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我好討厭這可惡的狗東西!
新頭殼newtalk 文/
國民黨前主席連戰前往中國參加93閱兵引發不少批評。圖為連戰與連方瑀。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國民黨前主席連戰前往中國參加93閱兵引發不少批評。圖為連戰與連方瑀。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不顧國人觀感與馬英九怒斥「偏離國家立場,有負國人期待,感到非常痛心與遺憾」,仍堅持赴中參加習大大封禪大典的國民黨前榮譽主席連戰,9月3日又匆匆返台。出身買辦家族,三代公務員卻成為台灣十大首富,如今大量財產與特許事業在對岸,因此無論如何也一定要去封禪大典打個卡給習大大看,這個動機大家都不難想像,連戰要敢不去才奇怪。

但現在問題來了,連戰堅持赴中獻媚,習大大當然會給他固若金湯的嚴密保護;可是封禪大典過後沒幾小時,連戰再笨也不可能不知道,他觸及的是台灣人民共同的底線。藍綠統獨對峙的台灣,近年來難得出現的共識,就是對三代買辦家族的唾棄,以致連去年九合一大選裡,仍覺得連勝文很可愛的眷村老杯杯,如今也罵起連戰了。連爺爺這時候回來,豈不是要被口水淹死?連爺爺究竟為何一定要趕在這時回來?他不能不回來嗎?

大家請看連習會與封禪大典上,藍營其他拿香跟拜的菸商郁老明、喬王秦黑生等等,都沒人攜眷參加的,獨有連老阿舍要帶著老婆在那裡裝可愛。因為他心裡也明白,八十歲的老人幹這種窩囊事,名聲早已掃地,唯有向習大大獻媚託孤,讓他的兒女在對岸也賣點假藥,繼續賺點黑心錢。果然新聞也已見報,9月5日連爺爺要包下信義區艾美酒店三樓的宴會廳,舉辦金婚宴會,藍營要員與各地買辦掮客都已收到請柬。

人之將死,其行也善。快去見兩蔣的連爺爺,對老婆好一點也是應該的,不然挨了半世紀「還我漂漂拳」的未亡人一定死不瞑目。很多人原本不解連戰為何會去對岸演這場鬧劇,就像當年擔任省主席的連戰,竟是台灣最早非法聘僱菲傭的家庭。還因家中非法引進的菲傭迷路,被送至警局由方瑀領回而見報,成為綠營立委砲轟的話題。

1993年3月4日,立委林正杰質詢時就指出,行政院長連戰在省主席任內,以其子連勝文名義向行政院勞委會申請外籍監護工一名,於1992年6月18日甫獲勞委會以台81勞職業字19349號文核准;但連院長早在1989年即已僱用外籍女傭,也就是在勞委會正式開放合法引進外籍女傭之前三年,違法開社會風氣之先,顯然有違政治誠信原則。

連戰家裡這麼有錢,僱10個台傭也不成問題,為何要冒違法的罵名,搶著僱用菲傭?答案在2004年2月19日揭曉了。前總統府顧問林福順(南投人,1928年出生,台大法律系畢業,哈佛大學碩士、紐約大學博士,1968年至1970年任台大政治系主任)寫信給民進黨立委蕭美琴,指稱連戰當時是台大政治系客座副教授,兩人是同事又是鄰居,都住基隆路3段的台大宿舍。

由於林連兩家僱用的女傭都操台語,兩人私下用台語聊天時,常提到連戰夫妻感情不睦,因此頭家總是趁機對頭家娘練上幾回的還我漂漂拳。後來連家發現練拳的消息外傳,深恐影響仕途,為了防止台灣女傭閒聊時,不慎透漏連家特有的深閨情趣,當然還是僱用非法打工的菲傭安全一點。

其實連戰苦練還我漂漂拳,戒嚴時代在黨外雜誌裡已不是「新聞」;但真正拿到國會殿堂與電視節目裡說嘴的,卻都是藍營的政客。無論是這次一起去中國面聖的新黨菸商郁老明,或是2004年與他一起搭檔的副總統親民黨大內高手宋叛仔,甚至比統更統的李敖,當年他們對連戰多年來苦練還我漂漂拳的敘述,一個比一個還直白。

1988年6月23日,國民黨立委紀政向立法院法制委員會提案,邀行政院組織法研修小組負責人,專案報告體育組織型態問題。紀政希望召集人行政院副院長連戰能前來報告並備詢,但連戰卻缺席,氣得當時的國民黨立委黃河清批評連戰:「主席溫錦蘭和提案人紀政都是女性,連戰是大男人主義者,連自己的老婆都敢打,怎麼請得動他來?」

媒體記者聞訊後採訪方瑀,在接受台視採訪時,方瑀對黃河清破壞他們的家庭形象,提出嚴重抗議;並要求黃河清公開道歉,否則將採進一步行動。黃河清得悉後也暴跳如雷,認為方瑀侵犯他的言論免責權,還對記者說「無歉可道」。至於立場尷尬的連戰,面對老婆與立委在電視上透過記者的訪問對嗆,在記者們的頻頻追問下,只說了四個字:「不予置評」。

