出身普通農民家庭,父親在其14歲時病故,由母親帶著兄妹7人艱難度日。蘇樹林曾在一次演講中自述自己從小學4年級開始,就每天早起拾糞的經歷。上大學時,他常常吃玉米麵發糕就鹹菜、開水。其早年困苦的經歷,與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等人如出一轍,他們從金字塔的最底層攀爬到上層,付出了比太子黨多若干倍的艱辛和血汗。

耐人尋味的是,在習近平的反腐運動中落馬的高官,幾乎全都是平民子弟,而沒有一個是太子黨。日本媒體《外交學者》評論說,「習近平的反腐運動使得數千貪官汙吏倒台,他卻沒有打算建立一個體制,以防止將來的腐敗,也沒有打算將他和他的親信的權力置於公共監督之下」。可見,習的反腐運動的目的是強化共產黨的獨裁統治,而不是將權力無邊的共產黨收納到民主和法治的框架之下。

(圖:中央社)

作者:余杰(中國旅美獨立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