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觀點》高瑜vs.習近平

新頭殼newtalk 文/余杰
1970-01-01T00:00:00Z
余杰認為,習近平關押了高瑜(圖),卻不能摧毀越來越多的中國民眾追求真相和真理的欲求。圖:翻攝維基百科   
余杰認為,習近平關押了高瑜(圖),卻不能摧毀越來越多的中國民眾追求真相和真理的欲求。圖:翻攝維基百科   

習近平時代的開幕,是以多名網路大V被捕並在央視上未審先判、掛牌示眾為標誌。如果說網路大V算是“一個人的媒體”,觸角稍稍敏感的人由此就可以作出判斷:即將到來的是媒體的寒冬,而非媒體的春天。

國際記者聯會在《中國新聞自由年報》中指出,2014年以高瑜、殷玉生、向南夫、辛健、吳薇、宋志標等為代表,越來越多傳媒人和網民被騷擾、解聘、拘押和逮捕等政治迫害。因此,習近平等中共領導人被認為是言論自由的敵人。

這份報告評論說:“在前蘇聯、納粹德國和中國等極權國家,幾乎不受制約的宣傳部門必定是黑幕化的,有宣傳部的地方自然就沒有新聞自由。2014年中國的宣傳部門仍然向過去一樣經常向傳媒發佈指令,根據現實和宣傳需要嚴格控制輿論,人為地製造‘真理’和‘真相’。宣傳部門的禁令也被當作所謂的機密予以保護。”

媒體界最有名的習近平的囚徒,是享譽世界的女記者高瑜。如果說胡錦濤時代逮捕的最著名的知識分子是後來榮獲諾貝爾和平獎的劉曉波,那麽習近平時代逮捕的最著名的知識分子就是高瑜——我們一幫朋友正在推動歐盟將薩哈羅夫獎頒發給高瑜,如果高瑜獲得這個崇高獎項,當然是實至名歸,她在今天的中國所從事的人權工作,與當年薩哈羅夫在蘇聯所從事的人權工作同樣重要。

習近平精心挑選高瑜作為打擊對象,首先是因為2013年10月高瑜在纽约强烈批評習近平。在那段視頻講話中,高瑜警告人們不要對習近平存有任何幻想。她認為,習近平上任後的行為,是一辈子夾着尾巴做人的人,一旦得勢之後的翻盤報復。在當時,相當一部分中國民眾、知識分子和西方觀察家,對習近平抱有良好的期待,即便他不斷集權,大家也認為集權之後,習會推動政治改革。那時,很少有人像高瑜那樣,準確地判斷出習近平是一個法西斯主義者。

其次,高瑜是80年代改革派知識分子的代表人物,因89學運坐過牢,在反對運動陣營中屬於老資格,人品好、聲望高,且獲得多個國際大獎,是指標性的人物。習近平懷著“射人先射馬”的策略,抓捕高瑜,震懾其他異議人士,並讓媒體界產生寒蟬效應,從此謹言慎行、小心翼翼。

我在國內時,多次跟高瑜在同仁聚集的飯局上會面,也曾送書給她,可惜一直沒有機會深談。

反倒是我流亡美國之後,我們在紐約的一次紀念胡耀邦和趙紫陽的學術會議上相遇,一起乘坐一段漫長的紐約地鐵,一路上聽高瑜介紹了不少國內的新動向。那時,我正在寫作第1本批判習近平的著作《中國教父習近平》,我將書中的基本觀告訴高瑜,請她提意見。高瑜聽了後表示,她同意我對習近平的看法,習絕對不是胡耀邦和趙紫陽式的改革派,習是心狠手辣的紅二代,是“編外紅衛兵”。

在那次學術會議上,高瑜一邊細緻梳理胡耀邦和趙紫陽時代的政治體制改革的脈絡,一邊忠告大家,切勿對習近平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如同胡溫剛上台時,有些人一廂情願地泡製“胡溫新政”的說法,最後淪為自我羞辱。

那一次,雖然只有短短1個多小時的時間,卻是我跟高瑜之間最長的一次交談。她的年齡跟我的母親相仿,卻毫無長輩的架子。其學識之淵博、思維之敏捷、觀點之澄澈,更讓作為後輩的我肅然起敬。我再三向她表示,希望她多多小心,習近平是一個報復心極強的人,如此明目張膽地否定習近平,她回國後的危險性會大大增加。高瑜樂觀地回答,她早已坐過牢、吃過牢飯了,現在什麽都不怕了。果然,我們分別不久之後,我就聽到高瑜被捕的消息。

習近平關押了高瑜,卻不能摧毀越來越多的中國民眾追求真相和真理的欲求。正如國際記者聯會在《中國新聞自由年報》中所指出的那樣:“在當今全球化、資訊化、市場化的世界裏,一個政權想長期給傳媒罩上鐵幕並以此與世界輿論隔絕,是難以持續的。因為真理部的存在侵犯自由、侵犯人類、侵犯國際法,每一個渴望自由和真相的人都會抗議真理部的存在。長期以來,渴望自由的中國人為爭取自由流血流汗,中國人將繼續努力推倒專制政府築起的每一道牆。”

作者:余杰(中國旅美獨立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