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恭請江蕙出任中國政協委員
新頭殼newtalk 文/
江惠說台灣言論太自由後,引發爭議,關閉了臉書。圖:中央社
江惠說台灣言論太自由後,引發爭議,關閉了臉書。圖:中央社   

藝人楊又穎(Cindy,本名彭馨逸)連續幾個月遭人在臉書粉絲團「靠北部落客」內造謠抹黑,3個月就PO文高達65篇,4月21日因無法承壓力而在台中的家裡吸氦氣致死,得年25歲。

警方據現場遺留的遺書提及在工作上遭到霸凌,也有鄉民發現某H姓女網友曾轉發楊又穎臉書的文章並發文批評,口吻與內文都與「靠北部落客」裡謾罵楊又穎的匿名網友的類似,包括「妳還是在抄我這個路人」、「愛破壞又自以為的部落客」、「跟妳虛偽心機又愛作弊的為人與偷懶又裝傻的工作一樣差勁」。

雖然報載檢方已開始調查「靠北部落客」裡匿名謾罵楊又穎的這位鄉民,但除非涉及恐嚇才屬公訴罪,如果只是公然侮辱或誹謗,則需家屬代為提告。一個年輕生命的結束,無論她生前是不是藝人,甚至是不是娛樂線記者所形容的「宅男女神」,鄉民都是有血有淚的,都會一起哀悼,並盼望她的家人能節哀順變。

然而某些嗜血搶版面的藝人卻反其道而行,他們明知廣大鄉民在彭小姐尋短之前,根本不認識這位藝人,何況像「大腦生了沒」這種與《康熙來了》《今晚誰當家》同樣格調,鼓吹無知少女拜金媚富的「憂」質節目,從來就不是我們鄉民的菜。會去網路上匿名造謠抹黑彭小姐的,十之八九也跟演藝圈脫不了關係。這些自以為是的大牌或小牌藝人,不去譴責惡質的演藝圈,反而要牽拖無辜的廣大鄉民。

綜合彭小姐生前臉書與報載警方透露的遺書內容,常識即可判斷可能是被熟識朋友陷害,猛放黑函。但某些見獵心喜的藝人,卻在真相未明之前,先以「道德魔人」之姿,把責任全推給網路,她們以為自己看到了答案,其實她們連問題點在哪裡都還沒看到。

例如「阿帕契姊」李蒨蓉因官司纏身,本已關掉臉書沉寂多日,又藉著楊又穎的去世而重開臉書,並以「獵巫」風潮形容阿帕契風波,強調自己是「被綁在木樁焚燒的女巫」,但「每天都在向上天禱告,祈禱上天保佑謾罵者能夠生活幸福美滿」。剛高調宣布要「封麥」而海撈一票的台語歌天后江蕙,更效法中國反毒大使成龍,在臉書上強調「台灣言論太自由」。

對於李蒨蓉與她老公說什麼,關心的人應該已經不多。但是江蕙這種大姊級的藝人,唱台語歌在戒嚴時代飽受打壓,即使到了今年,《中國時報》報導在主標「江蕙《酒後的心聲》唱出巔峰」下,仍然附了一條「高成本甩去台語俗味 一曲抓住外省掛」的副題。假如今天還是宋楚瑜當新聞局長,別說是去台北小巨蛋唱台語歌,電視台每天只准出現兩首台語歌,且必須在《今日農村》或《農村曲》那些節目裡。

假如不是因為有美麗島事件,這麼多黨外民主人士去坐牢;假如不是有黨外雜誌力爭,甚至鄭南榕的壯烈自焚,言論自由不可能從天而降的。多少人犧牲青春、前途、家庭乃至於性命,才讓江蕙這些唱台語歌的藝人,日後得以有寬闊的揮灑空間,進而名利雙收。無奈俗話說有種人無情,另一種人無義,飲水不思源也就罷了,還要專程去源頭上拉屎,為什麼會有這麼奇怪的心態?《聖經》裡的先知拿單說了一段「富人與窮人」的寓言,就能完全解釋成龍與江蕙這些大哥大姊級藝人的心態了。

大衛經過多年的流亡,終於被立為以色列王,軍隊在前方征戰,大衛卻已開始耽於逸樂。有一天黃昏大衛剛起床,在屋頂上乘涼時,看見遠方一個美貌的婦人正在沐浴。大衛色慾薰心,便問手下這婦人是誰?當大衛知道她是烏利亞的妻子拔示巴,她的父親以連與丈夫烏利亞,都是與大衛登基前在戰場上出生入死多次的「三十勇士」。然而大衛仍按捺不住性慾,差人召她入宮,與她同寢,然後讓她回家。

