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乾任觀點》當割闌尾志工被上銬帶走…

新頭殼newtalk 文/王乾任
1970-01-01T00:00:00Z
宣傳割闌尾的民眾被警察當街制伏,上銬帶走。圖:翻攝自youtube。   
宣傳割闌尾的民眾被警察當街制伏,上銬帶走。圖:翻攝自youtube。   

正當全國人民都屏息盯著螢光幕上的高雄大寮劫獄事件之際,台北傳出有割闌尾的民眾被警察當街制伏,上銬帶走的消息。不多久,網路上也傳出現場照片,坐實逮人的消息。

的確,中選會有說不能夠宣傳2/14的蔡正元罷免案,否則最高要開罰1百萬。不過,這類違法犯罪事宜,有必要動用警察當街制伏,上銬逮人嗎?

擁有優勢警力的一方,面對手無寸鐵,只是宣傳罷免割闌尾活動的普通市民,需要像逮捕暴力犯罪的現行犯一樣處置嗎?

魏應充第一次被收押都還沒有上銬,宣傳割闌尾的市民固然違法,也還不到暴力犯罪的程度,不需要這樣處置吧?

這些員警如果這麼愛執行司法正義的話,建議可以請調到信義分局,甚至毛遂自薦擔任信義分局分局長,柯文哲市長不是放話了,誰有能力處理101前面的愛國同心會打人事件,就升誰當信義分局分局長嗎?

警察很辛苦我們都知道,警察負責維持社會秩序具有合法使用暴力的權力也沒錯,但為了防止警察濫權也有一套程序規範必須遵守,不是看誰不爽或違法就可以高調逮人,違反比例原則的執法,不是民主法治國家允許的行為。

從逮捕割闌尾志工,再對比對愛國同心會的再三退讓,替遠雄的移樹行動護航,還有過去動不動就在國民黨黨部外圍起拒馬和人牆,不免讓人覺得,警察在台灣除了一般的巡邏與維護社會秩序之外,在某些執勤範圍似乎更像替財團或特定政治立場的機關團體護航的工具,根本做不到行政中立。

警察是國家維持社會秩序的工具,跟軍隊一樣都要保持中立,不可以介入個別政黨,更不該屈服於特定政黨或政治人物的壓力。警察的問題或許在預算掐在民意代表手上,是以碰到民代格外無法秉公執行勤務,得多多少少放水或給予特定的協助,好換取日後在預算使用上的寬裕。全然用道德應然去苛責個別員警對個別事件的護航或放水是有點太過分,可是一個只是宣傳割闌尾,最多只是罰款,對社會治安或其他人的人身安全並沒有造成妨礙的志工青年,以逮捕重大犯罪現行犯的方式壓制與上銬,已經超越了一般人所能接受的範圍。

難道警察或在背後驅動警察去抓志工的人內心認為,宣傳割闌尾活動比暴力犯罪更加不可饒恕?

某種程度上也沒錯,就像能寫扇動文章的讀書人在獨裁統治者的眼裡,比那些偷竊強盜犯罪還要可怕,因為這些人懂得統治國家的遊戲規則,而且開始顛覆國家運作既定規則,試圖改寫規則,建立新規則,吸引更多人加入新的遊戲規則而拋棄舊的規則,也難怪既有的統治者要害怕擔心而出動警察維持「秩序」了?

或許這也是為什麼在9合1選舉之後,參與太陽花的1百多名核心人士還是被檢調起訴了,因為太陽花學運的確顛覆了台灣社會的既定規則,讓許多人看見不一樣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不用再含淚投票,不用再被恐嚇而支持並不想支持的政黨,不想在爛蘋果中挑一個比較不爛的。

政府越是動用國家機器的合法暴力,壓制、迫害或追殺那些意圖推翻現有政權的人士,越是讓廣大人民看破手腳,知道他們正在害怕,而那些顛覆行動的確有效,甚至因為國家機器的粗暴鎮壓方式引來更多的不滿、抗議與反彈,反而更加速瓦解了現存的政治秩序。

當割闌尾志工無端被警察上銬帶走,就代表反對聲音已經沛然莫之能禦,害怕的統治者只好出動武力,進行鎮壓。

如果國家執政能力良好,百姓安居樂業,民代認真監督政府,誰又會去佔領立法院抗議服貿,誰又會浪費大好青春歲月不去約會拍拖,而是日復一日的上街宣傳割闌尾,罷免爛立委?

到底什麼時候主事者才會懂得躬身自省,不再都是They婉君的錯?

作者:王乾任(社會觀察家)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