但黃河清說連戰精通還我漂漂拳,並非當著連戰或方瑀的面,而是在記者交叉訪問對嗆。真正在立法院當著連戰的面,點名他精通還我漂漂拳的立委,則是新國民黨連線的周荃。1993年2月22日,在行政院長被提名人連戰的審查會上,周荃質詢被李登輝提名閣揆的連戰說:「台大醫院有你打老婆的紀錄,實情如何?」連戰在答覆時表示:「我的家庭幸福美滿,可以說是模範,君子之道就是肇端於夫婦關係。」

周荃聽了後大怒,再追問連戰是否在合法開放之前,即僱用外籍女佣?連戰答覆時也情緒激動,一度還推說:「委員說得太快,我記不清楚了。」並未正面答覆這個問題。現在的長壽菸商郁慕明,雖與連戰同是習大大封禪大典座上賓,當時卻還幫同是新連線立委的周荃叫陣:「委員的問題,連戰稱是天方夜譚,但外界一直如此傳說,周荃提了,也是給連戰說明的機會。」

2000年總統大選前,新黨提名的候選人李敖,在1999年8月31日的電視節目《大家來審判》裡說:「我好朋友的好朋友住連戰家對面,過去曾看見連戰一進門就打老婆;我自己一向講證據,說話有公信力,我說連戰打老婆就是打老婆。」李敖還說:「連戰是個太平官,他沒有資格當總統,他根本不曉得民生疾苦,我們承認他是個好人,他也非常厚道,除打老婆外,沒有什麼缺點,但這個夠嗎?這個不夠。」。李敖再加碼點評:「別人打老婆不可以原諒,但連戰可以被原諒,因為他的老婆實在該打。」

除了《立法院公報》裡有立委爆料,電視上有李敖大師認證,2004年曾是連戰選總統時的副總統搭檔宋楚瑜,在2000年自己出來選總統與連戰對陣時,3月8日在「女人紅透半邊天」的婦女節大遊行公開演說時提到:「重視婦女權益要從尊重女性開始做起,不能選舉時說反對家庭暴力,平常照打不誤。」還揶揄連戰:「宋家跟張家,沒有家庭暴力!爸爸不但不打媽媽,也不打小孩。同時另外一方面,不會平常把我們家的那一口子當作草,選舉的時候來當一個寶。」

另外連戰的「國師」李建軍(大陸特異功能師)在《我的台灣路和連戰的總統運》一書中也曾經爆料,連家的前家臣兼方瑀閨蜜朱婉清說:「我敢說,這世界最瞭解他(連戰)一切的,就是我。他如果將我一腳蹬開,他也不要想有好日子過,我會把他打老婆、養情婦和見不得人的黑錢來歷全部攤在陽光下照一照!」還說:「連主席在一般情況下很冷靜,但在家總會突然的衝動,連夫人經常給他打,而且他出手很重,搞得連夫人幾天不能出門。」

當然,對於連戰精通還我漂漂拳最精彩的敘述,就是2004年《壹週刊》144期刊載〈連惠心私密信件,驚爆連戰打老婆〉一文,披露14封連惠心過去就讀美國學校期間寫信給友人的陳年書信,連惠心還為此控告《壹週刊》偽造文書,聲明不曾寫過那樣的文字。但因《壹週刊》引用前曾委請專家進行筆跡鑑定,並自認確信為連惠心所寫。而法官認為《壹週刊》的查證工作與認知並無悖於一般經驗法則,在有合理查證及無侵權之故意或過失的情況下,判決連惠心敗訴。

根據當期《壹週刊》報導,本月19日連戰打老婆說發酵後,一位消息人士因不滿連戰未說實話,決定提供14封連惠心念美國學校時,寫給他親人Jane(化名)的書信;Jane與連惠心是美國學校同學,兩人曾無話不談,後因故漸行漸遠,Jane目前住在美國。消息人士並提供4本美國學校的同學錄,證明兩人確為同學。

《壹週刊》指出,這些信撰寫時間從1978年到1981年(連惠心當時12歲到14歲),都是原件,有完整成套的信封、信紙,以及當時的郵票及郵戳,信末連惠心署名「Arlene Lien」,寄信住址是敦化南路一品大廈連家住址;《壹週刊》並已請專家鑑定筆跡,發現這些書信可信度極高。

根據《壹週刊》的內容表示,連惠心在1980年7月2日、8月7日寫給Jane的信中明確寫下對「爸爸打(beat)媽媽」的憤怒。唉!看來愚拙的我們,無論怎麼絞盡腦汁想罵連戰,都不如這個2歲當自耕農,長大賣假藥的天才少女,當年信中的這一句:「我討厭我爸爸,一天比一天討厭。我好討厭這可惡的狗東西!」(I hate the damned bitch so much!)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