幾周後拔示巴請人稟報大衛自己懷孕了,而丈夫烏利亞在前線已幾個月沒回家,腹中這孽種當然是大衛的。大衛心生歹念,第一次是從前線召回烏利亞,讓他回家與妻子同寢,偏偏烏利亞忠心耿耿,回到首都又到王宮門前守衛,還是沒有回家。大衛於是進行第二步計畫,設法灌醉烏利亞,讓他醉後有藉口回家與妻共寢;但烏利亞還是沒有回家。

大衛無計可施,只好進行第三步更歹毒的計劃,直接寫了一封信給前線指揮官約押,讓烏利亞到第一線,然後忽然全面撤軍,害孤立無援的烏利亞被敵軍所殺,拔示巴守完孀居日期後,大衛就接她入宮。大衛以為這件惡事做得天衣無縫,但耶和華神卻非常憤怒,派先知拿單去詛咒大衛王。

拿單見到大衛時,先說了一個寓言故事。有個窮人什麼都沒有,只有隻小羊相依為命;另一個富翁什麼都有,但請客人時不拿自己家裡的牲畜宴客,偏偏殺了窮人的小羊當食材。大衛聽到這裡生氣地說:「這富人該死。」拿單這時看著大衛,厲聲說:「這個富人就是你!」拿單不但直指大衛淫亂殺人的罪行,還詛咒大衛「刀劍必永不離開你的家」。

果然大衛日後的下場悽慘,先是長子暗嫩強姦了同父異母的妹妹他瑪,接著他瑪同母的哥哥押沙龍是殺了暗嫩報仇;日後押沙龍造反,大衛在外流亡了三年,刀劍真的永不離開大衛的家。很多人也許不解,神對那些反對祂的異族也沒這麼憤怒,為何卻要這麼嚴厲的懲治大衛?其實拿單的那個寓言說明了一切。

江蕙「台灣言論太自由」的這種說法,若出自眷村老杯杯或是一些兩蔣粉絲口中,廣大鄉民聽完了也就過去了,但出自台語歌天后的臉書,就像《聖經》裡所形容「該死的富人」。江蕙是公眾人物,享有的是台灣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人,連做夢也不會出現的發言權。

2009年8月25日,江蕙的愛犬「阿信」逝世滿一週年,報紙還刊載「或許是和阿信心有靈犀,江蕙昨在陽台上乘涼時,發現有一顆超閃亮的星星,正在望著自己,江蕙堅信那是阿信的化身,牠回來看娘了,眼淚因此流不停。」江蕙蓮自己養的狗死了一年還叫新聞,我們這些網路上的魯蛇們,就算一夜之間全家死光了,也不見得會上新聞。江蕙在媒體上是個富人,自己擁有無限大的發言權,卻還要消費一個年輕而沒有名氣的藝人,藉以剝奪廣大網路使用者的言論自由,那不就像《聖經》裡所形容「該死的富人」嗎?

擁有媒體發言權卻無知狂妄的江蕙,搞不懂自由不等於惡搞,自由更不等於犯罪,匿名在網路上造謠抹黑彭小姐的藏鏡人,究竟是不是演藝圈中的成員,可以交由司法調查。就算你不相信司法,廣大鄉民也有自己的正義感,發動肉搜也一定能揪出這個心存歹念的藏鏡人。若真相浮現後,證據顯示真的是演藝圈的霸凌問題,而不是網路上一大堆根本不認識彭小姐的廣大鄉民,江蕙您還認為這是網路界的言論太自由嗎?應該說是演藝圈太自由,充斥太多的霸凌吧?

當然,我們好不容易走出戒嚴時代,搶回了憲法明定人民該有的言論自由,但「台灣言論太自由」這種謬論,江蕙絕非始作俑者,成龍早在2009年的海南博鰲亞洲論壇時就公開說:「香港和台灣因太自由而很亂,所以中國人一定是需要管的,否則便會為所欲為」。2012年他接受《南方人物周刊》訪問時,就「中國人是否需要文化自由」的問題時,再次重申「中國人一定要管」。

江蕙既然對「台灣言論太自由」這麼反感,我們也不可能再請宋楚瑜回鍋當新聞局長,宣布封麥之後的江蕙,日後在台灣還有什麼鴻圖大展的機會呢?我是誠懇地奉勸她「大膽西進」,如今大哥級的成龍因兒子吸毒,背後靠山周永康又倒台了,空出來的這席「中國政協委員」,有誰比台語歌天后江蕙更適合呢?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